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几年前,我妈跟我爸说想要一条项链,我爸没给买,说要那玩意儿有啥用,平时又不怎么戴。我在旁边听见了,暗自下定决心,以后有钱了给我妈买。这件事之后我无意中跟我小姨提起过,然而我小姨就给我妈讲了,没有你们想象中的感动,我妈直接跑来跟我要来了,那时候我还在读书,哪儿来的钱啊,自己生活费都还精打细算的。经历传销风波过后,我又回到了重庆,揣着那此时仅剩的四千块钱跑去金店,花了两千多块钱买了一条铂金项链。恰巧正逢我爸生日,于是就定了蛋糕回老家给我爸过了一个生日,有史以来第一次给我爸过的生日。我把买的项链拿出来给我爸,让他拿去送给我妈,就说你送的,你也别酸没给你买礼物,表现的机会反正给你了。从这之后,也确实没见我妈戴过那条项链。我跟我爸聊起过我在传销时的那段经历,好家伙!他竟然以为我要骗他入伙,还把我防着防着的,此刻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有这样的亲爸吗?

已经将近年末,没打算继续找工作了,心已经飞到了九天云外,紧接着又去了成都,此时全部身家还剩一千多块钱。找了一处青旅落脚,约见了以前的那一些可爱的同事,虽然此时已没有了同事关系,但依然还是朋友。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又去了成都,可能是觉得之前因为工作而没有好好感受一下这个城市吧,这次以游客的身份来路过。终究也还是没去玉林路和小酒馆,就让它一直就在心里吧,可能去了反而会留下失落。

青旅的环境还不错,我平时找找兼职做挣点儿生活费,其他住客大多都是各地而来,有旅游的,有骑行去西藏的,都是有意思的人。老板有时候会组织一些活动,一群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一起玩儿,比如烧烤、狼人杀或是酒吧嗨到深夜。

已经十二月,心中萌生了又要去其他地方的念头。打开地图,去哪儿好呢?身上也就不到两千块钱,一人,一行李箱,我能去哪儿呢?去丽江吧,听说那儿是个好地方,风景秀丽,旅游城市。其他的先不管,去了再说,反正饿不死就行。买不起机票,坐火车吧,先到攀枝花,然后换乘汽车可以到达丽江。买了到攀枝花的火车票,十几个小时车程,硬座,就这样,一晚没睡,像打坐一样坐着,起身时浑身都酸疼,到了攀枝花天刚蒙蒙亮,也算我运气好,这个时间点有公交,可直达汽车站,接近两个小时车程,顺利坐上了攀枝花到丽江的大巴,车程八个小时,已没有了精力去欣赏沿途的风景,困的我上车倒头就睡。

几经周折,总算是到了丽江古城,没有高大的楼房,一眼望去都是小木屋,青石板路,天空很蓝很净。我找了一家客栈去做义工,虽然没有工钱拿,可好歹管吃管住,客栈的名字叫意境客栈,确实很有意境,四合院样的形式,门口有颗柿子树,金黄的柿子挂在上面,进门有大茶台,里面有个小花园,整个环境古色古香,老板是个只比我大一两岁的漂亮姐姐,我叫她丹丹姐,还养了两只小狗,大毛和二妞,是阿拉斯加和拉布拉多的串串。我的任务就是看看店,喂喂大毛和二妞,浇浇花,保持地面清洁和洗碗,其余的时间可自由安排。

日子是轻松和愉悦的,每天喝喝茶,逗逗狗,晒晒太阳。我经常晚上独自去古城闲逛,古城游客多,热闹非凡,人声鼎沸,可入我耳的也只有那满大街的民谣声。丹丹姐有时候也会带我去酒吧和她朋友们一起喝点酒,听听歌,有时候也和房客一起。有一个丹丹姐的朋友来旅游,住在客栈,经常带我出去喝酒,有时候喝的五迷三道躺在古城的青石板路上,让我给扶回去。除了去酒吧,在自家客栈也有经常喝酒的,吃着火锅,喝着风花雪月,一瓶一瓶的,一箱一箱的,白天喝茶,晚上喝酒,每天基本上都是这样。

去过一次泸沽湖,是在我生日前一天,正好赶上了双子座流星雨,一路同行的有一个在成都住青旅时认识的一个伙伴,一起喝过酒,其他的都是陌生人。泸沽湖之行,走马观花,风景上等,晚上独自一人躺在湖畔,听着歌,看夜空流星划落,虽然冻的浑身发抖,可心里享受,第二天早起看日出,感觉整个人内心都是在慢慢沉淀。回到客栈,丹丹姐她们给我庆祝了生日,是在一个民谣吧,丹丹姐订了蛋糕,驻唱歌手在旁边唱着生日歌,蛋糕分给酒吧其他的客人也换来了每个人的祝福,说实话,这种感动真的难以言喻。

关于在丽江的一切,我难以整理好思绪来表达,这是一个让我至今一直都心心念念的地方,常常午夜梦回的地方,那里有蓝蓝的天空,温暖的阳光,有美丽的风景,有醉人的风花雪月,有满大街的酒馆和民谣,有难以忘怀的遇见和感动,还有那弥足珍贵的回忆。

离开丽江是不舍的,真想一直待在这里啊,可也只能这样感叹一下。准备在跨年前一天回成都,因为联系到了一份工作,终究还是要被生活打回原形,风筝飞得再高也有线牵着。提前预约了回成都的顺风车,司机让我先确认订单,我也没多想,也就照做了,第二天收拾好行李静静等待,一直等也没来,打电话过去被拉黑,好吧,我成功被骗,那可是我仅剩不多的车费,心中怒火难以平息,把对方的十八辈祖宗上上下下挨个的问候了一遍。身上还剩几百块钱,改坐火车应该是够了,可当天就要走,时间点赶不上,已经没有火车票了,只有打车到汽车站,也算老天眷顾,正好有一班去成都的客车,当天也就只有那一班车。经过一天一夜总算是顺利安全到达成都,和以前一样,找了一处青旅落脚,跨年夜,想着去喝点酒,走到酒馆门口又折返回去,没办法,肚子痛的厉害,还感冒,头痛,咳嗽,发烧。好吧,经过一番折腾,终究是扛不住生病了。回到青旅,忍不住又买了两小瓶白酒,喝完接着又跑去电影院一个人看电影,我可能脑子短路了,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可能一切都是因为那突如其来的孤独感。

后来,陆陆续续去过了很多城市,也遇见了许多的人,没有过多的交集,遇见而已,缘来缘去而已。大多都是独自一人行走,背上背包,带上水、干粮、雨伞、手机和充电宝,就一直向前走,虽然不知道前面有什么风景,但我知道,总会有风景的,虽然会有人不认为那是风景,总会遇见路人的,虽然不一定会发生故事。大多都只是走走看看,一晃而过。我对重庆的归属感太强了,也有许多牵挂,无法浪迹天涯,但还是会继续走走停停,继续向往着诗、酒和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