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90后自称着“老大叔”“老阿姨”的调侃性称谓时,我这个80后的“齐天大剩”,有时候都会有种无法自处之感,估摸着,莫不是我得自称为“老奶奶”才算合时宜呢!处在如今各类咨询信息不断飞速传递爆炸,各类事物迅速更迭换代的当下,上有老,虽下没小,却因各种内外原因难于成家,工资不高,花钱的地方却不少的我,即便无欲无求,社会家庭都会压迫着你去欲求去追逐,你似乎很难逃脱世俗给世人划定好了的隐形路线。

你以为你掌控着你的命运,却又常常被你所谓的掌握着的命运压得踹不过气:被癌症折磨的瘦骨嶙峋靠枕发呆的爷爷、躺在病床上难忍疼痛无助无声哭泣的母亲、身陷失败的婚姻抱着孩子咬紧牙关含泪喂乳的家姐、守在ICU病房外焦虑痛苦嚎啕大哭的朋友……年少时曾梦想着能仗剑走天涯,如今环顾四周,不禁要自问:你仗的是什么剑,要去的是哪个天涯?

无能为力之感,慢慢发酵,我尽可能努力的去想拾起我的“剑”,在时代洪流中的我,却宛如一座不断被海水冲刷浸泡的孤岛……

孤岛是什么样子?

独自一座,飞鸟不度,草木不生,岩岩白石,巉岩遍布,日升月落,潮涨潮息,年年岁岁,岁岁年年,什么都属于你,也什么都不属于你,兀自体会。

海水冷不冷,日光烈不烈,夜晚黑不黑,白日是否漫长,巨浪如何翻涌,只有你知道。

孤岛是不是都一个样呢?

会不会有这样的岛屿,它周围曼布细沙,林木森森,海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不时夹杂飞鸟啾鸣,爬虫在草叶间忙碌,树木下,花丛簇簇,蝴蝶翩翩,阳光在林间穿梭,这样的岛屿,它生出了一个自己的世界。多么美丽!

如果可以,如果我真的是一座孤岛,既然,困难和苦痛无法自行消失,我无法改变世界运行的规则,我可能也无法再拾起我曾经心心念念的“宝剑”,那我能不能尝试去改变自己存在的方式?使自己溶入这烟火人间,一切经历都只是养分,让流过的泪,跌过的伤培养出自己的花朵树木,一朵接着一朵,一棵连着一棵,我希望,我能努力成为一个拥有自己世界的孤岛。

哪怕是一座孤岛,也能独自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