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用两年的时间去做一次整理

记得看《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时,书中说整理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能一次性完成。要把生活环境整理成最合适的样子,大概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

当时觉得这个说法很荒唐,谁有工夫用一两年的时间去收拾家啊?在我的印象里,整理这件事就是抽出一天的时间集中做,最多也就是春节前收拾个几天就可以了,以年为单位来整理家,还是第一次听说。

然而从初看这本书到现在整整两年了,我还是没能把生活整理成理想的样子,所以才慢慢理解了书中所说的意思。

彻底整理之所以要花一两年的时间,是因为它不是一次心血来潮随便收拾一下就能一劳永逸了,而是要把它内化于生活,通过不断的了解自己,了解自己周围的人和物,然后调整自己与他们的关系,达到一个最舒适的状态。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甚至比很多事情都要难,毕竟了解自己和了解他人他物,都是很费心力的事。

最近整理也好,自我了解与管理也好,都初见了眉目。但总还是觉得有不太满意的地方。所以决定从头开始整理自己的思路。所谓整理,看起来是整理东西,真正要整理的是自己的思绪。

所谓的断舍离,也是要先将思绪梳理好了,然后再斩断舍弃,最终只留下那些真正重要的东西。

那么我断舍离的源头,应该就是囤积症。

02.一切始于囤积症

我们全家人都有囤积症。

奶奶喜欢捡废纸壳塑料瓶等一切能回收的东西,囤在家里攒多了卖钱。

外公外婆喜欢把过去用过的,儿女用过的,孙子孙女用过的,邻居朋友用过的所有东西收集在家里的各个角落,塞满,等着这些东西在将来的某一天派上用场。

爸爸就更严重了,他会把一切他觉得有用的东西都留起来塞进柜子里,而他几乎觉得所有东西都有用。所以从我小时候起,我们家就像个杂货铺,六十平米的房子里塞了一百多把螺丝刀,钳子、板子、胶带等各种工具也是不计其数,这还仅仅是工具。居家用的锅碗瓢盆拖布扫把也都是数量可观。

我妈是囤积症最轻的人,也就只是攒了几十个杯子、一百多块洗衣皂、几十条毛巾和十几年的旧衣服而已。

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可想而知我一定也是有这种“祖传囤积症”的人。

但一直以来囤积这件事对我和家里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周围目之所及,有很多亲戚朋友邻居都是如此,只不过程度有些差别,囤积领域不太相同而已。

只是家里难免会经常发生一些争吵,爸爸数落我东西乱扔,我埋怨妈妈不经我同意就收拾我的东西,还经常忘了给我放在哪了,妈妈则怪爸爸总往家里倒腾些用不上的东西。

后来上大学离开家,住在宿舍,我见识到宿舍楼里不同人不同的生活状态,意识到住所的形象也很重要,乱放东西是件很败坏形象的事,开始用心整理自己的东西。但即便我把东西摆的再整齐,也还是显得乱糟糟的,因为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我把囤积癖带到了学校里。大学毕业时,我处理了一部分东西之后,还寄回家八大箱子的东西。

我的囤积症很严重,东西一少就会没有安全感,东西多了又觉得乱,所以多年来一直很纠结很痛苦,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找东西和整理东西上。但无论多痛苦,我也几乎舍不得扔掉任何东西,无论是小学时候的作业本,还是幼儿园时候的玩具,留着留着,统统都要留着。

我曾自认为这是因为我念旧,因为我懂得珍惜。

3.感觉自己像个垃圾桶

看“怦然心动”之后,开始审视自己的囤积问题,觉得书里说的有道理,东西囤得多了未必意味着节省,很多时候因为东西太多,忘了自己有什么,在需要它们的时候想不起来,直接去买新的,反而造成了浪费。

而即便知道有什么,在未派上用场之前,不仅要腾出空间去收纳它们,还好花心思去管理,既浪费空间,又浪费精力。

我认为说的很有道理,但就是没办法付诸实践去处理自己的东西。

直到有一次重看TVB电视剧,《鉴证实录》里有段对话,大意是两个生活方式截然相反的人,一个走精致路线的女人,一个走随性路线的男人;一个认为吃东西一定要讲究,一个认为吃东西就是为了填饱肚子,不用讲究太多;所以崇尚精致的女人说她吃东西是用心去品尝,才是真正的吃,而男人只是把食物倒进自己的肚子里而已,跟垃圾桶没什么分别。

这句话对我来说简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从吃到用,我们家都是在用“垃圾桶”思维。吃剩的菜不新鲜了也舍不得倒掉,下顿放着新鲜的菜不吃,硬着头皮先把剩菜吃完,然后新鲜的菜又成了剩菜,顿顿吃剩菜,吃饭这件事就成了为填饱肚子而不得已的行为,没有任何乐趣可言。

用的东西也是如此,把新的好的束之高阁留着落灰,反反复复用旧的破的,等把旧的用得不能再用时,原本新的也放成了旧的,继续用旧的。长辈们说这叫节约,是美德。

可这不就是把自己当成垃圾桶吗?而且不单是消耗废物的垃圾桶,还要把本来有价值的东西生生放到价值减半了再消耗,长此以往,不就是自虐吗?

我一度很反感这样的思想,可一边反感着,一边又囤积着,很久都不能从这种怪圈里挣脱出来。

直到有一天,我开始好奇,长辈们囤积的根源是什么?

我囤积是因为家庭环境影响,但我也随着自己的成长,意识到了囤积的负面影响。长辈们为什么意识不到?

后来我知道,奶奶和爸爸爱收集东西,是因为爸爸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他作为家里的老大,要帮着爷爷奶奶照顾弟弟们,所以经常跟着奶奶到郊区去捡废铁废物,卖了补贴家用。那是童年起就养成的习惯,他们捡回来的那些东西对在我眼里是垃圾,奶奶却曾靠它们养活过一家人。

而外公外婆之所以舍不得倒掉剩菜剩饭,舍不得扔掉旧衣服,是因为他们经历过三年困难时期,被饿怕了,穷怕了。对他们来说,“破家值万贯”是亲历出的人生道理,刻骨铭心记了一辈子,改不了。

他们的思维已经形成了定式,那是特殊年代的特殊经历所决定的,很无奈。但如今已经不是会饿肚子的年代了,作为年轻人,我应该尊重他们的经历和习惯,但也该重新审视自己的习惯,是不是符合社会和时代的需要。

节俭是美德,但节俭不等于囤积,想不吃剩饭很简单,少做一些不就行了。想不用旧东西也很简单,少买一点,用完再买不就行了。

长辈们有他们囤积的理由,但我没有。

4.人与物之和谐

我曾经以为不扔东西就是对东西最大的尊重,但其实有个很简单的道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家里堆积如山的东西,别说偶尔使用或者擦擦灰,就算每样都看一遍,也好花不少时间和力气。连看都顾不上看,又何谈尊重呢。

物品的使命是为人所用,物尽其用才是对它们最大的尊重。而使用到一定程度,让它们退休,尘归尘土归土,也是对它们的尊重。人尚且有生老病死,更何况是为人所用的物品。所以持有物品的理想状态,应该是所有东西都能用得上,那些不能再用的,则要怀着感激的心情与它们告别。

千万不要本末倒置,人反过来被东西支配,为东西而活。如果在与物的相处中都不能掌握主动权,那与其他人相处时,状态只会更差。

一个人所拥有之物品是他自己的延伸,能与物达成平衡,和谐相处的人,多半也是能与自己和谐相处的人。

想通了这些道理,治好囤积症,只是时间的问题,而且一定不会用太长时间。

作为囤积症初愈者,总结出了几个治疗囤积症的办法:

⑴.首先是确定自己是不是有囤积症。我认为鉴定方式很简单,就是看家里是不是有很多长期不使用,甚至都忘了它存在的东西,但这并不单指那些数量很多的同类型物品,哪怕是只有一个的收藏品,被塞在柜子的深处,十年八年都没拿出来看过一次,那也是无用的囤积。

⑵.然后要确定囤积症是不是给自己造成了困扰。有的人就喜欢被东西层层围绕的感觉,不仅不觉得苦恼,还很幸福,那就没有治疗的必要。断舍离并不是唯一的生活方式,只要是适合自己的,能给自己带来幸福的,那就是好的生活方式,没有必要强行改变。任何不是发自内心的改变,都只会半途而废。

⑶.不要强迫自己去扔东西,比起“我不需要什么”来说,“我需要什么”才是更重要的。盲目的扔东西只会导致后悔和反弹,一不小心反而会买回来更多的东西,使病情加重。

⑷.一旦确定自己有囤积症,并且想要改变现状,那比起行动,不如先思考一下自己为什么会囤积。是受家庭影响养成的习惯?还是内心缺乏安全感,要靠持有物品的数量来弥补空虚?或者是生活盲目,没有明确的目标,要靠购物来证明自己,获得成就感?再或者,是像我家的长辈一样,有什么特殊的经历?

⑸.追根溯源的好处是可以进一步认识自己,而对自己的认识越清晰,就越容易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想清楚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拥有怎样的生活,然后根据理想去设计生活,自然就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的东西了。但仅仅停留在想的层面意义不大,更好的方式是记录下来,很多东西一旦记录,就拥有了特殊的力量和意义。

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之后,只需要把那些不需要的东西清理掉,囤积症就彻底治愈了。这个过程说起来简单,其实非常艰难,需要若干次反复的筛选和斗争,因为很多东西都见证了我们的成长,于我们来说有特殊的意义。

凡遇到无法抉择的东西,不如先放一放,从简单的东西入手,把难处理的放到最后,甚至可以先把它们留下来,放一放,等某一天确定自己能放下了再放下,或者意识到自己对它的感情,确定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它,那就将它好好的收起来再也不纠结了。

囤积症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毛病,未必一定要改变。但如果你正被生活所困找不到出路、茫然没有目标,或者压力太大不知该怎么纾解时,不如先从囤积症入手,由表及里,用更清爽的生活环境来释放自己内心的压力。

从我自己的实践经验来说,这个办法很有用,有助于认清自己,认清现实,并且找到目标,有方向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