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十几岁的时候是一片无边的黑暗,但是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我正经历着的是抑郁症。没有人和我谈论它,在父母的眼里,我是一个被他们厌恶的形象,一个失败品,我能看出来他们对我有多失望。我的内心其实非常挣扎,为什么我和其他的孩子就不一样了呢?父母的责任不就是帮助孩子成长,解决问题吗?弄清楚如何处理一个有问题的孩子,对他们来说就如登天一般难。他们不知道如何解决问题,所以他们把我留给了自己的命运。 

我记得有一天,我走到她面前,对她说:“妈妈,你能不能更爱我,就像你爱我的小弟弟一样。”她对我说:现在去读该隐和亚伯的故事吧。”妈妈第一次跟我谈论一个故事,我原本抱着兴奋的心情去读,但最后是无尽的失望。该隐是亚伯的兄长,因为憎恶弟弟,而把亚伯杀害,我读了该隐和亚伯的故事,心碎了。妈妈,你为什么把我比作该隐?在你眼里我是个可怕的人是吗?所以我再也没有求过爱,也不敢寻求被爱。相反,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犹如解脱了一般,把个人的目标放在第一位,没有了家庭的束缚感。从心理上摆脱一切之后,我仿佛获得了新生。高中三年我没有浪费片刻学习的时间,因为我知道我不像其他孩子一样有家庭强大的支撑,学习是我唯一的出路。高考结束后我也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由于成绩还比较理想,我选择了远离家人到了北方的一所大学继续深造,在这段时间里面家人仍然对我不管不顾,但我知道我已经没有其他退路了。大学期间我没有对任何人表露过自己的内心,在许多同学看来我是积极向上而坚强的人,社团活动、校园竞赛一项接着一项去参加,课余时间的兼职与奖学金支撑了我的基本生活,这大学四年来过得十分充实。我很满意过去努力的自己能够为我带来现在的成就。没有人知道我背后背负的是什么,但是我只能够坚强继续往前走,因为退后一步就是深渊。 

我很幸运,因为最终我能从中解脱出来。直到今天,我最引以为豪的成就之一就是能够独自走出沮丧,最终发展成为一个乐观、坚强、独立的女人。我是别人的榜样,证明人的意志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强大,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的自我价值和能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父母对你有多大的希望。我没有,所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我没有信心去实现伟大的事情。我想这可能是我最长一段时间以来,最大的希望就是过一种幸福无忧无虑的生活,有一个自己爱的家庭。从小时候到现在,我在内心深处寻找着自己渴求的东西,我曾经放下了,但是现在我又重新把爱拾回,这大抵就是爱的循环吧。你可以克服原生家庭的不幸,也可以找到一条属于自己幸福的道路,但是你必须面对真相,承认父母不完美的事实,这样才能够与自己和解,摆脱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