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考试结束后就收到一条班主任让我帮忙改卷子的信息。当时的我内心很复杂。因为觉得自己曾经在班主任面前做过一件很羞愧的事情,所以我一直不敢面对她。

大一刚进来的时候什么也不懂。那时候学校里有一个对贫困生的补助。高三的时候,学校里的贫困生补助机制比较宽松,只要家里有一点困难就可以申请,并且不需要太过于繁杂的手续。那时因为看爸妈每天加班赚钱,我觉得他们很不容易。于是就想去申请补助来稍稍减轻他们的负担。填几张表格,补助也就真的到饿手了。不用向爸妈要钱,一方面可以减轻他们的负担,一方面也可以解决我在学校的吃饭问题。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于是大一的时候,我就没想那么多,再一次递交了申请表。但是大学的贫困生补助机制就严格了很多。

每一个递交表格的人都要被班主任叫去谈话。我们的班主任是北方人,个子高高的,但是声音却很柔和,说起话来很温婉,就像一个典型的知识女青年。

当时在门口等待问话的人有五六个,我的内心莫名其妙得有些紧张,就像是想要去拿什么不是自己的东西而被发现了一样。当老师叫我进去的时候,我整颗心都在止不住地战栗着,我很害怕她对我留下不好的印象。

看我呆呆地站在原地,傻愣愣的。她笑着从抽屉里拿出一颗糖,让我别紧张,只是了解一下我的基本情况。

在了解过后,她耐心地分析了一下我的境况,委婉地告诉我,我的这种情况只是普通家庭的情况,想申请到补助资金,其实是有点难的。

当时我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我害怕老师误会我是个贪财的人而就此讨厌我。

但其实我那样做,被讨厌也毫无借口吧。我明明没有急切地需要那笔钱,我还是申请了这个名额。我自私地想要靠别人的血汗钱来缓解自己的压力,而不是靠自己的实力来赚钱。我这种行为与路边一些坑蒙拐骗的不法乞丐有什么区别呢?

看我久久不说话。班主任就说,没事,你可以尝试申请一下。当时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直接说了一句,老师,我放弃申请机会吧。

当时老师像我再三确认,还关心我在吃穿方面是不是存在困难。当时的我真的很羞愧,过去的我用别人的东西用得心安理得,连一句谢谢都没说过,如今我又怎么能跟需要的人抢呢?

老师当时就露出了朝阳般灿烂的笑颜。她摸了摸我的头,跟我说,你懂得奉献精神,你是善良的人,善良的人都是有福气的。

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像老师说得那么好,所以自从刚开学的那次见过老师外,我就再也没见过老师。哪怕在路上远远看到,我也会很快地躲到角落里。可能是因为害怕老师发现其实我并没有她想象得那么好吧!

今天看到这条短信之后,这件事情又如潮水一般涌入我的心中,那个上午我一颗心都扑在这个事情上。我反复地告诉自己,也许是我太敏感了呢?老师根本没有想那么多呢?

下午站在老师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我战战兢兢地敲了敲门,发现除了我以外还有四个同学。

老师一看到我,就绽放出了满脸的微笑,那种笑就像是穿过隧道后看到的第一缕阳光,有些刺眼,但是却又充满温暖。

我顿时觉得心里的顾虑好像一下子就消散了。老师看着我,“xx,快进来。”其实自上小学开始,因为我默默无闻的性格,我的名字都是在过了一两个学期后才被老师记住的,可是老师才见了我一次,她就记住了。有一瞬间我觉得眼泪要从我的眼睛里夺眶而出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就如此感性,可能是因为我本来以为老师会讨厌我的,但是事实上老师非常照顾我的情绪。

“谢谢你们今天都能帮老师改卷。老师知道你们都是善良的孩子!善良的人都是有福气的。”

这好像是老师第二次对我说这样的话了。我的心里暖暖涩涩的,很复杂。

老师似乎看出了我的不自在,改卷改到一半的时候,她拉着我到办公室外,对我说:“你上次把申报资格让给了其他同学,我就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别拘谨,老师相信你一定可以坐到任何你想做的事情的。”

“老师,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善良,我只不过……”也许是不想让淳朴的老师被我给“骗”了,我就想说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可还没说出口就被老师打断了。

“不,老师看得出来。上次我路过校门口的时候,看到你帮别人搬行李的样子。这些细节就可以看出你很善良。不要轻易否定自己。”

当时的我久久怔在原地,回不过神来。

想起一句话:

你站在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直到现在,大一生活已经快要结束,老师对我说的话一直在我心里挥之不去。

我发现只要我对别人善良,我就可以收获别人对我更大的善意。

我很感谢老师没有揭开我的面具,保护了我小小的自尊心,让我在这个世界,继续我的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