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友谊,是不需要可以去迎合的,这句话,直到后来,我长大了我才真正明白他的意思。

我从小就是个任性的孩子,因为被我的父亲捧在手心里,所以我的脾气不太好,可是很奇怪,我的坏脾气对着的是家人,但是对朋友和不太熟的同学,我却是那种讨好型人格的人,长大以后我总结自己,其实我就是个很在乎别人看法的人。就是因为这种讨好型人格,以至于在我小学交友的过程中发生了让我当时很颠覆自己三观的事情。

小学4年级,我们班上转来一个转学生,因为家里住的很近,所以我们放学经常一起回家,所以友情在那个小手拉着小手的时光里面慢慢建立了起来。我很喜欢那个朋友,我称呼她为友人A,因为她有着我身上所羡慕的东西。我很喜欢她的聪明,小的时候她的成绩一直都很好,学新知识的时候她总是一下子就学会了,反应也快,脑子也灵活,我喜欢和聪明的人做朋友。最重要的一点,她说话很直接,她很坦率,对于看不过眼的事情会一下子指出来,但是讨好型的我因为很在意别人的看法,怕说出来别人会不开心,所以我几乎从来不会当面指出别人的不是,我看着她的样子,我就暗暗喜欢她的勇敢。我很喜欢这个朋友,所以我经常拿出零花钱在放学后请她吃东西,其实我是在讨好她,让她觉得我很重视她,可以一直和我做朋友。在我的那个年代,珍珠奶茶刚刚流行起来,一杯要6块钱,我当时零花钱才5块钱,我会攒上几天,然后在钱凑够之后请她喝奶茶。这些她从来没有要求过我,都是我自己愿意的。那个时候的我们真的很相亲相爱,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一直到另外一个朋友的介入。我们的两人行变成了三人行。其实那个朋友一开始是最先和我接触起来的,我称呼她为友人B,也是因为她每天坐公交车回家的车站,就在我家楼下,所以我们无意间碰上,就一起结伴而行,小朋友的友情就是从放学回家开始的。后来熟了我们三个便一起结伴回家。B看到我经常会买好吃的小零食给A,所以她也要求我请她吃,我这个人脾气很怪,你越是要求我我就是不愿意,但是我又抹不开面子,所以就算不愿意,但是我还是请了。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的三人行却出现问题了。六年级开学的那一天,我因为打扫卫生的事情对着A和B发了一次脾气,第一次没打招呼放学自己回家了,我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因为我一直以为我们的关系是坚不可摧的,所以一次小小的不愉快是不会造成什么影响的。可是事实证明我错了,自从那次开始,她们两个不再和我说话了,放学也不和我一起回家了。事后我从别人的口里听到她们对我的描述,她总是那么爱发脾气,既然她不理我们,那我们也不理她了。我承认我是喜欢使小性子,可是有些都是开玩笑的,而且她们也是知道我在开玩笑的。但是自从这件事后,我被排斥了,即使后来为了讨好她们,我刻意隐藏自己的想法,去办怪腔逗她们笑,当时她们是笑得很开心,后来也不再搭理我了,我彻底被她们踢出了朋友圈。可能也是因为这件事受到的打击,自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向朋友生气过,即使有时候我很不开心了,但是我也没发过脾气了。

我受到了打击,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我对她们这么好,甚至可以去迎合,她们在舍弃我的时候却可以这么毫不犹豫,当时的我钻进了死胡同,一心觉得自己对她们很好,可是从没想过这些好,人家接不接受,或许在他们心里,她们对我这种迎合和讨好是嗤之以鼻的。在这种迎合下我失去了自我,以至于我到现在都不敢在人面前表达自己真实的感受有时候明明不喜欢却还是努力不表现出来,真是讨厌死这样的自己了。

我写这篇文章不是在怀念过去的自己,也不是在谴责那曾经伤害过我的她们,只是在感慨,为什么这么多年以后我才醒悟过来迎合他人讨好他人的友情是真的很靠不住,讨好他人的我真是难看死了。我试图通过去给予好处讨好他人,让他人与我为朋友,但是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通过利益维系的从来不是真的感情,一旦你不去讨好,可能你们的友情就断掉了。真正的友谊从来都是你情我愿,你侬我侬的。小时候的我当然不明白这些,长大后才知道这些,作为第一篇写在共鸣里面的文章,希望可以引起大家的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