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永远挂在我心上,无论天晴还是雨。在即将大学毕业之际,无意间听到一首名为《月亮之子》的说唱歌曲,歌词描写的一幕幕,那种家庭破碎的绝望感使我眼泪不自觉地滑下脸颊,多年以来我是否已将对陪伴的渴望压在心底?

儿时家庭不合,父母的分歧充斥着我的整个童年,即使那时用自己全年级第一的成绩也换取不了父母的一个笑脸。父亲由于钻探工作在身,回家的天数屈指可数,而母亲沉溺于电脑世界无法自拔,在工作时间之外和我少有交流。就这样,我在自己房间的月光下度过了不知多少个夜晚,小小的窗子投射过月光,将枕边的泪痕揭示着,似乎要将这个秘密告诉全世界。

那时我觉得我是月亮的儿子,没有人爱,性格也变得孤僻厌世,回家之后独自做完每天的作业,看着电脑房的灯光还亮着,客厅还空着,叹一声,上床睡觉,如此反复了许多年,从小学到初中。但你我都知道,继续这样下去换来的将是人格的毁灭。伴随着不甘,痛恨,孤独以及渴望,我开始尝试和他人交流,我是多么渴望有人能够和我说说话啊!我利用自己一个人扎根学习的成绩换来了同样对学习有兴趣的朋友,在和同学及老师探讨习题的过程中锻炼了和人交际的能力,甚至有同学愿意晚上拨通我家的电话,和我交流功课及聊天,一聊就是两个小时。有时我也在想,如果当时没有做这样的决定,我的人生会不会涂上不同的颜色?

渐渐的,我拥有了身后同学、挚友甚至是老师的支持,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有所依靠。几年前,步入大学的我积极参加社团,和舍友、同学打成一片,在社团的营期当中和小伙伴一同吃苦,在吃饭前唱感恩歌,围着篝火交流自己的经历,也在宿舍楼梯上和舍友谈过心。当然,我早已突破了自己,愿意把埋藏在心底的故事告诉他人。营期分享时,月光洒下来,身后的帐篷也被风吹得微微晃动,我在篝火旁为营友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只是在月光下的那个孩子已经长大,将成长的阴霾甩在身后罢了。

如今将要毕业,我已不再孤独,月亮的孩子正视自己的过去,选择了不拘泥在过去的桎梏中。北国的寒风凛冽,但这个孩子就如同窗台上新生的小仙人掌花苞,在不久后,将开出最灿烂的花。如果你也是月亮的孩子,勇敢的面对它,跨出那一步,美好的未来定将如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