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天和小天是一对奇葩姐弟,用母上大人的话来说“我出生以来就没有看到过这样的”。为什么会有那么深的感慨呢?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一个二十多的和一个十几岁的还天天打架,小打小闹,大吵大闹天天不断。母上大人特别嫌弃两人,恨不得把两人都扔出去,这两人也特别怕母上大人,只要母上大人一发话,立刻开始互相指责,大天每每这个时候就会先快速开口“就是西瓜子呗(小天的外号),天天就知道欺负我”小天不乐意了“你怎么是这样的人,天天诬陷我。”这种时候还管谁的对错呀,互相指呗。因为最多又是一轮新口水战。

大天最讨厌小天粘着她,就宛如一块狗皮膏药一样走那跟那,特别是大天刚从学校回来时(大天在外地上大学,半年回来一次)。不知是不是情亲的浓烈,反正大天是每每都受不了。回家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但在大天看来面对小天就是心累的时刻,大天总是喜欢赶在晚饭前回来因为回来就可以吃到饭真的很幸福,提前知道大天回来的老天会亲自下厨,坐上饭桌,小天的情绪就开始酸起来了,理由很简单,有肉了,在这猪肉飞涨的时段,吃肉成了奢侈,大天不在家基本是没有肉的,最多最多也就是吃鱼肉,小天是一个十足的肉食者,想了那么久都没有吃到,大天一回来就有,这就让大天有了优越感。大天咧嘴大笑的看着小天说“这下知道谁才是亲生的吧”小天不服气了回击道“妈妈说你才是桥下检的。”

口舌之战一触即发,最后是大天先不理他了,但不过两分钟小天开始巴巴的开口“姐姐我问你个问题”一般都是历史问题,果然就是了。大天不想回答,小天就会很不削的说“什么都不知道,读什么鬼书”小天每次说完答案后都一副得意的样子。大天会心虚的不再理他了。但小天就很烦每次都要问个没完没了,大天只能生气的离开,但小天立马跟上。大天一回来小天就要挪窝,小天气呼呼的开口道“你不要回来还好,回来就占了我的房间。”大天不乐意了“这怎么就是你的房间了,你没有看见墙是粉色的吗?那些都说是我的书吗?”小天反击道“谁说男孩就不能喜欢粉红色了,我就要粉红色的,这里也有我的书,你不在家就是我的房间。”这强词夺理的样子,大天怎么可能会默不作声“我回来就是我的房间了,你可以走了。”大天一把把小天推出去,因为大天知道对付小天的办法就是能动手就不要开口。门关上还没有十分钟,小天又进来了,这下赶也赶不走了,大天比小天娇小,力气自然是比不过了,但大天一直有一股不服输的劲,结果那也只是大天白费力气,对小天来说那就那么什么影响还被嘲笑一句“垃圾”。打不过那就走吧,大天去刷牙了,小天偏偏要挤过来他也要刷牙,大天只能告诉自己不能生气,但小天就不是来刷牙的,他就是站着嘲讽大天的“姐姐,你怎么那么矮”,“气不生气,生气是魔鬼。”但小天还在继续说“你看看你,那么矮,整个家族就你最矮了,你怎么那么多年都没有长高一点啊,看我比你高那么多,你怎么不长啊”大天想打人了她都怀疑这是个假弟弟,嘴上不能输“矮,怎么了关你什么事了,吃你家大米了,你也没有高到哪里去,有什么可骄傲的,我还小呢,我还会长的。”小天哈哈大笑“这是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你还会长做梦呢,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年纪,那么大把岁数了不要想了。”怎么就有那么欠抽的弟弟呢?这才是大天回来的第一天呀,大天回家之间所有的期待和美好想象都化成泡影了,这不是她之前的那个弟弟了,小天看到大天那便秘的脸开心笑道“是不是很想打我呀,可惜你打不到。”大天愤愤道“你怎么那么不脸了,我看见你就想用鞋拍你,我不想看见你了。”这时的小天立马换了和他狗属性相符的嘴脸,圈住大天的脖子脸蹭着大天的脸,就像狗狗撒娇时形态,一模一样,大天也就只能翻翻白眼了。弟弟转变太大希望收回重造。

虽然有那么多不和谐的时候,但也有那么一点点好的时候,大天忘记回家还没有拿拖鞋想下楼,这时候就只能靠小天了,虽然小天嘴上说不拿,但还是屁颠屁颠的去拿了。小天为了要突出自己的重要性,拿完还要说“天天什么都要靠我,没有我你就做不了事了吧”虽然大天不想那么承认但为了安抚和让小天继续干活只能夸他“是,没有你我什么都干不了,你最好了”大天觉得姐姐太难做了,做个好姐姐就更难了。虽然大天一直都不是一个好姐姐,但她一直希望自己有一个好弟弟,能对姐姐百依百顺的弟弟,但显然是大天想多了,这种别人家的弟弟始终是别人家的。就像小天像要一个温柔的姐姐,对弟弟百般宠爱一样都是做梦,都是别人家的,大天和温柔就没有关系,小天也是清楚的很的。但是,只有那么亲近的人才会那么肆无忌惮,因为足够的自信,所以不会担心他会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