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一个你生命开始的地方,一个决定你长大后性格影响的地方。别人都说幸福的家庭都是大同小异的,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并不赞同这个观点,什么是幸福,什么是不幸,只不过是幸福的家庭把不幸伪装起来了,而不幸的家庭坦然的把不幸揭露了给别人知道。我就是生长在一个看似风平浪静,和睦的家庭中成长,没有喧嚣的暴动,只有无尽的沉默。说实话,有一段时间,在我的童年里我的家庭是幸福的。可能是儿童的内心都是简单的吧!所有看见的事情都被自己想象的很美好。父母打架了,那是一种互相关心的表现。互相抱怨,那是互相在呵护。而长大后,再一次遇见这种事情,我却不能简单的去分析这种事情。会考虑父母会不会一怒之下离婚,自己应该何去何从?父母会不会抛弃我,种种类似的苦恼。所以短暂的无知童年在治愈着我留下的创伤。

我的母亲是一个极端的人,吵架后总是不是生就是死,她的人生总在生与死之间平衡。而且加上她暴躁的性格和我那乐观,积极的父亲,总是有矛盾产生。我有时候会想他们两个性格极端的人是怎么产生爱情的?

而且我的母亲很喜欢冷言冷语,小时候,我叫我的朋友来家里玩,母亲看见了,在我朋友走后,对我说,不要和单亲的家庭的小孩一起玩,她们的父母都不管,没有家教,不要学坏了。我的母亲从来不考虑我的感受,总是会对我说一些很无情的话。那时,我并不认为单亲是个大问题,对于有一些还生活在一起的父母,对自己的孩子也照样不管不问。我在想可能选择离婚的父母才是对孩子最大的负责。既然不爱了,就明白告诉孩子自己因为什么原因没有办法生活在一起。好过欺骗更重要。

我们家有三个孩子,但母亲的爱却从来没有均分过,倒不是她重男轻女,而是她把爱分成了十分,把十分之六给了妹妹,十分之三给了哥哥,而我只有十分之一。她让冰冷的数字因为没有爱显得更冰冷了。我和我的妹妹只差一岁,而母亲对我们的态度天差地别,我跟母亲的关系十分的遥远。因为面对我的要求,她从来都是沉默或无视。我从来没有喜欢过我的母亲,所以我常常不会跟她单独相处。那是对于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最幼稚的控诉。小学放学回家晚了,我的母亲都会打我一顿,她深深认可小孩子胡闹就要打的真理。但她从来不会听我的解释,其实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就是玩心大起,和朋友一起玩,晚回家了。我总是这样顽固地用这种行为反抗我的母亲。次次挑战她的底线。而这也让我们之间走得越来越远。小学,只会用行为去控诉,长大后,我发现这些都没有用,一直沉默的人是会沉默到底的。我在这种环境下,渐渐就不喜欢和别人交流,甚至很享受独处的时光。那是我长期没有得到母亲回应留下的后遗症。我也不再过度期待他人的眼光,和对事物会产生的惊喜而兴奋。平淡的生活曾经让我一直处于悲伤中。尤其是悲观的情绪对我的影响挺大的,就像那时,母亲面对生活永远是忧愁的样子,已经刻度在我的生命中一样。

后来接触到了心理课程,其中有一句话我觉得特别清楚:过去会牵绊你的一生,如果你那时感觉到只有悲伤还是只有快乐,两者都不是最好的,因为快乐会让你面临不幸时,很容易绝望。而总是悲伤,则会让你即使得到幸运,你还是不会产生快乐。而之后,我在悲观与乐观之间一直竭力倾向于乐观,虽然我时常感受到悲观的影响,但我试图把它从我生命中移除,我会看心理类的书籍,时常鼓励自己快乐积极。也会把自己的计划安排的满满的,不让自己停下来。还会收集正能量语录,进行每天抄写。看正能量的电影,书籍。还会去参加学校进行的心理文化活动。我一步步想通过努力,改变现在的性格,虽然不那么容易改变,但起码尝试就是一个新起点。后来我也慢慢接受了我的原生家庭,接受了母亲的沉默。而接受远远比逃避更容易释怀。但前提是接受父母的不完美。

而在原生家庭中,我学会了爱,是需要及时表达的,就像我面对母亲时,她总是沉默一样,我深深明白了这种沉默对我的伤害,所以我才会不忽视每一个朋友的问候,都会去回应。会更理解一些人的孤独。而在我之后的人生中,也不会像我的母亲一样对自己挚爱的人选择以沉默的方式去相处。其实处于一个糟糕的家庭状态,也许会百分百的对我们的人生有或电或少的影响,但我不认为这种影响会一直让我们陷入苦难中,而是我经历过,所以我更懂得如何去释怀。如何去原谅,如何不耿耿于怀。希望每一个人都能更加幸福,因为自己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