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偶像,我的人生一直很感性

我人生的重大决定,做的时候基本上感性大于理性。高中的时候,我很喜欢宁泽涛。第一面肤浅地喜欢上了他的颜,从泳池里冒出头来宛如清水出芙蓉。对着镜头的粲然一笑,就像是在对镜头外面的我笑一样。那个时候觉得这人,笑得真好。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去,近距离的见他真人一面,与他有交集。而那个时候我觉得除了他身边的人,除了粉丝的身份,唯有记者这类人可以名正言顺地接近他。

所以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我的第一专业填的都是新闻传播,填的是传媒院校。而现在我还没毕业,还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记者,宁泽涛就已经在全网宣布了退役。从此我的这一理想幻化为泡影。

我着实不算用情专一的人,大一的时候我又沉迷一个摄影师王义博。《快乐大本营》一直是我追的节目,而有一期他顶着“最会拍照的男朋友”的头衔作为嘉宾上快乐大本营。那一期,因为他我全程痴迷笑。后来翻看他的微博,了解了一些他的事情,知道他有一家摄影工作室,目前单身,九一年出生也没比我大几岁。本来那个时候,我刚萌生一丝学摄影的想法。因为他,我毅然决然地买了一个价格对我不太友好的全画幅相机,开始我的摄影之路。有时间就扛着相机出去拍拍,周围的人也被我拍了个遍,渐渐地技术精进了一些。

对于我摄影这件事情,源于自身热爱,也因为有王义博作为我前进路上的一方灯塔,所以遇到瓶颈的时候,我也一直没有放弃。我想的是,我以后如果不当记者,可以当一个摄影师,去应聘王义博工作室。

而当我准备放弃在晋江投稿的时候,又一个人让我坚持了写小说,把废弃已久的账号,找了回来。寝室一个女孩是千纸鹤,后来因为看《偶像练习生》喜欢上了ONER组合,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她的爱。对于爱豆,我没有特别喜欢的哪一个。娱乐圈日新月异,一茬一茬地冒出新人来,我害怕我会花心。但是因为姚琛,我入圈了。不是因为他的颜,单纯因为他善解人意的性格,我就莫名其妙入了圈。

重新开始写小说是因为我又开始做起了春秋大梦,要他出现在我的小说里。这样好的一个人,就是我的男主角啊!

我青春的前半段时间过得太过于平淡,像一颗小石子投入大海激不起半片浪花。而因为他们,我想要努力,想要奋斗,三颗巨石投进小溪里,它将报以热情。这三个决定在我的人生规划里,猝然而毫无厘头,感性大于理性,所以显得幼稚。但是渐渐地我慢慢开始适应并认真看待,此后轨迹完全不同的人生,我已经做好拥抱它的准备。

不管以后是做记者也好,当一名摄影师也好,或者写小说,是始于感性,因为对偶像的幻想。但是我没有敷衍,一直在坚持,同样我的人生也有了多样多彩的体验。

我喜欢感性的人生,偶像之于我,是开始感性人生的基石和创造感性人生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