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上的是专科,只念三年,所以大三就要出去实习。

但是如果选择专升本的同学,可以申请学校的床位,继续住在学校备考。

诚然,当初高考失利的我也毅然选择了继续提升自己。

而舍友有三个因不想再因为学费而给家里增添负担,选择了走出学校,工作。

有走就有来,走了三位舍友,老师又将另外一个宿舍的同班同学调了三个来我们宿舍。

但这三位舍友,我们之前并不是很熟,大学的一种现象真的很奇怪,大家同在一个班,但上课基本是以宿舍为单位坐在一起。平时外出活动也是一个宿舍行动,与其他同学并无太多交集,哪怕是班级聚会,能在一起吃饭,说话的也寥寥无几。

有好几个男同学因为我是班上团支书的关系,平时经常交材料,所以也走的近些。直到要毕业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他们连班上的同学名字都叫不出,有几个见了面只知道是一个班的,却不知道是谁。

但大家既然住在了一个宿舍,即使不熟,那关系自然也是要相处好的。

处舍友,也是要讲究缘分的,每个人的生活习惯不同,难免会有不适应,需要时间去磨合。

但我隐约感觉到,我和新舍友的相处可能不会那么顺利。

果然,前两天的一个晚上八点半左右班级通知群里发布了奖学金名单,很幸运,名单里有我。

可当时正在宿舍聊家常,开玩笑的我们,在看完名单后,气氛突然变得很安静,她们的嬉笑声戛然而止,我与她们讲话,她们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

而我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原先的两位舍友,暑期在外实习,也还没有回来。

而我被新舍友孤立了。

就算在阳台或者接热水时与她们碰到,跟她们打招呼,对方也是皮笑面不笑的。

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天,那几天,我一个人去食堂吃饭,一个人去水果店买水果,也一个人泡在图书馆看书学习。

直到其中一个原舍友博楠回来了,事情才得到解决。我与她说了这件事,她自然也担任起了帮我们解决的调解员。我与她约好,我去图书馆的时候,她帮我了解一下是为什么。

当我十点半从图书馆回到宿舍的时候,显然气氛好了很多,我进门时,她们不约而同的看向我,并向我挤出一个尴尬的微笑。

看到那个别扭的微笑,我知道,博楠终还是不负我所托,将这事儿搞清楚了。

她们跟我道歉,说,这两天冷落我,孤立我,都是因为她们气不过奖学金名单有我,她们觉得奖学金的名单有我,是因为我团支书的关系,肯定是老师给我走了后门。

而当博楠告诉她们,奖学金的评比老师是按照个人综合成绩的排名来决定的。

她们觉得就算按照个人成绩,我的排名也不可能靠前,因为她们觉得我和她们一样,上课也不是很认真,有时还见我趴桌子上睡觉,完全不听讲。也没有见我去和老师交流讨论,成绩怎么可能会在前面。

是的,我上课确实不算认真,因为专业课我实在很懵,讨厌一门课程,我会连带讨厌老师,即使听不懂也不会去问。

我也会在课堂上趴在桌子上睡觉,原因有两个:一是弄班上同学的材料,方案,入党申请书的统计等。二就是我兼职下班很晚,高考那年,家里发生变故,所以上大学后,我就会做各种各样的兼职来赚取生活费。

我不认真听讲,课堂上睡觉,但课后,我会抽时间去问班上成绩好的同学,让他给我仔细讲解。睡觉落下的课程,周末我会泡在图书馆一整天,把它补回来。

听到这些,她们没有再反驳,还说很佩服我的独立性。

她们说,她们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一个人去完成所有的事情,那样太孤独了,哪怕去楼下超市买个泡面,她们也会相约前往。

如果没有小伙伴,图书馆那种地方,是她们毕业也不会踏足的地方。

我笑道:“其实一个人去做一些事情,并不代表她就是孤独的,她只是把等待一个伙伴的时间更合理的利用做了更有意义的事。孤独是我们人生的必修课,我们只有克服了它,才能够更好的成长。”

其实,当你很有目标,很坚定的想要去做一件事,比如考研,考证,过级的时候,你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等一个想和你做同样事情的伙伴的,很多东西你需要独立完成。

当然,最终得到的结果也是你个人可享的。比如奖学金名单里有自己的名字,也希望给专科的同学一些鼓励。虽然我们比本科生学历低了些,但只要我们不放弃自己,一直努力,我们也会追上他们的脚步,与之同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