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什么,每个星期总有那么几天特别倒霉。不知是衰神附体,还是上帝看不惯你。

但是这次它太狠了,丢了脸还不够还让我付出了血的代价。星期五的下午第一节课过后就要准备集合站队因为要上体育课,排成两条龙向操场出发。

体育课的规矩就是先跑两圈热热身,我们也很自觉到了操场就开跑我永远记得那一幕我正在前面跑不知谁在后面踩了我一脚,这一脚不打紧竟硬生生把我的鞋底踩掉了那一刻我瞬间吸引了所以人的注意,要知道操场不光有我们班的人我甚至看到了幼师班的人在那笑。我尴尬的拿着鞋底向看台走去,而那个罪魁祸首却在此时叫住了我,我回头一看竟是我们自己班里的,他一直给我道歉我自然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只是说没关系。

但我还是生气的,毕竟丢人丢到家了。唯一的安慰就是因为是星期五下午就上两节课所以上完体育课我就赶紧骑车回家。回到家就见那个男生给我发消息说要我挑双鞋给他发过去说是要买了赔给我,我一下被他逗乐了说实话我真没见过这么实诚的人愤怒也就烟消云散了,我跟他说:“不用了,俗话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吗我就借此机会买双新的呗。”后来又聊了几句此事便揭过去了。

这次之后我要有事找他帮忙他都不会推辞毕竟欠了我一个人情吗,不过也还好他是个有良心的人。

你以为我的霉运就这样结束了吗?不,并没有。晚上我熬夜看电视可能空调开的太低了我又穿的比较单薄导致我从微感冒重感冒,然后第二天下午也就是星期六我就去打了吊瓶我是属于那种感冒必须要吊水不然好的就特别慢。

在医院是很无聊的我拿手机想看电视剧可找了半天都没有好看的,我想着玩一会游戏吧!只要注意一下不碰着手就好了,但是我发现我简直就是太天真了当我玩到入迷时已经忘了我的左手不能太用力,等我发觉疼时插针的地方已经鼓起来了还在回血时急的不知如何才好,这里离配药的房间又点远我又不好意思扯着嗓门喊。我正想着要不要自己去找护士时临床的一个家属阿姨看到了我在回血问我要不要叫护士我忙点头,然后那个阿姨像圣母玛利亚一样去帮我叫护士。等护士帮我从新扎完针之后我向阿姨到了谢,阿姨问我:“就你自己过来吗。”我说我妈陪我来得只是有点事回家拿东西了,不过,真不知是她心太大了还是她相信我了。

说不感动肯定是假的,对那个阿姨来说可能是举手之劳但对于我来说却很感激不尽。这种帮助就像是沙漠里的一口泉源;黑暗里的一束光。这会成为我脑海中永远的回忆。阿姨,真的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