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是个很奇妙的东西,你我大约可以轻易的因为味道喜欢一个人,却少有因为一个人,喜欢一种味道。

我是一个从来吃不惯传统腌制品的人,包括皮蛋、腌肉什么的。至于咸鸭蛋,我吃过别人手里的一点,但也只限于发小家楼下那家店的咸鸭蛋,我尝过一点。太咸了,啧啧……

那天晚上我了听你的话,没有熬夜,我们难得的早睡了。早上突然醒过来,看了手机,心里估摸着或许十一点了。“咦!才七点四十四”感觉到身后的你已经醒了,于是唤你,叫早餐来吃。在一起后我们从没一同吃过早餐,因为异地的关系,大约是见面的时间太有限了,每一个小时都无比重要,我才大可认为睡觉是浪费时间。你点了粥,你还是那么中意吃粥,确实是广东人了。我突然看到菜单栏里的咸鸭蛋,立即脱口而出“点个咸鸭蛋吧,突然好想吃,虽然我吃不来……”我这话也很成都人了。

早上的那泡尿把我从床上催起来,我接连着洗漱洗澡换衣服。然后无一例外的,只要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帮你挤上牙膏。再接着在屋里瞎晃悠……看你进去洗澡了,突然想画个夏日的妆,令你赏心悦目一下子。虽然说平日里,我是无事决不会化妆的人,但要是化起来也是很麻利干净的。倒数三秒后出来的你,不出意料很配合我的表演。欣欣然的开始吃早餐……

其实我也不大爱喝粥,吃惯了川菜火锅的我,怎么会折服于白米清粥……也许是前两天与你打牙祭吃的十分好了,胃口有些疲乏了,不然我是决不会吃这粥的。你细心的准备好了要看的电影,打开粥,剥好了蛋。我把蛋放在盖子里,用勺子,从中间小心豁开,看着这透着咸味的油从蛋黄里渗出来,不禁打了个哆嗦。心想“作呕,肯定咸死”我决心我勺子把它们“剁”成小碎粒儿……“咯吱咯吱”勺子接触着塑料的盖底……这声音不是那么美妙,我光荣的完成了。我坐直抖擞了身体,轻轻的用勺子挑起一点蛋清和蛋黄拌在粥里,然后舀起来想喂给你,因为那一刻我相信它会是好吃的。“嗯……不错诶!好好吃!”听到你的赞赏,我很得意,像是我做出的早餐一般,于是就这样,你坐在沙发上,我坐在地毯上,我们一直讨论着,这个咸鸭蛋和粥搭配在一起吃是多么的绝妙,电影声就成了讲话的背景音乐,你说“在一起从来没感受过早晨”“好像是的哦”阳光全部涌向快落地的大窗投射进来,外面是一片平地,还未起高楼。所以视线里看到的尽是蓝天,这时我暗喜“这光线!脸上的高光肯定超美”想着于是头又向你那旁侧了一点。嘴里的味道越嚼越香,我从来没有觉得咸鸭蛋那么好吃过,并且认为以后我还是会爱它。转头过去,我还可以看见那个昨晚我们一起弹琴唱歌喝茶的阳台。

你回去上班之后的几天,我的胃口一直不太好,总觉得不饿,可每天都只惦记着一碗粥和一个咸鸭蛋,这样,我的一天就过去了……

我再看到这篇小记已经是一年后了,我们已经分开好一段时间了。后来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我也忘了给你挤牙膏,一起弹琴唱歌的次数也屈指可数,我忘了好多好多,但是仍然记得我是为了什么才会喜欢上这咸鸭蛋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