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凭借《遇见王沥川》中的台湾演员高以翔,在节目录制过程中心源性猝死。而这类因超负荷运动或者承受不了高压死亡不单单是出现在明星身上。

        之前网易被爆某员工今年因长期超负荷加班被确诊为扩张型心肌病,残酷的是如此拼命迎来的是绩效不合格,被早退等各种被“逼”离职,还有看着都心累的维权。

       此等类似的事情还有前几年四大事务所爆出癌症员工;蓝色光标辞退老员工,近几年的中兴高管面临中年危机自杀等等。好好活着真的这么难吗?

让我想到我刚上班遇到的让我至今都难以走出阴影的事,我们一批进单位的员工因为脑癌不幸离世,那一年二十多岁。他从事营销岗位,特别得开朗乐观,而就是毁在了对于健康的重视,有时候就是那万分之一的概率被你命中。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提早预防,据他父母说他工作几年前经常觉得头痛,头晕,而父母以为是颈椎病便帮着按摩一下,第二天也好了。后续频繁的头痛也是以此解决,从未想过去医院,认为不会有什么恶性病。平时还一直在营销岗位正常得联系客户,想着怎么提升业绩。直到那一年,同事呕吐,晕的感觉万物在转,才去了医院。直到医生下了死亡通知书,已经是晚期了。知道消息那一刻我们一批进单位的员工有如跌入冰窖般无助,我们多么希望是假消息,和他平时爱开玩笑一样。

父母说他在去医院的路上像是预感到了自己此次凶多极少,在车上路过单位的时候刻意让家人看慢点再一眼。领导听了也是制不住抽泣不已。

我们集体折千纸鹤,夜夜祈祷,去医院看他最后一面,而他已经是痛得根本没力气抬头了。父亲强忍住不落泪,一个个答谢我们。母亲每晚和他拉钩说我们互相不要放弃。

这世上悲剧的事情除了离开,雪上加霜的是白发人送黑发人,那种痛彻心扉得哭喊画面以及对未来这没有儿子陪伴的无助至今都记得。有个兄长那会和我们说,我们刚上班不适合看这样的画面,因为我们年级轻轻就会觉得活着就行了,其他遍无所求了。

现代社会不光讲究活着,更讲究有价值,优秀,体面光鲜得活着,只要我们有一口气。

焦虑高压的年代让我们总是侥幸得觉得就熬这么几次夜等项目结束就好了;就应酬喝那么几斤白酒,最近的饭局结束就好了;就闯红绿灯超速开那么几次车,客户这边安顿好就好了。

一次次侥幸的累积是拿自己的身体和家庭开玩笑。

我们是需要充电,学习,保持身材,跟上时代,但不代表超负荷加班后回去不及时休息还在熬夜上网,还在无畏社交;不代表我们工作时间都安排不过来同时还强迫自己学习到深夜;不代表已经身心俱疲了还在强迫自己去健身房。

这个时代,需要有头脑和价值,也需要身体作为一个重要枝杆来撬动。不要去做一些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也不要盲目得去羡慕别人的优秀和体面。有的人跳一下就能够到他要的高度,有的人给他飞也达不到,有的人爱吃素,有的人爱吃荤。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定位和适合自己的目标。

重要的是评估好自己的身体,认知自己的能力。

引马尔克斯的一段话“明天从不向任何人作保证,无论青年或老;如果明天永远不来,你也许会遗憾今天没来得及微笑,拥抱,亲吻。余生不长,一定要在有限的时间里,照顾好自己,好好珍惜自己和每一个你爱的、爱你的人,不要把最好的留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