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这个社会在我看来就是一个极其现实的社会,物质至上,在很早之前就有人讨论过关于金钱的话题,人们持有两方面的观点,一部分人认为金钱不是万能的,金钱也买不到许多东西,比如健康,快乐,友情等等;还有人认为离开金钱是万万不能的,我们的生活离不开金钱,就连平时我们所必需的生活物品也要通过金钱来购买。是的,我认为这两者的观点都没错,只是看待金钱的角度不同,出发点不同罢了。

上了大学之后对于这个物质至上的社会感触更深了一层,一般的公办院校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我的学校还是一个民办学校了。我的家庭只是一般的家庭,家里除了我之外还有弟弟妹妹也在上学,每年只是我们三个的学费支出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更不用算上家里其他琐碎的支出了。父亲在农村自己从事给养殖场送粮食的工作,收入还算可以,生活上还过的去,可是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得父亲断了收入,不像现在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一样,工作是铁饭碗,等到以后老了还有退休工资拿,父亲的工作全凭自己的体力,还不固定,人家养殖场需要的时候才会打电话给父亲,如果没有养殖场需要那么父亲将没有收入。

疫情期间,我们农村里面管控的非常严格,所有能够进出村子的道路都被封锁了,不允许进出,在这个非常时期,居然有养殖场打来电话说场里的粮食吃完了,看父亲能不能过来送几车,父亲给场主解释了说现在疫情实在是太严重了,没办法出去,不能送啊,后来场主一连好几天给父亲打电话,父亲都没有送。

今天我在上网课结束之后,去上厕所的途中,听到父亲给其他人打电话询问还有没有工作能干,父亲说之前养殖场让父亲去送粮食,父亲因为实在出不去给拒绝了,现在人家再也不让父亲送了,让其他人送了,父亲把最大的,要粮食最多,收入最客观的两个养殖场给丢了。但是仅靠剩下的几家小的养殖场是完全负担不起家里如此大的开销的,没有办法父亲只能在另寻出路了。

得知此事的我,心里说没有感触是完全不可能的,我就在想:在这个物质至上的社会该如何生存?我也想替父母分担一点,不想每次都拿着家里给的生活费来支付自己的吃饭钱,我也十八岁了,也已经成年了,有能力去打工赚钱了,可是另我非常苦恼的是课程还挺多的,平时的兼职一不小心会跟课程有冲突,空闲的时间也就只有周末了,唉。

本来计划寒假打工赚钱想法,在干了十几天疫情爆发后也泡汤了,真的好烦恼,生活上的压力,学习上的苦恼有的时候真的是压的人有点喘不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