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真的很可怕,当你想尝试去习惯一样东西,你就会不顾一切去寻找各种借口去为自己的习惯作铺垫,陌生到习惯是是一个说长也不算长的过程,一个星期?一个月?一年?或者更长久的时间,当时间一点一滴堆积起来,习惯的宿命就是依赖,就好像吸毒犯离不开毒品一样,如果一旦有摆脱的念头,全身骨骼关节就像随时松动一样,点点痛楚从每一个缝隙传来,直至大脑,经过所谓内心的一番挣扎,你或许会受不了那传至全身每一处的痛楚,选择放弃,但有时候,它不允许你停留在原点,甚至是自己,会因为身边的因素被迫去改变你的习惯,去接受一个新的自己,发现那从未被人挖掘的宝藏就在那随时可伸手触碰处。

就像你从从小生活的城市突然转换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那里没有你的朋友,在街角转弯处,再也没有补鞋老大爷的身影,花园草坪没有熟悉的一草一木,那条熟悉的街道不再是记忆中的样子,一切都变了个样子在存在,可生活还在继续,地球没有谁都能按轨道在转动,记忆模样的城市没有了你的影子,它依然在平稳呼吸,城市中人生活的节奏不会因为你的改变而改变,你会压抑,会失落,只是长久以来生活的习惯在突然的被迫改变,并不是你的本意,你想遵循心中那个久久不散的声音去继续你的习惯,可你已经在无声无息的在接受另一个城市的气息,在尝试挖掘属于它的故事,渐渐地,你开始被它那旧日的气氛所感染,慢慢地,它在打开你心里那把枷锁,利用你的弱点,走进你心中那片柔软不为人所知的领地,当你有所发觉时,已经来不及从你心里赶走它,它的气影已经环绕在你呼吸的每一个瞬间,消散不去,从最初的抵触演变成如今的钟情,爱上它的一砖一瓦,爱它那随时随地散发出来的年旧气味,让人一闻上去就已上瘾,迫切的想去感受它的时代变迁,体内的好奇分子在涌动,在膨胀,直到时候的到来而为此爆发。原本那个城市的模样越来越模糊,或许直到某一天会完全习惯没有它的日子,新的牵挂已经诞生,最初的习惯被一天一天消磨掉。

最初的习惯只是不能接受突然地被变改而已,人都有会有念旧情怀,只是时光境迁,心灵深处的旧日时光只是回忆,只能在慵懒的午后时光,喝一杯不加糖的咖啡,任凭苦味在口齿中蔓延,去慢慢回味其中的点点滴滴,或悲伤,或愉悦,或简单的小时光,感叹过,回忆过,就继续把它埋在记忆深处,不再提及。等到第二天辗转醒来,窗外的阳光依旧像往日一样洒进卧室,可窗外的风景已不再像从前,可你的心里不再闷闷的,最初的压抑感,失落感一扫而空,嘴角微微上扬,心里有一种甜甜的滋味在繁衍,因为你已经习惯了没有昨日城市的样子,已经悄悄地爱上了这一座后来才到的城市。

身边有一个友人,她每天早上都要去跑几圈,如若一天不跑,她就会全身不舒服,就感觉身体有数万只蚂蚁在吞噬着肉体,一天下来做什么都没劲头,心里会感觉空落落的,所以她就算多早上班,都会提前一个小时起床去小区内跑几圈来填满心中的空隙,如果早上有逼不得已的事情发生,也会选择晚上去,多可怕的习惯,我说她是中毒了。我问她何时回停止这个习惯,她很坚定的回答我:除非意外的到来,不然她都不会停止每天的脚步。或许吧,有的人真的坚持一个很细小的习惯一辈子不变,但又有多少人可以做到?一辈子的时间,谁能预测会发生什么?预言只是传说,或者巧合,但生命中的巧合又有多少?不能说发生的几率为零,起码有一定的概率,没人能准切的说明其中的一分一秒,或许在下个路口,你就会遇到你的Mr.Right,偶像剧里的情节就是这样没有意外的在现实中上演了,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心里其实很羡慕那些有习惯的人,不管是生活中多细小的习惯,起码证明他有方向,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去牵引他走向心中梦开始的地方,我厌烦每天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没有目标,没有规律,抱着将过且过的信念去生活,这终究会被世上的的规则淘汰出局,连参赛的资格也没有。

忘记旧习惯并不可恶,接受新习惯也未必会像某些人嘴里所说的十恶不赦,如果放弃了昨日的习惯,你会发现从前没有欣赏过的风景原来是那么美丽,沿途的风景最终印在你脑海里的样子如何,需要你一步一步慢慢改变自己去寻找一个更适合自己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