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的时候,我的思维会变得活跃,平视路上的景物交接变化,抬头观天依旧湛蓝一片。

五一假期,我放假三天,我爸说一起开车回家待两天吧,我说好,然后我们在4月30日5点下班后就准备开车回家了。我爸住的附近有认识的老乡要一起回家,也就顺便坐我们车了,还有人需要带东西回家的,所以我们走的时候就先过去他们那里装上他要带的东西,到他店里(小型果蔬店铺),我没下车,他把东西装到后面,因为我们自己也带东西回家了,所以变得有些挤(我们车是面包车,后座后面还可以放东西,后座收起来空间会更大),他怕他的东西放那里会压到就让我爸把后座收起来,说这样会宽松点,我爸还未开口,他已经开始动手了,找了半天他没找到收起后座的开关,我坐在中间的座位瞪眼看他没说话,他说:“干脆把东西直接放你们后座上好了”说着就要把一个外包装都是灰的大包扔到后座上,我冲上去扶住说:“这有我带回家的被子,会弄脏,而且我晕车,等会上路了,我要在这睡觉的。”“带被子干啥,扔掉再买新的不就好了吗,晕车,晕车做前面不晕,越做后面越晕的很。”听到这话,我的眼睛瞪的更大了,脾气腾一下就上来了,拽过东西大嚷了一声:“给我,我放”一把扔到前面,顿时车内一片寂静,我爸过去关住了后备箱,他走到前车窗,和我说话,我没好气的嗯了一声。

事后,我们开车上路,我肚子里的气还没消的和我爸说:“就不能不给他们带东西吗,现在快递那么方便,还天天谁一回家就让人带东西。”然后我爸说:“快递不要钱呀,谁不想省点,人家叫带,咋好意思不给人带。”就像《家有儿女》中夏雪说她爸妈犯了讨好别人的病,即使自己非常不愿意也没办法拒绝别人。可是当我在路上回想的时候,我有了另外的想法,我不怕也不在意他们的看法,不愿意就拒绝,是因为我是小辈,他们是长辈,长辈和长辈维系关系,我作为小辈,依靠着我的长辈。

我们生活在乡下,自家都会种瓜果蔬菜,到了收货的季节,乡亲们会各家送点,平常村子里谁家嫁娶婚葬都要帮忙,这是上一辈人传下的规矩,也是这一辈人关系亲近的象征。尽管谁谁家背地里嚼舌根,明里暗里为地为钱为事争吵,但是到了谁家有事的时候,还是要走动,抬头不见低头见,场面话还是要说的漂亮。我厌烦这种现象的时候会说我妈,“干嘛要这样,干嘛要那样”然后我妈会说:“我们做好我们自己的就好了,不让人家说,也不说人家。”我妈就是一个简单的家庭妇女,半辈子的生活经验让她有着自己的朴素哲学。

我生活在父母的庇佑下,他们经营着他们周围的关系,为他们的子女尽可能的创造好的环境。而我现在步入社会,也在经营着我周围的关系,当心有怨愤时,要忍着,当人对你待以真心时,要同样付出真心,当受到伤害时,要学会理解和宽容。尽管想法不是很成熟,但是我观察到,每个人都是矛盾的,多样性的,就像在书上看到的一样“没有彻底的好人,也没有彻底的坏人,大部分的人都处于中间地带。”所以我做好自己,相信人性本善,在与人相处的过程中真诚待人。因为我们都是生活在社会中的,所以关系的维护是必要的,家人、朋友、同学、同事,这些在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人都是我们互相麻烦的对象。有些为了表面而维系,有些为了内心而维系,没有好坏之分,只按自己付出的精力计算。

看着路上的风景变化,心里越来越安定,南方的山脉、湖泊、桥梁逐渐远离,前方是一列一列的白杨树,那是到家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