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了!”这句话我相信无一例外是我们在家里耳熟能详的一句话,在我家里也一样,每天中午十二点,傍晚六点都无一例外的会听到我妈妈来我的房间喊我,后来吃饭在家里在我看来已经成为了每日任务,每天都需要完成,渐渐的自然有些生厌,有时候甚至会厌烦这个每日任务了,不过每次嘴巴都还是很诚实!

后来,我读大学了,这是我第一次离开父母到其他地方生活,也是父母第一次离开我生活。来到陌生的城市,面对未知的生活,心中难免有少许的兴奋,这个兴奋或许也有来自不用完成每日任务的兴奋,不管如何都好,我确实是开始了新的生活,而父母还是日复一日的过着原先的生活。

吃过了夏冬学校里的一日三餐,终于放寒假可以回家了,怀着兴奋的心情坐了一路火车,父亲早早的就骑着伴随着我成长的小摩托在车站外等候着,见到我第一句话依旧是那么的亲切温暖“肚子饿了吗?你妈煮好饭菜了。”

人们常说春天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也是离别的季节,又到了分离的时候,虽有对自己未来的向往,但也多出几分不舍。踏上离家的火车,如果自己的未来跟终点站一样一目了然就好了。

在大学生活里,我也没有体会到高中老师口中所说的“你们现在辛苦一点,但大学就轻松了。”每天做不完的实操和实验,导致我在大学的日子如梭,有一年入冬,又到了归家的日子。但生活总是充满了戏剧性,你以为与往常一样的日子正发生这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天,我接到了爸爸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空洞的生意,我出生以来第一次听到爸爸用这种的语气跟我说话“你妈住院了,结果过两天出来。”

接了这个电话之后,我呆住了,内心五味杂陈,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我,但是从我听我爸的语气就可以听出来这次肯定有天大的事情等着我,我焦急的等待着,在车上有过千万种才想。

果然,生活总是在你迷茫不知所措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让你从面对现实。听到这个消息的爸爸脸色如黑云压城一般“是晚期,已经过了可以手术的时间了。”巨人被无情的压倒了。

看着妈妈从120斤到70斤的变化,渐渐地,连走路都变得困难,第一次感觉到时间是如此的无情,自己也是这么的无力,如果可以,多么希望在夏天到来的时候能再听到一次母亲喊一次“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