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有什么样的父母是无法选择的!

有的人可能羡慕我出生于和谐的家庭;有些人可能哀叹我出生于贫苦的家庭;有些更有可能瞧不起我出生于父母有残缺的家庭。但是我自己很庆幸我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有着疼爱我的父母。

九三年我呱呱落地,虽然不知道那一刻我的父母是怎么想的,前面已经有个女儿,会不会很失望又是个女儿。但这不重要,也不影响父母对我的疼爱。由于上面还有个相隔四岁的姐姐,我成了这个家所有人都宠着的娃。爸爸是个贩菜卖的老实人,每天天未亮就出门去到县城贩菜拿回来家里这边的工厂卖;妈妈由于患有小儿麻痹后遗症,属于残疾人,只能在家带带我们,做做家务活。

家里种了几亩水稻,米足够;菜肉由爸爸每天带回来点,足够家里吃。而姐姐因为比我大,包揽了很多家务活,有妈妈、姐姐在做,我又比较小,就顺理成章了成了家里的小公主,在十二岁之前基本上很多都不会。不会煲饭、不会炒菜等等。而每天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等到爸爸中午回来的时候跑过去看看爸爸有没有带什么好吃好玩的给我们,这也可能是我们父女之间的日常必有的时光,每次爸爸回来都会给我们藏点小礼物(不管是吃的、玩的)。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这个家偶尔有拌嘴,我们姐妹俩也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会因为某个东西争吵、打架。而父母虽会骂我们,但记忆里从未被打过,也可能妈妈说的,你爸爸从来都不舍得打你们。

本以为这幸福快乐的日子会伴随着我们一天天长大。谁曾想,这个家幸运的躲过了零三的天灾非典,却未能躲过零五年的人祸。

那一年姐姐初三,而我刚读五年级。未曾想在某一天清晨有人跑到家里来告诉我们爸爸出事了,现在在医院。此时的消息犹如天打雷劈的降临,让我们这个家不知所措。后来才知道爸爸出去贩菜的路上被人抢劫了,头部脸部还被打成了重伤。甚至在这个天未亮的情况下,路上没有行人没有车辆,仅靠着爸爸的意志力自己一点点爬到距离几公里的镇医院。这个画面我至今都无法去想象,每每想起心里就一阵的难受。有时候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毅力让爸爸在这么重的伤自己爬到了医院?由于妈妈照顾不了爸爸,而亲戚们先赶到医院的,也回转话来说我们先在家呆着。一直到抢救完后的第二天晚上才让我过去,当时还小不懂为什么。隔壁叔叔带我去的路上一直在跟我强调,见到爸爸的时候不能哭,不能哭,不能哭。而我也一直回应知道。可当我进入病房的时候,在门口看到爸爸的那一刻不自觉的眼泪就哗哗的流,那一刻我看到了爸爸见到我的时候留下来的眼泪,带着无助、心疼(哪怕到现在每每想到这的时候都会想起当时的眼神,不自觉的留下眼泪)。而现在才更明白为什么隔壁叔叔一直强调见到爸爸不能哭。

时隔这么多年过去了,想起依然难受。而因为这次的灾祸,读完初三的姐姐被迫出门打工,成为这个家的经济来源。而这个家也就靠着姐姐的一点点工资和低保一直的生活。而我也靠着这些及亲戚的帮助,学费的部分减免慢慢的长大了,也因此慢慢的的学会了所有的家务,再也不是之前那个爸妈姐姐都宠着什么都不用做的女孩了。爸爸由于当时没有钱进行很好的医治,没多久就出院了,导致现在天天需要吃药,妈妈也因为年纪越来越大各种毛病出现也常年吃药。

无论曾经多么难,如今父母都在,我们长大了,虽然靠着自己的努力无法一步登天就改变了家里的生活,但也能一点点的改变,可以让父母放心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