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时候喜欢一个人,过了那个阶段就开始喜欢一个人。

浸泡在校园里的时光,给所有的喜欢冠上了书本气的浪漫。阳光柔柔的透过窗,抚摸着下午时分还在奋力克化物理的我们。讲台上,老头子讲的兴致盎然,周围的同学昏昏欲睡。或许是天生愚钝,或许是兴趣缺乏,对于这些刻板的公式怎么都进不了脑子,不停的气馁。我有些茫然,无力的扒拉下脑袋,就拿出了手机来。果然有新消息,是喜欢的那个人传来的。很平常的日常打招呼,唇角却抑制不住的上扬,这或许是在我同物理战败后的安慰甜品。

“上课好好听讲。”

“是物理课,我听不懂……”

“怎么会听不懂,这么简单。”

“真的听不懂,头大。”

“你就是不想好好听课吧,我要上课了,你认真点。”

“我没,真的不懂,就像一堆乱码字符一样。是我笨好了吧。”

“算了,等下课去图书馆,我给你补习。好了,我听讲了,回聊。”

这是什么,安慰品中隐藏的大奖。原本被物理打击的心情,霎时回暖,跟着又开始担心是幻想。暗恋的心情大概就是这样吧,一点点靠近就觉得是自己偷来的,想要又害怕失去。我忘记那节物理课是怎么结束的,只记得阳光裹着阴影打在脸上照进了心里。

抱着书往图书馆走的时候,碰到只流浪猫,奶色的肚皮,背脊上有几点墨色。小猫探着爪子从身旁蹿过,像什么呢,有些熟悉。是了,像焦急的我,试探的想去找那个人,却害怕被人发现,或者是害怕得不到回应。

那天的图书馆一如既往的安静,那些物理题还是和上课时一样折磨人,好像除了抓头发我也没了别的办法。一个人坐在书桌前,强迫自己不能发呆,强迫自己去理解那些公式,强迫自己去把那些熟悉的文字输进脑子里去。可是,好像除了抹掉滑在脸颊的泪,什么也不会做了。

嗯,先喜欢的人应该明白的,一旦开始喜欢了,就应该做好随时被忽略的准备。毕竟那个人,没有说过喜欢,没有说过在意,甚至没有说过“等我”这两个字。可是还是等了,坐在一堆书前,等到天黑,等到闭馆,等到再也等不到了。

“上课了。好好听课。”

还是这一句,好像昨天没有到来过。

“好,回聊。”没有再去抱怨物理,没有吐槽,没有多回几个字。是不想么。不是的,其实很想问问昨天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没有来,为什么没有解释,为什么我这么不重要。可是不能问,没有立场,没有资格,没有胆量。

或许我是真的窝囊,连喜欢上一个人都这么窝囊。我也想洒脱的呀,想大胆的告诉他,想恣意的走到他面前,可是总归变成了小心翼翼的样子。

是花了多久才变成这样的,已经不记得了。从最初的热烈到紧张,再到患得患失,我想我终于熬到了放下。喜欢上的时候不受控制,可是想要放下的时候,我想我是可控的。渐渐的不去主动联系,刻意的避开相关的一切,这样就好了,一个人就好了,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是自己一个人的相关,这样很好。

是因为我是自私的吧,最爱的是自己,所以才能这么随意的就去放下。那些熬过的时间属于年少的暧昧,可我却找不到年少的归属。除了选择逃离之后将自己圈抱起来,再没有别的力气。

喜欢一个人,没了羁绊,或许这样才是我那时找不到的恣意妄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