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街要拆了,这次不去,可能再也见不着了。

一题记

紫荆花红紫艳色一片,花旁的绿叶,好似上了层釉。在阳光的照耀下,亮亮的。热,太热了,花越晒越紫,从开始的“精神”,变得“无力”,焉焉地垂下头。祈求雨水露水带来一丝清凉解脱。

我走在人行道上,走着。头顶着红火的大太阳,我清晰的感知到汗珠滚过额头,脸庞,鼻尖………我拿出纸巾擦了擦,抬起手摸了一下头:黑的头发,在灸烤下,变得滚烫,头皮冒的汗使头发变得油腻。我加快了步子,心里想着:为什么把人行道的的树的树枝砍掉了,多热。

我走到班马线,红绿灯下。

我回顾四周,行人都打着一把太阳伞。我开始痛恨自己,不带伞的毛病啊,真是万恶。实在太热,薄薄的T恤衫由于汗水的浸湿贴在了后背上,黏黏的,一点儿也不舒服。漫长的75秒

红灯时间过去了,我看左后两边的车,随这三三两两的人快步过了马路。呵,绿灯…….

快点,快点,马上就到了!到了!后街!

我想着刚才的“征途”真是令人为难,买了一块冰糕犒劳一下自己。我买的还是老冰棍,真的很解渴。我叼着老冰棍,左

望望右瞧瞧,怎么前片儿地是太阳晒?这儿又是阴凉的,奇怪。但这里的人们,生活,建筑,颇有故事,历史的沉淀般,厚重质朴,静静的。慢的生活节奏,人们悠闲的神情,黑瓦……闭上眼,我听见,知了欢快地叫声;大爷鸟笼里的“你好”声;象棋落下的“啪”的声音;风过树叶的“沙沙”的声音……再听,我听见后街百年之前的繁华,鞭子抽打马的马嘶声;街边小贩的叫卖声;小娃嬉戏的声音;盐工们的号子……而现在,是的,她老了,她不再充满活力,不再繁华美丽,但她变得高雅美的宁静。

行走于后街的街道上,别有番诗情。

我听见风的吟唱,叶落归土地的声。我一想到她的未来,我心酸无力悲伤。这是,不可避免啊.我静静走着,只是肃穆悲伤。但她好似已经接受这个结局,如旧,宁静。我想挽留,但我并没有那个能耐。

我看见朱红大门紧闭,褪色的灯笼,精美的雕栏,她如此高雅美丽。我看见农田农业大学的旧址,尘封多年,黑漆的大门漆一层层的剥落下来,墙上的“农业大学”四个字已经辨识不

清,只能识得那个红色五角星。她拥有文化,历史的沉淀。我看见了曾经“大锅饭食堂”“粮仓”,老一辈人的房子,抗日战争时期富盐商的住宅。她啊,确实老了。

我用手机,以敬畏之心,端详她,拍下她。

我走下台阶,台阶上的些许的点点的绿色令人怜惜,那是青苔,它们小小的。我把脚抬起来,踮起起脚尖,小心翼翼地避开它们。屋上的黑瓦积的昨夜的雨水,滴在那青苔上,扬起一环环绿色的涟漪……

再见,后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