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又在经历一些离别。于是夜深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想起许多不能再见的人,如鲠在喉。当晚做了一夜的梦,梦见了我的奶奶。

我一直坚持认为奶奶是最爱最疼我的亲人。即使她只陪了我不到六年,却承载着一生的爱。

曾经我还太小太不懂事,总是哭闹着挡着门不让奶奶出去打麻将。她每次都迁就我,微笑地抱起我,毫无犹豫地放弃最喜欢的活动来陪我。现在的我真是懊恼当初的任性。

小时候我得了皮肤病,全身上下都是红点点。姑姑伯伯所有亲戚都嫌我黑皮肤塌鼻子又丑又不健康。只有奶奶在他们面前用消瘦的手臂托着我,一刻也不愿意放下地紧紧搂着亲着。那时奶奶的子女中数爸爸最落魄,无权无钱。可她却愿意和我们挤小破屋,不愿住到伯伯宽敞的家中。

还记得奶奶病重时,虚弱得喘不上一口气,却反复交代爸妈不要惊吓到年幼的我。我远远地看着她躺在病榻上眼帘低垂,看着妈妈擦洗她瘦得只剩一副骨架的身躯,不知发生了什么,不敢吵闹也不敢询问。

在奶奶弥留之际,她把我招到床前,一双枯槁的手轻轻攥着我,什么也没说,依旧是那温暖的笑。我却能感觉出手上接收到的力量。

奶奶就在默默中走了,屋子里哭声一片。只有我,呆呆地睁着眼看这一切,凝视她安详睡着的样子。我那时似乎还意识不到她的离开,却莫名的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直到出殡的那一天,我在寂静的人群中突然毫无征兆地大哭起来,响亮凄惨。大人们反而不知所措,我一直哭到累得睡着。那时心里有一股莫可名状的悲痛推动着,只是自己无法解释当下突发的感情来源。

后来,回家再也没有奶奶慈爱的笑容和温暖的拥抱了。抬头只有一张黑白照片悬挂着我的思念。

我在后来的成长中历尽曲折。可我已经不知觉间长大。

上幼儿园因皮肤病被拒之门外,妈妈委屈地哭着,我却倔强地咬着嘴唇给妈妈擦眼泪。小学时因为得老师宠爱而被同学孤立排挤,我一个人跌跌撞撞摸爬滚打走过那段时光,用尽全力去赢回自尊证明实力,骄傲地举起自己拼回的奖牌。因为我始终记得奶奶在一群神色鄙夷的亲戚面前紧紧抱着我时那坚定拥护的表情。

我不想让她失望。

奶奶一直是那样一个优雅、善良、智慧、勤劳的女人。大人们都说我长得最像她。我很高兴很自豪。虽然称不上美丽,但眉目间那股温暖的力量却是不加粉饰和装扮的。我时常可以感觉奶奶的血液在我的身体流淌的声音。那是她的期盼和疼爱。它们已经深深嵌入我的身体和心灵。

奶奶。我常常想您。不知道您过的好吗?

我现在很好。我已经不会懦弱和冲动了,我学会了勇敢和自信,懂得了淡定和妥协。我已经可以用能力来填补自己的缺憾,因为从你身上我看见女人的美貌并非来自外表,而是来自心灵。

更重要的,我学会了爱,学会了奉献,学会了付出。因此,我不再那样孤僻寂寞。我有人陪伴,有人爱护,有人想念,有人在乎了。我多么幸福呵。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您一直在我身边。对吗。谢谢您为我做的一切。不要离开。

祝愿您在天国一切安好。我想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