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八戊寅虎年。六月,中国发生特大洪水。同年农历正月初三,我出现在了这个地球上的世界。

一九九九己卯兔年。澳门回归,举国同庆。不过我还没有记忆。

二零零零庚辰龙年。依然没有记忆。

二零零一辛巳蛇年。中国申奥成功,加入WTO。有些零星的记忆,好像这一年外公去世,我所知道的外公也是妈妈口中的外公,我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印象,不过八岁那年看到外公抱着我的照片我觉得好熟悉又温暖的感觉,我喜欢照片上的那个人。

二零零二壬午马年。十六大召开。同年过年,我五岁了,妈妈给我买了我记忆中的第一套衣服,外套是橘红色的短款,不是那种很亮的颜色,应该是加了点补色,两边的口袋也是那种颜色,是小手掌样子的,我很喜欢这个口袋,袖口是黑底橙色格子大约三厘米宽,裤子也是这种花样是阔腿裤,还给外套搭了个米黄色呢子料的小围巾,鞋子是深红发点橘调的小皮鞋。这一年我应该是上学了,我没有上过幼儿园,我上的是育红班,记得那个老师是个五六十岁的中年妇女,卷发,很凶,我有点怕她,之后也就没有再去上学,对老师的初级印象也就定格在了她这里。

二零零三癸未羊年,非典终于得到了控制,我记得当时要进学校还要排好长的队量体温,不过记忆也只有这一幕了。这一年,妈妈给我生了个妹妹,把我放在了外婆家,外婆把我送去了她们那的小学。我给外婆说老师要是长的不好看我就不去,庆幸那个小学的老师好漂亮,我很喜欢她。虽然有时候有点凶,不过并不妨碍我喜欢她。所以上课的时候我老看她,她就说我脸上又没有字干嘛看我,记忆当中好多老师给我说过这句话。不过我还是老看她,老师长的很白很年轻大大的眼睛头发漆黑,喜欢别一个大大的头花,以致后来我眼中的美女就是这样子的。今年是外婆一直在照顾我,外婆很温柔,对我很好。记忆当中的外婆一直穿着一件碎花上衣还有那种裤腿很肥的裤子,花白的头发,无论我提出什么无理要求,外婆也都会满足我,我很感谢她给了我一个美好的童年生活,这也是我记忆当中为数不多被人尽心照顾的时候。

我小姨家还有一个大我一岁的表哥,放了暑假我们就会在一起呆着,当时农村的夏天,太阳很毒,外婆就在早上起来晒上一大盆水,晚上给我先洗澡,我洗完了在用我用过的水给我表哥洗,现在想想有点心疼我表哥。外婆为数不多的兴趣爱好就是和一些老太太们喜欢玩一种“小人牌”的东西,一局大概就一角钱,玩一下午输赢也不过几块钱,外婆如果赢了,就会把钱给我和表哥去吃饸咯面,这种面是用五谷杂粮做的,再用一点西红柿丁和韭菜点缀,我跟表哥吃的很香,表哥能吃很大一碗在吃点我的,我吃半碗也是能吃饱的,表哥现在长的快一米九真的和饭量有关。

这时候一年之中最期待的也就是妈妈给买的过年衣服,今年的是一个浅绿色的外套,我很喜欢那个颜色。当外婆把我送回家试穿这身衣服的时候,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我的妹妹,她躺在妈妈的床上,又小又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里很不舒服,妈妈旁边的位置不一直都是我的吗,怎么现在别人也能躺了,后来好多大人告诉我有了二妮你爸妈就不疼你了。我不信,含着眼泪一遍遍的问爸爸妈妈,妈妈觉得很好笑,摸着我的头说不会的。我当时放心了,可是出去玩一会又不放心了,一天得问十几遍,后来妈妈都烦了,我也就不再问了。反正我知道我不是他们的唯一了,好多人也告诉我要懂事了,当姐姐了。

好像意识到我不能唯我独尊了,小霸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二零零四甲申猴年。雅典奥运会成功举行。我也是第一次听到“雅典”这个词,以至于后来出现的雅迪牌电动车我也觉得他们有某种联系,问爸爸妈妈雅典是什么,他们也说不太清楚,我一直喜欢刨根问底,后来爸爸妈妈被问烦了我也就不在问了,当时就想如果有一种机器人,专门给我解答问题就好了,幸亏现在有了电脑这种东西。终于过完了寒假,就要开学了,今年我因为没有做完那个老师留的作业不敢去上姥姥家那个小学了,后来姥姥告诉我没关系,老师说没事你快去吧,我后来还是没去。我其实当时更想和妈妈在一起,万一妈妈以后更疼妹妹了呢。

二零零五乙酋鸡年。今年我上小学二年级了,妈妈让我转进了一个私立小学,两周回去一次,十几个女生住一间屋,刚去的时候那个宿舍的女生老是哭,我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哭,我就在一边看着她们哭。老师问我你咋不哭啊,我说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哭,后来老师就笑了。这个老师也很漂亮,可能我觉得这个老师足够漂亮对我又好才不哭的吧。后来我上课的时候老说话,她就拿着竹棍打了我十下,当时刚学英文的数字,她还让全班同学念着数,这让我感觉受了很大的屈辱,但我还是没有哭,后来她还给了我一个橘子,我就觉得她又好了起来,很是开心。

过后不久一直期待的新年也终于来了,新衣服是苹果绿颜色的,袖口是大约二十厘米长收紧了的黑色的,当年我记得很流行这类衣服,还有两个大口袋,中间是收腰的,长度快要到膝盖,搭配了一个宽松的小马裤,裤腿下面也是收紧了的,鞋子是一双黑色快到膝盖的长靴,我也是第一次穿上了靴子。我跟发小小漫从头到脚都是一样的,我们开心的在胡同里跑来跑去,没到过年我们两个还偷偷的把衣服拿出来穿,回家也少不了一顿骂,终于等到过年,可以一直穿着了,恨不得马上就能开学让老师同学夸一夸自己。

二零零六丙戌狗年。总书记提出了社会主义荣辱观,我当时好像上三年级了,老师让我们背过这个,我当时也不怎么懂,全靠死记硬背,不过这个真理也是印在了我的骨子里,并且直到现在。也是在今年,妈妈又让我转到了我家附近的小学,每天回两次家。我其实还是有点舍不得我的老师和同学们,不过能每天看到妈妈也是很开心的事,我又一次选择了妈妈。

还有件事,就是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妈妈是不是又怀孕了,当时小小年纪的我觉得老师好八卦,回去问我妈妈妈妈笑着说没有,我也就没再想。后来我想外婆了,校车有到我外婆家的,我就跟着回去了,外婆还是那么温柔,认真的听我说一些有的没的,我小时候说话喜欢吹牛,外婆笑而不语。

今年的新衣服和去年没有太大的变化,是一个黄色中长款带亮片的,没什么新意,无感。

二零零七丁亥猪年。十七大召开。今年的过年衣服是一个黑白格子的,

斗篷样式,听大人说这是韩版,我也不知道什么是韩版,反正穿着开心就是了。

今年妈妈工作很忙,我跟妹妹就到隔壁的奶奶家吃饭,我家当时还有一只大狗,很乖,我记得我每天都给她喂饭,可是在今年她还是去世了,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死神的恐惧,当他降临的时候,任何人都是没有办法的。狗子担担的去世让我十分的伤心,奶奶把卖死狗的钱换了两个外婆给我和表哥洗澡那种很大的盆,好多年里,我一直守护着这两个大盆,还有担担的儿子,她的儿子给了小麦家,她爸爸对他很好我很放心。

让我终于转移注意力的是这个新转去的小学的老师,她长的好难看,嘴巴都包不住那两个大牙,给我说话的时候还冲我喷唾沫星子,这让我觉得特别的恶心很不服气。也是在这一年班里的一个男同学突然之间消失了,听班里那个有威信的女生巧巧说他妈妈是云南人,就是来我们这骗钱的,这次带着他和他弟弟又跑走了。

当时很想搞清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真的很想再见刘豪一面,问问他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不过从此他再也没有回来过,直到小学毕业后我们又通过某软件联系上了。

二零零八戊子鼠年。北京奥运会召开,全国沸腾,汶川发生了很大的地震。

我家新买了一个很大的电视,我整个暑假基本上和小表哥都窝在我家里看电视,好多电视台都在唱北京欢迎你,爸爸还给我和妹妹一人买了一个福娃,我的是蓝色的贝贝,妹妹的是红色的迎迎。小表哥上午看我下午看或者是他看的电视加广告了我在看我的加广告了他在看,不过我们都好喜欢奥运会上的那个中国运动员的衣服,缠着爸爸妈妈要一身,可最后还是没有得到,很是失望。其实汶川地震的时候我是有感觉的,当时和班里同学一起回家,我们跑着跑着就有人摔倒了,我也有点头晕,也没多想就又跑了起来。后来学校让我们捐款,集体去操场默哀我就觉得发生大事了。

今年总体来说很开心,就是外婆生病了,妈妈总往医院跑,没太多时间照顾我和妹妹。

二零零九己丑牛年。外婆今年去世了,我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再跟着我奶奶赶集摆摊卖茶叶,奶奶接了一个电话很着急的跟我说你姥姥没了,又对着爷爷说收摊吧,我问奶奶姥姥那么个大活人怎么就没了呢,她去哪了,其实我问出这个的时候心里已经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了,奶奶直接说你姥姥死了。

说真的,我这时并没有太大的感受,就好像是家里有事要回家一样,后来好像是奶奶送我去的姥姥家不然就是有人来我家接我去的这个事我真的是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当时去姥姥家的时候平常比较安静的院子里满是人,也没有了姥姥忙里忙外给我们做饭的身影,再往里走看到了妈妈和小姨在哭,小床上躺着一个被全部蒙上了的人,我还是下意识的寻找姥姥的身影。后来不知道被谁进了以前我跟姥姥表哥们一起睡觉的那个屋子里,屋子里是那种大火炕,可以睡好多人,我就像以前一样跳上了炕坐在床沿上,觉得床沿那里好软不像以前那样硬硬的凉凉的,就问了问刚进来的小姨,她说你姥姥怕你们过几天来的时候磕着碰着,就用棉花挡住了。就在这一瞬间,我顿时就觉得那个温柔可亲的姥姥再也回不来了,她永远消失在了这个世界,姥姥家里没了姥姥,我失去了一个无条件爱我的人,我就跟发了疯一样的哭了起来,哭到全身颤抖,我当时听不见别人在说什么,我就是觉得心里被挖走了一块肉,我在地上趴着,可是我不敢像妈妈和小姨一样去看一看姥姥,我害怕那个一动不动的姥姥,她跟那个慈祥的听我说话的姥姥好像不一样了。

直到我那个20岁的大表哥把我抱走,平常帅气的大表哥这时候眼睛红的像刚刚流过血,今天所有的人都跟以前不一样了,大表哥不在逗我笑了,小表哥没有疯跑了,小院子堆满了好多东西,小姨妈妈不再笑了,盛气凌人的舅舅也哭了。大表哥把我抱去了旁边的舅舅家,那两个姐姐还在嗑瓜子聊天,小表姐说多喝点水吧,一会就能哭出来了,我躲在哥哥的怀里不想理会她们,我心里很难过,她们抱我的时候我很排斥,我觉得她们面对外婆的去世一点都不伤心,我讨厌这样的她们。

后来妈妈跟我说外婆去世前一直说想再看看我跟大表哥,这么多孩子里面我跟大表哥是她带大的,最后没等到我跟大表哥就那么咽了气,妈妈跟我讲的时候我又躲到外面偷偷哭了。

亲人离世带来的伤痛是永久性的,它不分时间不分地点,只要想起来,就会让人突然崩溃。以后过年,再也不见了姥姥。

二零一零庚寅虎年。青海玉树又发生了地震,不好的一年。今年一整年都不太开心,妈妈变了很多,不像以前那么爱开玩笑了,爸爸妈妈老是吵架,每次吵架我都很害怕,带着妹妹躲进里屋的房间,我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潜意识里就不让自己表现出害怕的样子,后来妈妈老说我冷血。他们还摔电视摔暖壶,一屋子的玻璃渣子还有好多水我真的不想在这里呆了,那个温暖的家再也没看见过了。

九月初一,我上了初中,全新的人全新的环境,这个时候QQ聊天成为了一种新的聊天工具,我跟各种各样的人聊过天,终于也联系上了消失多年的刘豪同学,他在空间里发的照片已经完完全全成了一个彝族少年,站在一个很陡峭的山腰中间笑得很开心,他一直胆子这么大,野性与血性并存,只不过没有再上学了,感觉他像个大人了。

也是在这个聊天软件上,我认识了我直到现在最好的朋友,缘分妙不可言,网络上的知己变成了同桌。我初中时除了她还有一个叫张辰佳的好朋友,她给我说以后我们上了大学会变穷的,我说怎么会呢,她说肯定会啊说的什么原因我忘了,总之我也没在意。

二零一一辛卯兔年。我们班的情况是这样的,班主任给我们分成了七个组,每一组六个人,一边三个人,脸对着脸,一个组长,每个组组长都是女生也是学习最好的,组长旁边是两个女生,学习一个比另一个好一点,我就是学习不好的那个,好朋友是学习最好的,对面的男生学习也最好,我是学习最差的,对面的男生学习也最差。说真的,我好讨厌这个排桌的方式,一度在小学飞扬跋扈的我变得很低沉,我不知道别的同学怎么想的,总之我就是很不高兴。以前不知道怎么形容此时的心情,后来才知道这是第一次感受到了阶级化,并且自己是最差的那一等,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要是照我现在的脾气,肯定是好好学习,用最快的时间成为优等生,可我那会还是没好好学习,整天上课胡思乱想云游四海想一些美好的事情,老师因为这个事没少骂我有时候考得太差还会打我,挺没有尊严的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我不学习就是觉得我画画那么好以后上美术高中不就行啦,为自己找了很不错的理由,更加心安理得的不学习。不过我现在一丁点这种想法也没有了,我觉得人类不能停止学习,真的说不准哪一天就用着了,就算表面用不到潜在的时候也能用得到。

就比如说我们班主任是语文老师,我一开始的时候根本不学语文,我因为讨厌她的排桌方式上升到了讨厌她这个人,可是这个老师还及其喜欢逼迫我们学习,不学就会打,是真的打很疼,我只能好好背诗词,以至于我到现在看到美景或者心情悲伤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就会自动推送一首应景应情的诗词,大部分全是初中所学,因为背的滚瓜烂熟,在此感谢张老师,原谅您那样阶级化排桌的事情了。

现在这个阶段总觉得好的人全都好,一点缺点也没有,不好的人从头到脚没有一点好,这种严重错误的认知一直持续到了大学阶段才反应过来,我也因此付出了很多的代价。也是在今年,我第一次有了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他是我们班的历史课代表,以至于我也很想学好历史,不过再怎么背历史,我历史还是不能及格,这让少年时期的我真的是特别的头疼。

也是在今年,我对面的男生换了一个。

二零一二年壬辰龙年。玛雅人预言今年是世界末日,听说整个地球都要毁灭,人类将要消失,那人类要是真的消失的话,现在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人类都消失无存地球也将毁灭,那么人类创造的这一切的一切也将要荡然无存,或许在我们这人类出现以前,甚至在恐龙时代出现之前,还有一类高智商的种类,我不能将这一种类称为人,万一在它们的时代里这种高智商的物种不称为人呢,只不过在经历一次类似于世界末日之后全都消失了,直至很久很久地球“自愈”以后才出现了我们现在所知道的物种,比如说恐龙时代,到后来的长的像猿猴元谋人,直至经历过这么多次历史变革之后出现在我们这一类高智商的“物种”。

当然前面的是我对于这个古老的地球的猜想,后来也并没有世界末日,人类还是存活于这个食物链的最顶端。不过上课时云游四海想这个问题的时候也真的是十分的激动啊,以至于老师叫我我都听不到,引起全班同学的哈哈大笑。有时候别人因我而笑,我会觉得开心,我让周围人感到愉悦了,我的存在有了价值,不过类似于现在这种情况的笑我还是不太开心的,有什么好笑的,老师还劈里啪啦一顿骂,我还嫌你们打扰了我的思路了,叛逆期这个时候在我身上可真的是表现的十分的典型啊。

后来看到自己喜欢的男孩子也在笑自己虽然有点丢人,不过我喜欢他笑的样子算了不生气了吧,后来啊,我有一次办板报的时候,他正好在最后一排,我平衡感不太强,站在凳子上险些摔下来,他当时伸出胳膊想抱我,我其实用余光看到了,就故意使劲摇,该死的凳子咋就没倒呢,后来这件事被我的好朋友李之悠看到了并且告诉了我就更加开心了,更加开心的原因是终于有人知道那个男生终于有一点喜欢我了,至于为什么不表白,其实就是不敢。还有个原因是他去年在大冬天泼过我一整杯凉水,我的自尊心我的心全都跟着这杯水一起落到了尘土里,我喜欢的人竟然会这么对我,无法接受。直到现在,我也没办法跟他在一起,因为他跟好朋友李之悠在一起了。

欲与君同渡兮,未及而夕替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