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我家附近的菜市场里有个卖菜饼的摊子。

其实我觉得那也算不上一个摊子,因为很简陋。就是在巷子口,摆着一个煤桶,桶上支着一口大锅。

这个摊子是一个老伯的。他大概有七八十岁了。整天面无表情地坐在一个小板凳上,用一双极长的筷子翻转着油锅里滋滋作响的菜饼。

我记得那个时候,每天晚上都要去老师家补课。而菜市场就是去老师家的必经之路。所以只要我口袋里一有零花钱,我就会忍不住去老伯的摊子先买上一个菜饼,在路上边走边吃。有时候,老师家到了,菜饼还没吃完,我也会把它一口塞到嘴里,绝不舍得浪费一点。

我是一个出生在北方的南方人,所以我特别爱吃饼。小时候的我零花钱有限,虽然老伯的饼只要1块钱,可我也并不是每天都买得起。

但是上了大学之后,有了生活费和外卖软件,我就开始尝试各种各样的饼。说实话,我吃过很多饼,它们无可挑剔,但是却始终不是我记忆里的味道。

我们家是租房的。所以我搬过很多次家。上初中的时候,我们家就搬离了菜市场。这也导致我再也没有去过老伯的小摊子。

虽然偶尔也会想起那个味道,但我总觉得这个时代没有什么是外卖满足不了你的,所以我也就没动力长途跋涉地去买。

久而久之,我就渐渐得不去在意了。

直到今天我再次偶然间路过那里的时候,我看见老伯正在往桶里加煤炭,我的心有说不出来的渴望。

“世界变了,街道变了。有人走了,有人来了,只有你一直都在。”这句话在我脑海里一直回响着。

说实话,八年时间,不长不短,它无法彻底颠覆这个世界,也无法完全衰老一个人。

看着周围的店铺旧的广告牌换成了新的,熟悉的小贩成了陌生的,可老伯仍旧是一如既往地用那双长筷子翻转着菜饼,你好像又觉得一切似乎还像小时候的记忆一样,模糊但是温暖如初。

我情不自禁地上前去:“老伯,这个多少钱一个?”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没蛋的1块,有蛋的2块。”

这么多年了,还是一样的价格,我有些吃惊。问了老伯后才知道,现在来买菜饼的都是老顾客。

他和我说做生意要讲信誉,说涨价就涨价便会失去一批信任你的客人了,而且少赚一点,也没什么,做生意只要够养活自己就行了。

听着老伯的话,我怔住了。毕竟现在这个社会很少有人把利益放在一边,考虑客人的感受了。

不知为何,我的记忆回到了八年前的一个晚上,我拿着一块钱去老伯的小摊。当时的我很饿,老伯问我要加蛋的还是没蛋的,我心里很想要加个蛋,但是没钱,我只好硬着头皮说不要蛋。

后来,我咬开饼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个蛋。我当时很害怕,因为全身上下只有1块钱,但是我却误吃了有蛋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跟老伯解释,就这样呆呆地站在原地,一脸羞愧地看着他。

本以为他会向我要钱,没想到他只是说了句,今天刚好卖剩下一个蛋,给你正好收摊了。听了这句话后,我心里一下子就放松了,就像中了大奖一样开心。

那真的是我第一次吃到加蛋的菜饼,也是唯一一次。

“要个蛋吧老伯!”想到这里,我脱口而出。老伯应声后开始专心致志得翻着他的饼。

听着滋遛滋遛的声音,我的内心感觉很平静。

我以前听到过一句很有趣的话,就是当你在做一件很无聊的事情的时候,你的心会变得很平静。

我想,我现在应该是这样的状态。我不想拿手机打发等待的时间,我只想看着老伯不停地翻转着锅里的饼。

这似乎是为了弥补味蕾记忆里八年的空缺。

“小心烫。”我激动得从老伯手里接过过饼迫不及待地咬开,果然是荷包蛋。嗯!这个饼和记忆里一样好吃。

接二连三得咬了好几口,我好像看到了当初那个屁颠屁颠的小女孩儿,每天到小摊里买饼的身影以及当她第一次吃到有荷包蛋的菜饼时手舞足蹈的模样。

怪不得以前总有人说山珍海味、满汉全席抵不过一顿家常便饭让人留恋。

我想,有些东西是无可替代的。

就像菜饼,它承载着我最美好的回忆,印刻着我最纯真的样子。当我第一次尝到它的时候,便注定了一辈子的缘分。

我想,作为一个常年漂泊在外的打拼者,最幸福的莫过于尝到记忆中的美好,然后由衷得说一句:嗯!这是记忆里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