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参加《歌手》的时候,华晨宇说过一句话:有些音符是因为人声的发音比乐器好听,所以我把它唱出来。这句话当时让我一阵莫名的感动。当其他比他资深的歌手还徘徊在如何选择自己的歌唱生涯时,这个90后大男孩只是一头扎在音乐里,只想表达自己的内心,而唱歌只是刚好属于他的音乐里最合适的表达。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华晨宇的歌,那就是“可以听的舞台剧”,心路历程是剧本,歌声是旁白,剧情跌宕起伏,声音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

他的歌总有一个漫长的自我挣扎的过程,你仿佛能看到黑暗中有个孤独无助的小孩倔强地在与世界对抗,好在最后总能学会自我和解,涅磐到重生。 

 “想过离开,以这种方式存在”——如果你以为华晨宇为抑郁症唱的这首《好想爱这个世界啊》是最让人心碎的,那你错了,《烟火里的尘埃》更是无声的挣扎,“守着安静的沙漠等待花开,看着别人的快乐会感慨,听着天大的道理不愿明白”,林夕的词在华晨宇歌声的诠释下,平静却孤独得让人心疼。这个世界为什么和我理解的不一样?我只是尘埃……但是不管是《好想爱这个世界啊》还是《烟火里的尘埃》,幸好结局都是治愈的,仿佛哭了很久,平复之后给了自己一个拥抱:如果我只是这场烟火里的尘埃,我希望风可以慢下来,我想想好好欣赏沿途的风景。你的存在让我的世界开始填满色彩,不离开了……

  他的歌里常常出现另一个声音,那像是矛盾心里的另一个存在,在你觉得自己微弱渺小时,可那个声音又在告诉你“你有你的骄傲”。《与火星的孩子对话》就是这样一个不停地自我否定,可又渴望被肯定的过程,最后你会发现,其实一直有人爱着你,那就是你的力量。 

《我管你》这首歌,表明上听起来酷酷的,有种喧嚣和无所畏惧,但那些貌似嚣张的言语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希望自己抛开别人的看法,不惧异样的眼光,勇敢做自己。在这之前或许又是经过一个漫长自我挣扎的过程,最后听见内心深处的回应:懦弱的魔鬼走开!我管你,我要成长,我要勇敢、坚强!

最让我觉得热血沸腾的一首应该是他改编的《齐天》,那是一个傲世英雄在讲述自己沉痛的一生,跟着他的声线跌宕起伏。前段像是内心平静的低语,接着rap开始挑动不安的情绪,最后穿透云霄的声音是爆发灵魂的反叛,可人终其一生,如果你斗不过这天地,终究要归于平静:原来一无所有就叫做齐天大圣。这最后一句揪心得让人瞬间就流下滚烫的热泪,尽管声音已经远去,内心却久久不能平复。我终究可以放下这一切,但如果重生,我仍然会选择用滚烫的人生去烙下我曾经热烈的存在,无憾亦无悔。

如果说华晨宇在第二次参加《歌手》之前所有的表达都是内心世界的小我,那么第二次参加《歌手》的他已经开始关注这个大千世界,想要抚慰这个世界的创伤。如果他内心曾经有过无尽的挣扎,或许现在是他已学会与这个世界握手言和。

这就是华晨宇的歌能带给人的力量。我不曾了解他每首歌的创作背景,但艺术作品本身就是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当它第一时间呈现在你面前带给你是怎样的感受,那就是最真实的,我想,这就是一个作品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