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大学了,还不知道成熟点吗》

年龄的增加总是令人越发的忧愁,是啊,对什么事都是如此,曾经年少以为的都已经不以为然了。

人的成长总是以一些小事引起,然后再变得愈发的成熟。

哐哐哐~绿皮车在老旧的轨道上行驶着,发出一阵阵巨响

在宿舍群里发了个信息“j市下了雨吗?”

“在下雨,要我去接你吗?”白色背景图上弹出了一条白色对话框。

看着那条白框,心里淌进些许暖意。拿起手机敲了敲按键“好的,谢谢哈,我没有带伞”。四小时的车程顿时感觉少了分无聊和难坐不安。

冬季就将来临,空气也开始添了些许寒意,刚从家中拿些许厚点的衣物和被褥,现在正在返校的途中。晚上5点多的车,到j市预计差不多9点多。想着这么晚还下着雨,室友能来接我,心中多少有些暖意。和室友相处只有短短的一两个月,但是相处的还是很愉快,总是相伴而行。但说来接我,着实有着些许感动。

很幸运,因为一件小事认识了邻座的小姐姐,更碰巧的是她和我一个学校,一个大二的学姐。路上偶尔和她聊了聊天,也令漫漫路程中又少了些无聊与寂寞。

一条绿色的对话框发出“你到时候在哪里等我?我大概9点多到。”后便开始闭目养神小寐一番。

大约7点钟左右,车窗外已经是夜色朦胧了。翻开手机,白色的背景图没有弹出一条新消息。一条绿色对话框再次发出,还是同样的语句,不过同先前一般,石沉于大海。

“j市在下雨,你带了伞吗?”邻座的学姐转过头投来好奇的目光。

“没有哎,你带了吗?”

“那你有人会来接你吗?我朋友会来接我,要不我叫他帮你带一把伞”她看了看我道

“我朋友也会来接我,不用麻烦了”想到自己也会有朋友前来相接,连忙拒绝了她的好意。

晚上8.30左右,还是一样没有得到回应。心想可能没有看到吧,打了个电话过去,没人接听,想着可能是在忙。又想到宿舍的人此时都在宿舍便在宿舍群里发了个信息,“有没有人来接我一下”倒是有了其他人的回应,不过并没有关于接我的。

“有人来接我吗?”在本宿舍和其他宿舍合起的群发了条消息。让我欣喜的是很快便有人应允。相约好9点多在火车站出口边上的麦当劳碰面。

可能是之前没有得到室友回复神情变得有些许焦虑,学姐发现了便又道了一声

“你真的有人来接吗?要不要我让我朋友带伞”

“不用不用,谢谢了,有人来接的。”面对学姐的好意,心里还是一直倍感温暖的。

“亲爱的旅客朋友们,列车已到站,请拿好自己的随身物品准备下车”

列车到站了,一下站便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潮意。出口左转便是麦当劳。和学姐两人便在此等着前来相接的人。

门口挤满了刚下车的旅客,外面开始刮了些许凉风,直指人心中的那处柔软。

半小时过后

“喂……”“你朋友会来接你吗?”学姐刚打完电话看了看我。

“会的,你先走吧”和学姐打了声招呼,目送她二人离去,便开始继续等待着。

来来往往换了几波人流,看着雨下那一把把伞下成双结对的人群,心中有些焦急。

“到了吗?我在麦当劳等”一条绿色对话框发出,马上便有了信息回应

“在宿舍等你”

在宿舍等我?那种开玩笑的的语气让我有些惊讶,脑子里冒出了许多问号,好吧,懂了,内心一股失落感涌上心头。

雨小了点后,便冒着雨启程了。

学校距车站约十几分钟左右路程,旁边的伞下也都是一对对人,看着我独自一人淋着雨拖着行李箱,都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面对着这些目光只好低下头加快了步伐。

书包上,行李箱到处都有着调皮的雨水,还从头顶慢慢的钻进身子,再悄悄遛进了心中。

呼~终于到宿舍了。

“你咋淋的这么湿?”刚进门,便听到一位室友的声音。“快去洗澡吧”

“哇,你怎么这么湿,都湿透了”另一位室友投来了好奇的目光,虽然没有什么但那种似笑非笑的语气让我觉得还是有些许难以释怀。

看着室友们正躺着的躺着玩手机的玩手机,就连先前联系的那名室友也正在玩着手机。突然间觉得好像身上一点也不冷了。

洗澡过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难以入眠,感觉和他们之间仿佛有了些许隔阂。可能我是太矫情了吧,因这些小事便想这想那,自身有着些许做作了。只是那种失落和孤独感开始慢慢漫上心头罢了。

如今对这件事也早已释然,并且好像通过这个也成熟了那么一点。

后面曾和一位朋友无意间聊到过此事。

她的一番话让我明白了许多“没有人有义务对你好,什么都是一厢情愿的,都是带着目的性的。爱自己吧”

对啊,爱自己,难道不好吗?何必老是忧郁寡欢的呢?这般矫情是有多么的弱懦?

都已经快成年了已经读大学了,思想也该进进了吧。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爱你,爱人还是先从爱己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