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过这么一句话:小孩子才作选择,大人全部都要。是啊,成年后的我们总是想拥有所有美好的东西,希望遇见美丽的风景,品尝可口的美食,牵手甜甜的爱情,但成年人总是贪婪而又胆小,期待拥有,也害怕拥有,以至于开始追逐佛系爱情,性冷淡风和断舍离的生活,也常常怀念和感慨那缓缓溜走的青春。  

年少时不懂时光的美好,长大后,发现那时的少年美好得一塌糊涂,也时不时提醒着我们,原来我们也曾拥有那么纯粹的快乐和欢喜。  

我的故事里,他不是旧时光里的林杨,也不是那年最好的余淮,但他是周杰伦歌曲里的“等你下课”,是九把刀故事里的柯景腾,记忆里,他还是那个叫着他给我起的独特昵称、笑起来酒窝浅浅,下课后总是在我抬头可见的走廊站着和朋友说笑,阳光洒在身上的少年,后来的时光里,我不再遇见与他有任何相似的人。   

他是转校生,第一天来了就坐在教室第一列第一排,我坐在第二列倒数第三排,我同桌拍了拍我,说你看那男生有点帅喔,她指了指第一排的位置,后来我才知道她说的是他同桌,而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背影。  

第一次有交流是我帮班主任借书,那时候还差最后一本,上课铃又响了,进入教室就直接对他说,借你的语文书来用用,之后班里突然要换位置,我和同桌被安排到第一排,而他就在我隔壁的第一排,那时候我和他就隔着一条小小的通道,慢慢的交流多了起来,他喜欢叫我的外号,是他帮我起的外号,只有他那么叫,有一天我问他说为什么要这么叫,他解释说这样比较特别。我喜欢趴在课桌休息,而他每次回到教室,都要狠狠地拍我桌子,把我拍醒,日复一日,响彻那一整个夏天,后来想想,他的手都不会痛嘛?那个时候,老师可能为了预防我们近视,每周都会安排调一次座位,所以总有那么一周,我们隔着整个教室彷佛隔着银河那么远,但后面我们又会挨得很近很近,直到有一次上课,他在班主任的眼皮底下开小差,就为了跟我说一句:今天我们穿了一样的裤子,你是不是故意学我的?下课后我就被班主任要求和同桌调换位置了,从此我跟他一直隔着我同桌,后来我同桌对这事耿耿于怀,说那是班主任看不下去了,要拆散你们,可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  

那一年很快就结束了,第二年我们分班了,他在我隔壁班了,我们之间好像越来越少交流的机会,大概那时的我们谁都不是学霸,所以并没有出现帮彼此辅导功课的情节,只有每次路过碰面的眼神交流和一如既往的外号,我每天坐在教室里期待他从教室走过的身影,或是上课或是下课,而他总是站在侧对着或者正对着我的窗外走廊,和朋友谈笑,等我路过的时候叫我外号,每一节课下课都一如既往,有一天我同桌说:你看,他又在那里,我笑笑什么话都没说。然后我们就这样走过了两年,相互不打扰,我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临近毕业我听说,他喜欢我,但这件事也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所以无从考证。  

后来,我继续外出读书,那时候还没有手机,有一次去学校的图书馆上网,看到一条关于他生日的信息,赶紧借故发祝福给他,他回信息说,那是他去年的生日信息了,今年的还没有到,我只能尴尬地下线,再有一次实在想念,忍不住发短信问他:你有喜欢的人嘛?隔了很久,他回我:有,是xx镇的人。  

我去百度了他说的那个地方,发现真的有这个镇名,而我不是那个镇的人。  

毕业后再次相遇是跟男朋友和一群朋友去爬山,我当时的男朋友好像知道很多东西,上车的时候跟我说: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女朋友了,他也知道了,今天他也一起去爬山。我没跟男朋友提起任何我跟他的事情,我连自己是否喜欢他都不确认,但当时我并不知道男朋友的用意,却也一路上对男朋友的亲密很抗拒,一路别扭着。在一个上坡,只有我跟他,我有点紧张准备打招呼,却听到他大笑着说一句:这个人怎么这么熟悉啊,还一口流利普通话,谁啊?“我抬头看他一眼,没有说话,所以那天我们甚至都没有机会向对方问好,唯一一段独处的时光,是在时空隧道里,在隧道终端,他突然拉起我的手走了一小段,很快就放开了。到达山顶的时候,我没有爬上去,我恐高,我看着我男朋友和他两个人在山顶坐了很久很久,没有说话。  

回程的车上,我男朋友当着他的面亲了我,我没来得及挣扎开,回去后QQ上收到一条他的留言:“希望你们彼此都能好好把握吧,我很看好,不得了了,我知道了,幸福吧哈”,而我那天晚上哭得一塌糊涂。  

再后来,我没再遇见他,也没再遇见相似的人,我不知道我们有没有喜欢过对方,也或许到头来只是我一个人的剧本,但一切都没关系了,在年少的时候,遇见了你,我可能不太记得当初有多么开心,但我知道那时候的我一定是很快乐的,因为我依稀记得很多个放学的午后,我总是偷偷跑到走廊看你打球,阳光洒在你身上,你跳跃投篮的样子,真的好看。  

时光荏苒,我终于在梦里梦见他结婚了,婚礼现场中送上我诚挚的祝福,醒来时,我竟异常平静,没有了之前梦见他醒来后的惆怅欣喜交加,那一刻我突然发现,这个在我心里扎根了很久的人,终是变成了过去,像日记本一样压箱底了,每次想起,只会记得一句话:你是年少的欢喜。  

这就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