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了好久终于决可以动身回武汉了,自去年年底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半年了。因孩子周岁,我们母子两提前回了老家,没想到的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顾忌孩子年幼的我一次次推迟自己的行程,然而对热干面的思念却是与日剧增。

一路上宝贝特别配合,第一次坐安全座椅不哭不闹,运气爆棚的是连日的大雨在今天戛然而止。临近武汉我一直在想这个我学习、工作、生活多年的城市现在是个什么模样。进武汉市内,街上的车仍然很多,路口依旧堵车,偶尔穿过去的小电驴、摩拜单车上的人们纷纷带着口罩。一路上看见银行门口带着口罩拿着体温计登记表的保安大叔,在棚子里面隔老远坐着等待办业务的顾客,大街上许多店铺大门紧闭门口上面“转租”两个字格外刺眼,进小区先扫码、登记、量体温,小区里面玩的大人和孩子都带着各色口罩……一进家门,家里的东西依旧是半年前的模样,因忘关阳台窗户,之前晾的衣服因连日的大雨有种发霉的迹象,一切都和之前一样却又什么都不一样了。

记得去年年底腊月29的凌晨4点被我妈喊醒说武汉要封城了让我老公带上我爸早点回来,让我弟不要从武汉过,绕道湖南直接回黄冈。半睡半醒的我觉得我妈肯定又看了个假消息大惊小怪,这么大个城市哪能说封就封。睁眼看新闻,立马惊醒,打电话通知老公。当时的想法是都要过年了别到时候回不来,那三个大老爷们在武汉咋过年。他们前脚刚到家,回家的国道都封了,大年三十在我家吃完年饭老公让我们在我爸妈家多住几天,初六回武汉,他明天去家里把东西送过来。没想到第二天村口的路全部堵住了,我们这才逐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慢慢的广播开始一天到晚不间断播放提醒大家戴口罩了、不让单独出门买菜了、各家各户上报从武汉来的人员名单了、鄂A牌照的车上路要被举报到最后彻底关家里不让出门了,从我老公家到我们家半个小时的距离变成了“天涯海角”。

我们这一家子除了我弟都是从武汉回来的人,还有一个刚满周岁的孩子,我的心情从刚开始的不以为然到后面忐忑不安,一天三次的量体温,板蓝根当水喝(这时候哪还管它有用没用,能预防下感冒也好啊)。每天一大早打开手机就是要看一下武汉防疫情况,情绪一度十分低落。我们一家人很自觉在家自我隔离,物业组织三天配一次菜,每天盯着物业群看生怕漏掉一点买物资的信息。慢慢的物资越来越紧缺了,孩子的尿不湿都成了问题,幸好他吃的母乳要不然真不知道上哪弄他的口粮。老公家在村里,各家各户都有菜园子,村里还有鱼塘有人养猪,物资还算充足,我们从刚开始的大鱼大肉到土豆白菜直到冰箱都空了。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拿钱买不到东西,武汉抗疫好消息不断传来,确诊人数一天天减少,出院人数一天天增多,广大医护工作者不畏艰险奋战在一线,中国像全世界展示了什么是泱泱大国的魄力。随着武汉全民核酸检测结果公布,这座历经沧桑的城市慢慢开始恢复正常秩序,或许创伤仍然在,但是我们的心是坚定的,有那么强大的国家、那么多可爱的人我们还怕什么呢?

在暴风雨来临的时候幸运的躲过了暴风眼,但是家一直在那里,心也在那里。感谢在疫情之初嘘寒问暖的朋友们,感谢许许多多有名或无名的英雄们,有你们的支持我们的家一定会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