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七天的假期,我有一场特殊的“旅游”——收秋,也就是回去收庄稼,从一路戒严的北京坐着大巴历经好几个小时回到了老家,行李里装着买给爸妈的礼物。

回家的主要工作是掰玉米,坐着久违的驴车,慢悠悠地行走在贫瘠的土地,我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驴车为什么这么慢,这不是在浪费时间吗?”久违的放松平静状态,我突然不能适应,城市的快速发展和农村的封闭缓慢的模式切换,我总是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去适应。

我是一个典型的“农多代”家里世世代代务农,我在农村成长学习20年,后来上大学毕业来到了北京。我选择了一个和我祖辈的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离开了农村,远离了土地,走进了心心念念的大城市,我的家乡人羡慕着我,可以吃好吃的东西,看他们没有见过的风景,而我也在假装过着光鲜亮丽的城市生活。

在北京,我担心“城里人”看穿我的贫穷和寒酸,我极力掩盖自己蹩脚的普通话,穿衣风格尽量要流行时髦,言谈之间一幅见过大世面的样子,直到一个需要说真心话的场合里,听到人说:“掩盖不住的贫穷和寒酸”我才明白,我的欲盖弥彰只欺骗了自己,他人看的清清楚楚。每次听到“村”这个词时,我的心就会一紧,似乎他们的手指头下一秒就会指向我,在这个城市里,我对贫穷有了新的认识。

租住在小小的出租屋里,我的心情很是愉悦,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我重新审视自己,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工资不高但是很累,在别人放假的日子里,去找兼职,一天一百的兼职也会让我开心。

回到了家乡,相亲们用羡慕的眼光看向你“何家的小女儿在北京挣大钱呢”,看着爸妈一幅骄傲的神情,我也只能微微一笑。大家说着邻居的八卦,说着隔壁家嫁女儿的彩礼,晚上跳着广场舞,我还在努力想着如何在职场上奋斗,如何实现自己今年的职业目标。卫生习惯的切换和思维模式的差异让我难以融入我的家乡。

在城市里,我没有归属感,而在家乡只有我的父母是我熟悉的人,但他们也不懂我。在这个城乡融合的新时代里,农村子弟大规模进入城市,却在城市里找不到他们的一席之地,而我只是大规模的“流浪人”中的一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