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情感生活倒是平平淡淡的,迄今为止只谈过一段恋爱。二十六岁接受家里人的建议,相亲结婚。我想说的是我身边的两位朋友,他们的感情生活有的很励志,有的很美好,有的很壮烈,也有的很波折。     

  十八岁的刘鹏,高中一年级时,喜欢上了同班的一个叫孙萌的女生。当时我们那个年代,也不是特别传统了,早恋现象也很常见。经过半年时间的不懈努力,刘鹏终于追上了孙萌,两个人便在一起了。每天除了上课自习时间,几乎都腻歪在一起。对于我同学刘鹏的人品我还是很称赞的,两人高中三年时间,一直没有逾越那条鸿沟。且两人相互激励,共同进步,高中毕业后,两人的高考成绩虽然相差不大,中间却隔了1000多名考生。这就和现在大多数高中爱情一样,毕业后大部分成了异地恋。     

  刘鹏上了本省山东的一所大学,而孙萌考到了江苏南京的一所学校,两人的情感关系也就此开始了倒计时。他们的爱情坚持到了大二,两年时间,刘鹏基本上一个月就要去一次南京,频率很高。刘鹏说过,这辈子,就认准孙萌了。我和刘鹏是大学舍友,当时我们宿舍一共六个人,大二之前,我们五个人因为各种原因吧,都处于单身状态。刘鹏家庭条件一般,属于我们宿舍里比较不好的那种。我们那时候每个月家里给的生活费不到1000块钱,吃饭500足够了。刘鹏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那种人,他不接受我们给予的金钱上的帮助,自己在学校里打了三份工,才勉强支撑他每次去南京来回的开销。所以我们都是私下里请他吃饭,让他帮我们做一些小事,来让他接受的心安理得。两个人好不容易熬过了大一,大二上学期,有一次刘鹏去南京找孙萌,本想是给孙萌一个惊喜,结果让他在校园内,看到孙萌和别的男人牵着手,一副亲密无间的场景,回想起昨天两人通电话时还挺恩爱的情形,他的心瞬间就碎了,四年多的爱情,就因为异地的原因,无疾而终。     

  我另一个朋友杨子恒,和我同村,初中没毕业,便辍学外出打工。刚出去的前几年,一直在外面混日子,每年基本上不剩钱。前几年在外地打工时,认识了一个我们同县的女孩,叫林雪华,林雪华同样是初中辍学就外出打工。两人经过几次接触,便开始谈起了恋爱。我曾经有次见过林雪华一面,给我的印象是人很漂亮,但妆容画的很妖艳,那时我便深知,杨子恒的爱情绝对不会一帆风顺。从那时候起,原本吊儿郎当的杨子恒开始认真的工作,不再像之前那样混日子。每个月的绝大部分工资,都花在了林雪华的身上。其实两个人在一起,谁都没有告诉自己的父母,这也是悲剧的开始。     

  自从和杨子恒在一起后,林雪华也不上班了,开始让杨子恒养着她。就这样持续了将近两年,两家的父母看着自家的孩子年龄都不小了,开始为他们各自寻找结婚对象。杨子恒一看这样,便和林雪华商量着,要去他家里提亲。林雪华自然是很乐意,在询问过父母后,林雪华提出,彩礼必须十万块钱,家里必须是楼房,外加一辆代步工具。外出打工近六年的杨子恒,这些年根本没剩下钱,父母又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靠着几亩地的庄家维持生计,家里哪有这么多钱。林雪华态度强硬,俨然没有一点他们这两年谈恋爱时的亲密感情。在杨子恒多次低下身子请求均未同意后,这份两年的爱情无疾而终,败给了现实。     

  事后很长一段时间,杨子恒都处于低落的处境,得有半年才缓了过来。有次我俩在一块吃饭时,他对我说:“林雪华前几天结婚了,嫁给了隔壁镇上开厂子的老板,那人得有三四十岁,刚和前妻离婚不久。”我安慰他,事情在就已经过去了,让他想开一点。她接着对我说,“女人在最年轻的时候,怎么玩,怎么做,最后都能嫁出去。可男人不行,男人如果你出身本就不好,再加上你不努力挣钱,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嫁给你。”后来他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听说好几年没有回来。去年过年时,我回老家见到了他。家里已经盖上了二层小楼,听他说已经和邻村的一个女孩订婚了。看到他说这些话的表情,没有激动,没有兴奋,就是单纯的阐述一句话时,我能猜想到,他这些年过的并不好,对爱情也早已失望了。     

  爱情令人着迷,他能让你有一块钱,却想着给她花十块钱都嫌少;爱情他能给你力量,以为拥有了她,你就能拥有全世界。只因当时年少,总把未来想的太好。以为两个人相互喜欢,就能一辈子在一起,永远不分离。我们是应该渴望爱情,相信爱情,但不要把爱情当成你人生的全部。对于爱情,一生之中我们会有太多的不舍,太多的无奈,渐渐地都模糊不清,不是遗忘,只是把它珍藏。有人说只有初恋才能让人经常性的想起,我觉得,所有的爱情,只有回忆起的,才是最美好的,因为毕竟当时你感动了自己。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