国中一年在读,你闯进了我的生活。

谈起这初识,也很是偶然。一次,我闲来无事,和伙伴去了教学楼的四楼,站在高处远远的看风景,谈谈无聊的心事。隐隐约约觉得身后有人,当时只觉得有人过来,我只怕是占了别人的地盘,想着赶紧避开。不料,却在退后时踩到了你的脚。匆忙道歉之后,我便跑远了,害羞的头都没有抬。

当时心里不安极了,大约一个礼拜过去,也不见有人找我。便渐渐淡忘了。直到学校开大会时再见面,我没认出你来,散会后,你突然挡住了我的去路。

糟了,定是上次的事得罪他了,我心里想着,没敢说话。僵持了半晌,你终于开口了:我可以做你哥哥吗?

这很意外,但我不愿意。国中时这种风气很是盛行,以至于让我没来由的讨厌这种关系,没有丝毫血缘关系,大好的青春年华,和陌生人谈亲情,所以我断然拒绝。

好长一段时间,我对此事还是心有怨气。每每在校园里和你相遇,我都是一味躲避,尽管你对我就像照顾妹妹一样。

但真的不得不承认,之后的一段时间我都很开心。我爱干净,下雨或是起风,就索性躲在教室里看书哪也不去了。每到这时,你会买好饭送到楼上教室,嘱咐我趁热吃下。我那时还不怎么爱学习,你也总是告诫我,要安心学习。虽然,我那么的骄傲不领情······

桃花开过,知了叫了,时间溜得一眨眼连背影都望不见了。学校又要来新生,而也就是在此时,我得知你也将要成为毕业生之中的一员。

回头想想,有多长的日子,那些骄傲,那些不领情,你的好怕是早把它们消融殆尽了。那我还在倔强什么,我连你是毕业生都不知道,难道一切要待到离别之后。如此,我便认下了你这哥哥。

那天,你很开心,说要给我一个惊喜。

果然,下午体育课上,我看到了一场精彩的篮球赛,其中有我一直崇拜的人,真的很开心,为了我不再讨厌你,也为了你为我做的许多。

之后便是端午节的三天假。我回家过节,你也奔赴考场。再见时,你已然收拾好行囊,将要远行。下午,你邀我一同去吃晚饭,还有你的朋友们,大伙聚一聚,就真的散了。

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如何面对,离别的感伤只会勾起我的回忆。我曾经对你的坏脾气,让你在朋友面前丢面子,在熟人面前故意装作不认识你,并且弄丢你的书,累得你去借别人的书来抄功课。

也是在你走之后,我从你朋友的口中得知,你很在乎我。照顾我的日常生活,关心我的学习情况,学哥学姐对自己的照顾有加,一直平静的校园生活,都是因为你。

青春散场,一切仿佛昨日。

我开始懂得想念,原来我早已经习惯生活中有你的痕迹。生活又恢复了平静,下雨天我还是独自守在窗前,也许会留意水滴里是否有你的倒影。

再也没有人会突然拦住我的去路,愤怒威胁我到无奈。我还是会去看球赛,只不过偶然发现,其实我并不是想看到崇拜了多年的他。

带着那些回忆,我安心读书,也在静心等待。

终于,国中三年时,你托人带来了联系方式。

我欣喜异常,默默将号码记在心里,却从未拨过。

不知道该说什么,甚是想念,却也害怕沉默。

这时,我也面临着分班的困扰,成绩的差异对我的打击很大,即使后来进到了重点班,成绩也并不理想。我的心中有一份对你的思念,和另一份对父亲母亲的承诺。诚然,此时后者将占据我整个生活。

国三那年隆冬,你特地来学校看望我,为我带了许多零食,陪我待了一段时间。一直不停的问我的生活,我只答的含含糊糊,只是望着你,因为我知道,这一刻过完,再见又将遥遥无期。

后来我上了重点高中,平日里课业繁重,学校不允许学生带手机,我将唯一的通讯工具放在了家中,和你的联系依旧少。还是会突然想念,想起你在身边的点点滴滴。

每当假期到来,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我的学习生活,即使我们相隔千里,只有几句话语。

高中毕业那天,我终于问了一个自己一直藏在心里的问题:哥,你会不会像我思念你一样的思念我?

你回我:傻丫头,你是我妹妹,我想你是应该的,别瞎想了,要乖乖听话。

我心里明了,便没有再追问下去。

我记得你说过,女孩子留长发漂亮一点。上了大学,生活依旧如以前那样忙碌,但我想给自己一个新的空间,所以我剪断了长发,任凭它洒落一地。

直到你传来消息,邀我赴宴贺新喜,我才恍如隔世的清醒。停停走走,走走停停,原来我爱的只是整整一个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