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是多云的天气吧,那天遇见徐望。

到现在想起来林若还是万分感谢那天硬要拉着她去凑热闹的朋友。晚饭后正在操场上与朋友悠闲散步的林若被朋友拉进了篮球场旁拥挤的人群中。凭着一股劲儿硬是挤到最前方的两人引来了诸多的不满。“切”她们可不会理会这些,毕竟这两人可是从不会怕的主。“原来是篮球赛啊,没意思”林若心想,但是看朋友兴致如此高,索性就站在旁边多看一会儿。林若一直不懂篮球这种运动,所以当朋友一直兴奋的喊加油的时候她是很不屑的。但是有些人注定是耀眼的存在。林若感受到一阵风从面前拂过,一个男孩拿着球速度很快的冲向篮筐。球自然是进了。他赢得了在场所有人的喝彩,连林若都忍不住为他利落的动作鼓掌。也是在后来她知道了那个动作叫做三步上篮。欣赏一个人是始于颜值的,少年真美好啊,宽大的队服也难掩光芒,没有过分的帅气但那仰在脸上的阳光笑容是致命的吸引力。那一刻林若心动了。她就站在那里看完了整场比赛,目光一直追逐着那个身影,在她的眼中所有的一切都虚化了,唯有徐望像是对焦了般清晰的印到了他的脑海中。

林若并不是个胆小的姑娘,所以她一会到教室就经过多方打听要到了徐望的联系方式,知晓了他的信息。“原来他是学长啊,徐望,徐望,徐望。。。”林若一直在默念着他的名字,暗自心生欢喜。或许就是因为喜欢才会小心翼翼吧,在给徐望发送验证消息的时候一直在犹豫会不会太过唐突。当你怕一个人了或许是因为心生欢喜。

年少的喜欢就像是写在日记里的秘密,想让意中人知晓又害怕结果不如自己心意。每当在本子上添上新的一笔的时候都会满心甜蜜。李若在和徐望聊天的时候一直在反复斟酌用词,用恶补来的NBA知识找共同话题,细心的计划着找他聊天的最佳时机。翻看着他的动态与朋友圈,暗自记录着他的喜好,每天都会去操场上多走两圈期待着能和他偶遇。作为恋爱小白的林若在那段时间里就像是一个变态的“偷窥狂”,偷偷在角落里留心着徐望的生活。关于这些徐望应该永远都不知道吧。该怎么说徐望的态度呢?他或许能感知到林若的小心思,但是正值毕业季的自己要应付繁重的学业又要默默舔舐失恋的伤口。一个陌生学妹的喜欢与之相比就像是投入到大海里的石头,激起海面点点涟漪后就消失在了海底。

林若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表明自己的心意,徐望也无暇去旖旎猜想。他们就这样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林若还是会写日记,字里行间都是徐望。悄悄间就迎来了高考前的百日宣誓,林若突然意识到还有三个月徐望就要离开了,会去到陌生的城市,会交新的朋友,也会忘了自己。

在那之后林若再也未主动找过徐望聊天。那个聊天窗口就这样沉寂了下来,简单的只言片语也只剩下一片空白。林若在那一天对高考有了危机感,她主动去买了学习资料,上课也不再睡觉了,房间里的灯经常会亮到凌晨。就连之前从未主动去过的办公她都成了常客。她的这些改变身边人都看在眼里,却鲜少有人问她为什么,只当她是懂事了。但是林若之所以这么努力是因为她执拗的认为:高考成绩考的话在填报大学的时侯才会有更多的选择,才能有更多机会离徐望近一点。高考前,林若还是按耐不住给徐望发了一句“高考加油”。久久不见徐望的回复林若又担心会不会打扰到他。隔天徐望回复了她“谢谢”,林若又欢喜了很久。

轰轰烈烈的高考结束后迎来了漫长的暑假。林若给自己报了一个补习班,她计算着剩下的时间渴望自己能够考更好的成绩。因为每天顶着大太阳去补课的林若很不幸的成为新晋小黑妞一枚。她在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问了身边的朋友得知徐望考到了江苏。看到江苏这两个字林若就觉得压力山大,因为在这样一座中部的小城里,想要高考后去南方上大学那是十分艰难的。对现在的林若来说是那么遥不可及。但她还是把江苏两个字贴在了床头与课桌,时刻的提醒着自己要努力。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林若在这一年里一直在认真的学习,每天都在为将来努力的这种状态冲淡了她对徐望的想念。时间仿佛又回到了一年前的那个六月,高考如期而至。林若在积极备考的那几天里一直存着一份小小的念想,可是在她上考场前可没能等来那一声加油。到底是失望的吧,可还是在乎啊,毕竟是伴着她走过两年时光为之努力的身影。高考后的林若是欣喜的,朋友们的欢聚以及对未来的憧憬。“或与还有能与徐望同步的喜悦吧”林若心里想到。可是她知道随着时间的流逝,徐望的影子在她的心中越来越淡。一年没看到他就连那副朝气蓬勃的面容都渐渐变得模糊了。林若才发现她很久未和徐望联系了,或许他早就忘了吧。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林若知道自己的努力是值得的,身边的亲戚朋友们都为她开心。虽没有那么出彩,但是这个分数是她之前未敢想过的。可是填志愿却成了难题,林若在心里纠结着,因为比起江苏她更喜欢上海。她想做一个有着小小野心的姑娘。她的志愿填了江苏也填了上海,最终她还是去了上海。林若查看结果的时候内心是愉悦的,装满了对大学的期盼,脑海里满是上海的美丽繁华。或许她的内心早已做好了决定,只是缺少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上海是个多姿多彩的城市,林若的大学生活过得很充实也很快乐。从偶尔的动态中她也能了解到徐望的近况,还是那么的爱打篮球,眉眼间也渐渐充满成熟的气息。得知他过得好林若会浅浅的笑。虽然上海到无锡的距离就是两个小时的火车,但是林若从来没动过去看他的念头。知君安好,吾心足矣。

林若是感激徐望的,感谢能够让她遇见他。徐望就像是海上的灯塔,那一盏盎然的灯火是林若努力的目标。纵然徐望不知林若那炽热的喜欢,不晓林若成为之付出的努力。但是这一切都以另外一种方式回到了林若身边。正是因为追随了徐望,林若才成了更好的林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