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南方的天气忽冷忽热,但不变的是在家里我总是短裤衩配短袖,我的奶奶也总是穿着长袖+毛衣+被子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这就是我家神奇的二极景观。我奶奶她老人家自然天天叨叨我穿的太少,我也有疑惑为啥我奶奶天热这么穿也不觉着闷热。

刚放假那时我正穿着我的”标配“打游戏呢,听到一声“哈秋!”,接着我奶奶推门进来说:“你穿多点衣服!我都打喷嚏了!”。我当时打游戏急着不想回答,脑子里觉得哭笑不得,合着这是量子喷嚏呢?我奶奶穿得多打喷嚏反而怪我穿得少,我又没打喷嚏XD。

我觉得吧,人家说孩子屁股三把火,我虽然不是小孩,但每天新陈代谢也旺盛,穿多又麻烦又热,所以我奶奶叨叨我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有理,死活不听,加上脑子里总觉得奶奶迷信些什么旧观念,觉得自己更加有理了。但是这样其实慢慢的自己也养成了个坏习惯,懒得穿暖点,就算天气冷了也麻痹自己说自己不怕冷,就这么打游戏了,结果到被子里是真的暖,真香~

后来疫情慢慢严重了,感冒发烧不是自己的事情了。即使我也没出家门也没被感染的机会,但是无法对工作人员来说无法排除啊。不及时穿上衣服,感冒发烧全家全小区隔离,说实话,有点作孽。

不过回头想想,其实不仅为了他人要改掉坏习惯,我们更应该多为了自己改掉坏习惯啊。晚睡熬夜,酗酒,吸烟,包括这次疫情里强调的戴口罩,勤洗手。实际上,勤洗手是更多的为了我们自己考虑的,我坦白我这次疫情认认真真洗的手比我上一年一整年可能还多。平时大家似乎总觉得自己的身体是一个无所谓的消耗品,照顾别人照顾的很好,有时候照顾自己也很好,但就是在一些方面很无所谓。一个报道说:采访问一个俄罗斯女生:“为什么大冬天也都穿裙子露腿,不怕老了得关节炎吗?”女孩回答:“啊?那不就是老了就会得的病吗?大家都穿裙子啊”。我也犯了一样的错误,不怕天不怕地的,觉得自己身体好着呢,还没有丧失生活能力呢!

然而,现代人似乎都在等待着丧失生活能力。毕竟,我的身体属于我,我怎么熬夜我承担,很公平。

每个人都心安理得的牺牲着自己,奉献自己给自己或者别人。是自由主义的产物,那么地强调自我,强调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一个人应该有完整的决定自己和自己的消费的能力。甚至当别人关心自己,想让自己养成好习惯的时候,还要行使一下自己的权力,声明我的身体我自己管!

但是在这份上,我觉得我们也许错了,过度酗酒对身体不好就是不好,自杀的人比因战争或恐怖活动而死的人多得多,《人类简史》一书中更给出我们如今营养过剩而去世的人比营养不良去世的人更多。在如今的疫情,我们多么痛骂不戴口罩的人,胡乱聚集的人,网上人们都会谴责这些行为。当疫情把习惯扩大,我们变得明辨是非,不会有人想着我的生命我做主,我不戴口罩不怕死我就是不戴(但其实韩国最近的疫情下游行就有被采访者说:“我连死都不怕还怕肺炎?上街游行比肺炎重要”)。当回到日常生活,我们又觉得自己的生命又可以随便支配了,这还不应该警醒吗?众多慢性病于是喷涌而上,自杀自残变成一些青少年扭曲的“酷”。

我们对于自己与自己生命强大的支配感,在自由自我的环境下通畅无阻,带着牺牲的高尚口号一路高歌,打败战争、恐怖活动、饥饿,登上滴血的王座。

现在丑时,帅气的我心里很是不踏实,想着到此结束吧,早早的盖上被子,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