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的夏天是闷热的,我窝在宿舍里,听着空调呜呜的工作着,对自己的无所事事感到有些沉闷,低头看了一眼没有一条信息的手机,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很没意思,明明之前的夏天,应该不是这样…… 

“快过来,看这里好多水螺!”这是小学的夏天,我和我的朋友们在一条小溪中抓鱼找水螺,一切过的是那么的自在,就算在太阳的暴晒下,也不觉得难过,就算汗浸透异物也不觉得难耐,我们不畏父母的斥吓,依旧在溪里穿行,享受着这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快乐,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离开了那条小溪,离开了我的朋友,明明记忆中那段时光那样的快乐,以为这段快乐的时光会在我的脑海里留下深深的印记,可是我忘记了,忘记了我当时快乐的感觉,忘记了那时陪我一同玩耍的朋友,我想不起她的样貌,也想不起她的名字,更不知道她后来去了哪里。我曾向父母询问过朋友的去处,得到的回答也只是不知情。想来或许是因为她对我也不重要了,我没有深究,反而选择了忘记,忘记那段过往,让它显得没有那么重要。终究我还是失去了这份快乐。 

“我们去书店看书吧~”这是初中的夏天,现在回想起,都觉得那段时光很特殊,天天去到书店看书,当然看的书和学习并没有太大的关系,看的大都是课外的图书,父母不仅支持,有时还会催促你,询问你,何时去书店补充“知识”,还记得朋友每天到自己家楼下喊着自己的名字,而自己也急匆匆的奔去和她见面。还记得杨红樱姐姐的《笑猫日记》,想到这真的有些无限感慨,还记得自己因为这个书笑过哭过,为笑猫的爱情经历内心难过过,为他孩子的诞生,夭折,哭着,笑着。而现在的自己似乎已经没有这个耐心,去追更新的小说,去因为一个小小的人物发自内心的难过,是因为我们长大了,还是我们变得不一样了…… 

“啊啊啊啊啊,又死了,好菜啊…”这是高中的夏天,我已经拥有了第一部手机,沉浸在各种手游里无法自拔,会因为一场游戏的输赢感到快乐和生气,会因为自己的扯后腿,而感到内疚,一切都是那么的认真,而拥有了手机,我也认识了不少网友,我们玩着共同的游戏,聊天的内容有时却不仅仅只有游戏,有时我们会互相倾诉生活的不愉快,可以在现实里的不开心全部吐露出来,不用担心他们是否会因为这些事而感到不舒服,大概也是从这个阶段开始我交友圈的重心逐渐转变,开始对在现实里交朋友感到抗拒,无法和新认识的人和事真正的投入自己的耐心和精力,开始安于现状,不愿改变。 

宿舍的空调依旧呼呼的冒着冷气,而我依旧无所事事的窝在宿舍,不愿去挑战门外的高温,看着风不断吹着门外的树叶,等着大学的夏天真正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