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夏,我打开从前的日记本,翻过那些认真书写的过往心事,忽然一笑,停在最后一页一行字上,过去的青春再也回不来了。

初中开始,我离开父母,回到了家乡,与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从我回来以后,便开始了与奶奶“斗智斗勇”的日子。一天夜晚,我与奶奶睡在一间房里,她睡大床,我睡小床。每天晚上,我喜欢躺在床上看各种类型的小说,那是我唯一的爱好。月光透过窗子打在脸上,借着月华的朦胧感,我陷入了书中那些神奇的世界里。

真实的生活往往让人措手不及,奶奶将打着的蒲扇,重重往床上一扔,一个翻身起来厉声道:“不准看了。”我心里小声嘀咕,我看个小说怎么了。“为什么,我就要看!”这是一场奶奶和孙女的战争,啪嗒一声,奶奶按亮了灯,“你的手机光亮着,我睡不着,再不睡你就自己一个人上楼去睡。”

“睡就睡!”我穿上拖鞋把门一关,一个人去了楼上,楼上的房间常年没有人居住,这是我二姨的房间,地上落满了灰尘。我站在那间房里,心里觉得很委屈,过了一会儿爷爷也上了楼,他给我带来一盘蚊香和一个枕头。他说了我几句,便走了。我倔强地在那张旧木板床上睡了一夜,翻身的时候能听到床嘎吱嘎吱地响。

那些争吵的声音伴随了我整个青春,有时候我在想我的奶奶如果是一个温柔慈祥的奶奶该有多好,然而初中三年,我们仍然不断地在冷战争吵中度过。我在日记中写道:人一到晚上就会脆弱,此刻孤单的我站在外面,乡村静悄悄的,没有人,家里也没有灯光,我的世界很安静,静到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孤独与害怕。

后来上了高中基本上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那场弥漫在我们俩之间的硝烟渐渐散去,青春像一匹野马只能看见它扬起的尾巴。那些灰暗的笔调蒸发在夏日里劳作的汗水中,我和爷爷奶奶在小院里晒金黄的玉米,在雷雨到来之前又将它们全部收好。奶奶也会上街买一些水果和排骨回来吃,生活开始明朗起来。

上了大学以后,我忽然发现,记忆中那个严厉的奶奶不见了。那个叛逆的孩子也长大了,她学会了帮忙分担家务,学会了在外地也不忘给家中带来问候,学会了给家人带一些小礼物。那些青春期的懵懂与反叛,都交给了时间一一对待。

还是一个同样的夏夜,繁星点点,蛙声迷人。我一个人住在新修的房子里,爸爸去了城里工作,我听见奶奶隔着栅栏对我说:“小满,跟我去房间里睡咯,你一个女子住会不会害怕哦。”

我笑着摇摇头,“奶奶,我长大了,你放心吧。”

合上那本日记,成长中遇到的困难与悲伤也像这本日记一样,散落在岁月的尘埃里。也许人与人就是这样,在漫长的时间里一点一点被改变,你觉得日子难以过下去的时候,不妨换一个角度,从一些小事开始改变。对生活少一点戾气,多一份耐心。谁也不知道明天,生活会给你带来怎样的惊喜,好事多磨,从容一点,时间会给你满意的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