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我想带你去看看从前的我,那样你就会知道:你的出现让我变成了我曾经羡慕的人。

打小我就被周围人告知,你要听话,要懂事,妈妈养你不容易。是的,我有段时间是单亲家庭,在我七岁到十岁那三年里。在那三年里,我在周围人的话语和我母亲深夜的哭泣中明白了:家里正在遭遇不幸,我要懂事,不能让妈妈分心。

于是,我成了一个懂事的孩子,成了别人口中用来教育他们孩子的“榜样”。尚且年幼的我分不清什么该听父母的,什么不该听父母的,于是一股脑都听父母的。问零花钱够用吗,我永远说够;问想吃什么,我永远说都行;问妈妈想和另外一个人组成一个新的家庭,我说好,可以……

于是我们搬回了老家,和我现在的继父生活在了一起。继父和继父那边的兄弟姐妹,以及他们的儿子女儿对我都很好,但是我永远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我可以打闹,可以大笑,但只要我继父开口说话,我就不得不去考虑遵从。没有家,没有后盾,我是浮萍,随风的飘摇在水面游荡,找不到一根绳子,将我固定在某个地方。

如果可以,我想带你去看看从前的我,看看那个十几年听话懂事的我,那个习惯了被安排的我,那个软弱的我,那个永远在为家里考虑的我。

你的出现,闪着致命的吸引人的光。

你是我羡慕成为的人,就像某些方面我也是你羡慕的人一样。

你是听话懂事的乖宝宝,是自由洒脱的精灵,是“我可以听话懂事,但是触碰到有些事,不行,像和你在一起这件事”的话语者。

我是你男朋友,是你梦里和你一直在一起生活的那个人;你是我女朋友,可我曾经连公开你的勇气都没有。

我怕父母知道你的存在,我怕父母知道我在谈恋爱,我像个乖巧懂事的洋娃娃,任凭他们摆弄我。哪怕之后和他们说了你的存在,在他们面前我也畏畏缩缩,不敢大声和你讲话。这是我的懦弱,我的胆小,是我的自卑。连现在的我都觉得很好笑:我曾经居然那样胆小。

我和母亲吵了一架。

我妈说,我和你谈恋爱可以,但就在手机上聊聊,玩玩不就好了吗,干嘛要去见你。她说,你们现在还小,没有未来,不要倾注太多。抱歉,我觉得这句话很混蛋。如果谈恋爱不能倾尽所有感情,不能为对方做到自己能做的,那这段恋爱有什么好谈的。你谈的某段恋爱的人是你未来的一生伴侣,而你在谈恋爱的时候却有所保留,这段感情怎么可能走下去!

我发现:父母永远听不进去你说的话。所以我也放弃和他们交谈了,换成了一场交易。他们别管我们在一起的事,我用成绩来说明。

我成了一个不听话的孩子,成了一个忤逆父母的孩子,但这种快乐是我过去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过去的我很在意别人的看法,很会为别人考虑,但真的很累,我就像一台连续运行的十几年的发动机,终于到了报废的时候。我换了零件,焕然一新,开始为新的人和事继续运行,不同的是,你那里有让我维修的地方。

我想带你去看看从前的我,那样你就会知道:

那个懦弱,胆小的人变成了如今这个正在让自己变成坚强的人。而这是因为你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