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外婆啊,很年轻的呢。

我们那叫外婆都叫阿婆。从我有记忆起,阿婆就一直有一头乌密的短发,虽说是以种田买菜为生,可阿婆却从来不让自己脏兮兮的,不管何时看到她,都是衣服整洁合身。阿婆的个子很高呢,所以小时候的我,老是撒娇要外婆抱抱举高高,阿婆这时都会打笑我这长不大的样子,然后抱起我和我亲昵一番。我喜欢外婆的眼睛,带着农村人的朴实与对爱的传递,我能从阿婆的眼里看到实实在在对我的疼爱,看到对生活的热爱。

从小家里就重男轻女,家里人在我出生的那一刻,得知是个女孩子,就和电视剧里的剧情一样,因为是个女孩,就被家里人嫌弃,被商量着卖掉或者扔掉,她们然后再生一男娃。最终,我被一户人家给买了回去。阿婆给我说,我是两个家庭第一个出生的婴儿,还没抱抱我呢,后来她实在想我,就去了那户人家家里看我。这一看啊,就让她掉眼泪心里不好受,她瞧我黑黝黝的还瘦不拉几一看就营养不良,也不知是我聪明还是傻,那么小就能看见阿婆就笑。阿婆就心一软,再加上这一半的血缘关系,就和我妈妈商量着把我赎回来,孩子她来养,到读书年龄再回去,家里人想想就同意了阿婆。

阿婆用她的爱把我浇灌长大,冬天,阿婆就把我塞在她和阿公之间,抱着我睡觉,用她的腿夹着我的小脚,还呼着我的小名,问我冷不冷,得到我的回应后,就用手一下下的轻拍着我的背,哼着曲哄我睡觉。夏天,阿婆在晚上会拿着蒲扇轻轻的给我扇风,等我睡着了才睡,我一有动静,阿婆就立马有意识的给我打风。阿婆喜欢打麻将,可是因为我老在牌局上搞乱,阿婆只能无奈却又点点我的鼻子说“琴琴坏哟”,我一听,就哼唧哼唧的假装要哭,阿婆就抱着我说,不打了阿婆不打了,陪琴琴,哟,看你不开心的。就是这样,在阿婆的宠爱中日复一日我变得懂事又调皮。

03年那会,非典时期,懵懂的我根本不知道局势很紧张。记忆力,那会阿婆打扫卫生的次数明显增多,还经常用艾香搓澡,阿婆也不让我出门。而我只知道趴着天窗那,可以看到好多好多解放车和解放军叔叔,然后就很开心的在屋里转圈圈,呼呼的喊着“阿婆阿婆,快看,解放军叔叔耶,好多好多!”阿婆就告诉我,外面很多人贩子,抓小孩的,不要随意出门,解放军叔叔就是来抓人贩子的。我一听,就会乖乖的抓着阿婆衣角,心里骂着人贩子害我不能出门。那段时间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阿婆出去卖菜了,未出嫁的阿姨慌慌张张的抱起我,把院子门,屋里大门,卫生间门都锁起来,带着我躲在卫生间里,捂着我的嘴巴和我说,嘘,外面有坏人,阿婆还没回来,我们要藏好。听多了人贩子的故事,再加上阿姨认真的样子,让我第一次感到害怕,眼泪水就开始哗啦哗啦的掉,胸腔压抑的想喊出阿婆,可是又害怕被坏人抓到,会见不到阿婆,就一直憋着气哭,阿姨被我一哭,也开始抽哒抽哒的掉眼泪,听着外面打着收废品幌子的坏人声音越来越近,我和阿姨两个人都好像要世界末日一样,咱俩抱一起哭不住,连阿婆啥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阿婆回来时,看门紧闭,在门口叫了许久开门也没人应,也是慌到神了,后来我也不知道阿婆咋进来的,看我和阿姨哭成那样,问着出啥子事了,也顺手把我抱起安慰我,哄了大半天才把受惊的我给安静下来。从那以后,阿婆干啥我都要跟上去,不让我跟着就撒泼打滚,这样难免会弄脏衣服,我阿婆就会揍我一顿然后带上我这个小无赖了。

人生中参加的第一次葬礼,是阿公的妈妈去世了,我的祖奶奶。祖奶奶八十多的高龄了,听阿婆说,祖奶奶对我啊又是嫌弃又是喜欢,喜欢是因为我可会讨老人家欢心,讨厌是因为我老爱偷吃其他亲戚送给祖奶奶的水果。我不记得那天天气如何,也不记得和祖奶奶在世的来往。只记得阿婆抱着我坐在板凳上,告诉我死忙。我依偎在阿婆怀里,仰着头对阿婆说“你不可以这样子。”阿婆应声着好。

稍微再长大点,阿婆的棍子很难追上我奔跑的速度了,我经常一个人偷偷地跑去河边玩,老远看到阿婆的身影,拔起腿就跑,阿婆就拿着棍子追我,让我停下,说停下就不挨打了。哼,当时天真的我竟然相信了,结果,一边被阿婆打一边被警告不准去河边。我就咧着嘴巴嗷呜嗷呜的大叫,在棒棍的威逼下说不去了不去了。结果第二天又约上村里的小伙伴去了河边。第二天又被阿婆追了几圈。我现在想想很是臭骂自己的不懂事,让那时身体出现小状况的阿婆担心我。

不知什么原因,我的背上起了很多类似水泡的玩意,很痒,还经常发烧,而且看了很多诊所医院都没有用。我记得阿婆在那个道路泥泞,交通不便的年代里,从早到晚都背着我到市里为我求医。那天抵达市里的夜里,我妈妈被我阿婆强制性来看我,我发着高烧迷糊迷糊的只记得我妈妈说我外婆何必这么累的带着我看病呢。阿婆一听,很生气,你们就知道钱钱,儿子也生了,这个女儿就不管了是不,现在也没让你领回家养,你就这样,我那可怜的外孙女也是苦的,我不对她好,还指望你们呀!!我扛不住高烧的晕感,睡了过去。任阿婆和我妈的怎么的要我开口叫妈,我都没吭一声,还抱着阿婆委屈巴巴的说怕怕。妈妈就脸色一变,瞪起眼睛,用手指着我,对我阿婆讲我是个傻子,很蠢,连妈妈也不会叫。阿婆也是很凶的回应我母亲,孩子出生几天你带过几次?还这么多事,赶紧带孩子去看病才是真的。我妈在自己母亲的批评下,也是赌气一般的应付式陪了我一天,第二天又走了,剩下的日子都是阿婆背着我穿梭在大街小巷里,就是为了给我病。

病情好了之后,阿婆开始让我去了隔壁村里私人办的幼儿园。在幼儿园里,都是比我大的孩子,生完病的我一看就好欺负,在陌生环境里,我也是小心翼翼的,我其他小孩捉弄,扯头发,关在厕所里,我也不敢和阿婆讲,不想阿婆再担心我了。结果有一天,那些小孩有一次要把我关厕所,被我死死拉住门板,结果力不势众,我的手指头就被门夹住了。夹住后的记忆我丢失了,只记得阿婆红着眼给我两个没了手指甲的手指头上药,而我还安慰着阿婆说不疼。阿婆看我嬉皮笑脸的,把自己眼泪一擦,说不疼就好,那些小孩子阿婆都给揍了一顿了,咱们换个好点学校好不好,和你胖子哥哥一起去。我知道胖子哥哥是我一个表舅舅的儿子,虽然见过几次,没啥映像,但为了阿婆高兴,就答应了阿婆。

结果,我那可怜的胖子哥哥老被我欺负,还因为成绩没我优秀,老被长辈骂。我那会要知道那个胖子哥哥长大后不胖,并且不论初中高中都是全校前一百的学霸,我一定会抱住哥哥的大腿。凡事都没有如果,只知道我长大后老被阿婆提出来笑骂我,让我跟着胖子哥哥学习。

我快要到读小学的年龄了,就开始被断断续续的送回自己家里适应生活了。这也都是我噩梦的开始。我因为对家里人的不熟,而家里又是重男轻女,我就因为胆胆怯怯的样子被挨骂挨打,多年不尿床的我,竟然在那一个晚上尿床了。当时我还在梦里释放自己,就被我奶奶几个巴掌打醒,睁眼就看到狰狞的不同于外婆慈祥的面孔,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一些难听的词语骂过来,说我尿床。我因被打骂而哭换来的不是心疼,而是更难听的话语,奶奶她竟然让我把被子拿去洗,我只记得自己在浴室看着一桶的被子,想着自己才6岁啊,我不会洗啊,我要阿婆。我小小的人蹲着,被水打湿的被子我也扯不动,可是我又不敢走,怕被打。记忆又在这里缺失了,只记得往后的日子里,被家里人因为她们的各种不满挨打后,都会听到一句,你再去跟你阿婆告状,看不打死你。

事实也证明了,我告状后得到的不是他们的关心而是更加严重的毒打。我也渐渐明白阿婆不能再保护我了,在那个暴力的情况下,我学会了怎么保护自己,,也明白了家里人一看我亲近阿婆,就会讥讽我,我便克制住自己对阿婆的想念与依赖,表面做一个懂事有礼貌的人,实则学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虚伪。阿婆也许难受我对她的距离感,也许明白我的难处,从那以后我便很少和阿婆依拥着而睡,阿婆却也经常给我塞好东西,知道我爱美的我,到夏季都会买很多漂亮裙子给我,让我不是只有裤子衣服。

2010年的一个下雨的晚上,我听到爸爸打给奶奶的电话,说我阿婆走了。

走了,去哪里了呢,早已经懂得死亡的我,不敢想,拼命的认为我的阿婆只是去了外面旅游。可是心里明白啊,阿婆没了,我连最后一面都没看到。我想连夜赶去看阿婆,可是我不敢和家里人提出来,我只能躲在被子里偷偷抽泣。第二天到的时候,看着布置好的灵堂,我才知道是真的。阿婆走了,真的走了,爱我的阿婆走了。

失去阿婆的痛苦让我一度让我喘不上气,我后来才知道阿婆是因为脑溢血走的,原来阿婆都打算过完年就去看病的,结果意外先来了。我一度自责自己没有时常问候阿婆的身体状况,也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我时常在想,要是时光倒流多好,我一定要陪你,督促您早点看医生治疗。

阿婆,快十年了啊,我也长大了,真的很感谢你没有辜负的童年,带给我美好的回忆。十年之久,阿婆也鲜少入梦,这也让我对她的思念无可倾诉。此刻,脑海里浮现出的慈祥的笑容忽远忽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