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毕业到现在,大学毕业接近两年了,换了一个又一个的钱包,夹层里至今还放着那一张照片。

那是毕业时在教学楼前我和最好的朋友们的合照,我站在中间,昂首挺胸,笑意盎然,她们就站在我的两旁,我们在照片里留下了最可爱的自己。别误会,我不是要说什么生离死别的故事,他们都还活着,但我们却不是我们了。或许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许多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有的去了别的城市,有的大学之后乃至工作之后结识了不同的朋友或者闺蜜,相比起一开始进入大学换了新环境产生的不适应,后来大家对转变驾轻就熟,好像再经营过往的友谊是一件特别耗费精力的事情,你不愿说,我不愿讲,慢慢想跟她们谈天说地的冲动就淡了。

照片里其中一个我的好朋友,好到至今为止当我难受的时候都会想靠在她肉肉的肩膀上哭泣,我依旧记得她安慰我的语气和动作,虽然我们已经快一年多没见面,没聊天。我怀念曾经的朝夕相处,无话不说,虽然至今面对她我可能会有口难言。对她,在心里仍是知己,当面却变成了故人。大学毕业后我们去了同一家大型教育机构,却在不同的部门,我原以为我们虽然在不同部门,但是仍然能有许多共同话题,但是很遗憾,就算是公司的年度游,她也从未跟我提起要去哪里。原以为会发生的交集,却始终处于平行。慢慢地工作多起来,我连朋友圈也很少看了,偶尔看到她更新的朋友圈也只是下意识地点了赞,然后继续忙碌。

曾经想象可能多年以后和她路上碰到,我是不是也是保持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之后寒暄几句,然后告诉自己这个人已经离开你的生活很久了,她从一个闺蜜变成朋友,普通朋友,旧同学,最后是陌生人。内心可能在乎过惋惜过,到后来无所谓了,最后再宣判因为年华逝去,友情也跟着逝去的悲伤情节。我不敢想象,只是觉得这样做很对不起,当年那两个在晚修后回家路上互相勾肩搭背,戴着同一副耳机听同一首歌,在路灯下踩影子的傻姑娘。我不愿意,回过头来,我不是当初那个纯真,热情的我,我不愿意往前走,多年以后遇到她可能见面不识。

“胖莹,我很想你,最近还好吗?”我想现在就问,我盼望着她能听到很开心地回答:“我也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