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本无边,只渡有缘人。在我上学时,觉得成为一名人民教师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教育工作者也是一份很伟大神圣的职业。我大学学的专业是图文设计,在经过一年的悲催实习后,我果断选择放弃专业,决定遁入教师这道“佛门”。

因为起点较低,所以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课程顾问,勉强和教育行业挂上点钩。课程顾问就是负责日常的客户邀约,以及试听课后的家长咨询和学员促单。接触到这个行业以后,才慢慢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很多“奇葩”家长,所谓“熊孩子”,“问题儿童”的背后基本上都是原生家庭的问题,都21世纪了还有家长选择暴力用拳头和孩子进行沟通。工作以后第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很调皮的小男孩,妈妈带过来上试听课的。下了课后,孩子非常喜欢,在和妈妈聊天的过程中,孩子也一直兴致勃勃拿着刚做好的作品来回欣赏。妈妈其实很温柔,在和别人讲话时也一直保持着微笑,但是只要和孩子的交谈就一直表现的很不耐烦,不断的去指责和打压孩子,我们也有和妈妈建议教育的方式,但是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强忍着泪水被妈妈拖走。

后来正式成为了一家培训机构的老师后,更是接触了形形色色的家长和孩子。我们班上有一个幼儿园大班的小男孩,第一次来试听课时一直不情愿进教室,非要妈妈陪着,于是我们就让妈妈进来陪了一小会儿,后来妈妈出去了,孩子一改刚才端正的坐姿,“啪”的一下坐在地上,怎么也不听劝,老师说话稍微大声点就跑出去要找妈妈,再被家长和老师劝回来,反复几次后,我就故意大声对他说:如果不想上课你就自己出去和妈妈说,因为老师还要带其他孩子上课。那孩子看了我一眼,就不闹了,也不出去了。下课之后和妈妈沟通了孩子的情况才知道,原来妈妈已经带着孩子去试听了很多课,每次孩子的表现都不理想,被老师直接就劝退了。这个孩子后来成为了我们的学员,每次来上课依然迟迟不肯进去,在教室外面要磨蹭好长时间,在课堂中也不怎么说话,融入环境很慢,不过在和孩子的单独交流中才发现孩子是体觉型,每次的看似不注意听讲,但是课后都能够把当堂课的内容熟悉下来,并且也会自觉的完成家庭练习。几节课下来也更加专注有耐心,但是孩子仿佛看不到孩子的进步一样,每次的沟通都会敷衍了事,回家之后继续用打骂的方式来教育孩子,又在孩子的每次哭泣中不断妥协。

还有一个孩子,他的姐姐在我们校区学习,但他自己没有成为我们的学员。第一次孩子来上试听课时就表现的特别好动,整节课都不能够安静的坐着,经常发出无意识的喊叫声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在试听课展示中孩子也表现的很不配合,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上课的氛围和质量,在和家长的沟通中也明显感觉到家长的焦虑和急躁,常常苦恼因为控制不住的自己情绪的崩溃,从而忽略了对孩子正确的成长教育,在和老师的每次沟通中不停自责,回家后又不断反复。

其实在接触的这些孩子中,他们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归根结底都是原生家庭的问题,因为对家庭教育的缺失,因为对孩子问题的漠视,才会有北大学子的弑母案,才会有李双江夫妇的悔恨。

每个孩子都是可爱的,他们出生时只是一张白纸而已,父母是第一任老师,他们在纸上画的第一笔就决定了这幅画的基调。作为老师把我们知识传授给孩子,都会他感恩,让他保持善良,去欣赏他的特别,理解他的不同。但是对于家长,他们有自己多年的思想,有自己根深蒂固的观念,我们尝试沟通,试图建议,但是有时可能也无法改变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