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听谁说过,本不信佛仙的老爸虔诚去寺庙拜了送子观音,希望有幸能得一子,转眼有了我,还愿的时候,老爸对菩萨说只希望眼前这个大胖小子健康长大。 

好像站得远处更能够看得清楚,反而我不敢说真的读懂过朝夕相处的老爸,我只觉得他并不是高大,也并不如山,但我相信很多父亲都像他一个样,对自己能省则省,但对待我尽全力满足。

我出生后,爸妈在最没钱的时候省吃俭用买了部相机,说希望记录我每一个成长的瞬间; 

抓周的时候我费力的举起了比我半个身子都大的一本新华字典,老爸每次提起这件事都好高兴,就好像抓了本书,孩子就一定会有出息一样; 

后来就是漫长的上学时间,在每一个我起不来的早晨老爸都一遍又一遍耐心的喊我起床,偶尔我被叫的烦了,还要冲他吼,但他什么都不说; 

每次我的房间弄乱后他帮忙收拾,我还要指责他为什么收拾完以后东西都找不到了,他只说我没动,没动过你的东西;

后来我考上了海城高中,算当地最好的重点,老爸长吁一口气,比后来我考大学还心安,他觉得能让孩子读上重点是当父亲的职责,至于孩子将来读什么样的大学,走什么样的人生要看孩子的想法。 

所以大家都觉得我爸挺惯着我的,我高中以后挺叛逆的,他却从来没有否认过我,他们说我爸是“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

报考大学之前,老爸絮叨,读个会计专业将来旱涝保收,我身上这些东西还能教教你,我听不进去,报了我自认为喜欢的新闻专业,老爸知道我下定了注意,改口说“人这一辈子能选择自己喜欢的职业不容易,爸支持你。” 

后来我从哈尔滨要毕业的时候,我爸又絮叨,你看学新闻的,回来找个宣传口的工作多好,我们银行就缺能写能说的人,回来工作安稳,一辈子都享福。我还是听不进去,决定要去北京,我爸又改口说“男孩子就应该多出去闯闯,爸也不能一辈子管你,还得你自己去面对社会,爸同意。”后来听我妈说,老爸因为我去北漂了,上火长了一脑门的火疖子。 

老爸最怕的事情是我被钱憋到,他说自己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所以不希望我被钱难住,他总说男孩子为人处世要有格局,要大气,于是总偷偷的给我钱,也从不问花在哪。 

去年我出差去香港,回来之后给他带回来一块表,他特自豪,我妈说他恨不得见谁和谁说这是他儿子给他带回来的。 

老爸之前笑谈说,他觉得最舒服的事情就是退休之后坐在摇椅上听收音机晒太阳,今年元旦我回家,其实已经知道他时日不多,我就逗他,你现在疗养阶段基本上等于半退休状态,给你买个摇椅在家摇吧,老爸抿嘴一乐,没有拒绝,我不知道绝顶聪明的老爸当时是这么想的,也不知道我后来微不足道的这些努力到底是填补了老爸还是我的无尽遗憾。 

上面短短几行文字断断续续写了20天,情绪真是个奇幻的东西,比不上人间荒唐。 

老爸过世后,我在知乎的推送里看见了一个帖子,大概是说老公得了肝癌晚期,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我发现,太多家庭正在承受或者未来大概率要承受这样的事情,这并不是诅咒,而是希望自己所经历的“生动”的一课,能留给自己或他人一点思考。 

从老爸确诊得癌到过世刚刚好一年半的时间,我慢慢的不喜欢“死马当作活马医”这样的说辞,没有“万一”也不大概率不会有“奇迹”。 

手术过后,老爸走了香火很旺的几座寺庙,撒下功德钱; 

大师所提,红纸金字压在桌角; 

去年除夕夜,零点一过,我和妈妈手捧七玫硬币出门,撒向十字路口,妈妈告诉我,千万别回头。 

但要来的还是抵挡不住,去年年底,老爸没等到半年时间,就已经肝、肺、盆腔转移,并且直肠出现原发,医生很平静的给我们送来一道选择题:马上化疗的话有可能造成内部大面积出血,如果现在不化疗,拖到身体指标达不到,可能连想化疗的机会都没有了,那化还是不化? 

接下来又是一道 如果抽出盆腔积液可能造成体内紊乱,如果不抽积液越积就越严重的选择题,那抽还是不抽? 

怎么选都是错的选择题接二连三的出现,真的是怎么选都是错。 

《奇葩说》有一期话题提到了绝症病人的话题,那时我读大学,看过之后我自认为深有感触,发了一条长长的朋友圈,大致意思是如果对亲人,我希望尊重本人的意见,如果是我自己,我希望自己来选择最后的时间里度过的方式。 

但,真正遇到老爸的时候,无论怎么理性,无论怎么拎得清,也根本没有办法做到清醒和理智,当医生说老爸最后剩一个月左右的时候,我会心里默念,这可能是最后一次陪老爸吃羊排和烧麦,我会知道我可能是最后一次陪他聊聊我工作上的事,而对于我的这些回忆,在老爸看来可能就是简简单单的吃个饭,随随便便聊聊天,我都是残忍的和老爸做着残忍的告别。 

而我们不得已为老爸做了最后一个决定,但在我看来是最正确的一个决定,让老爸有尊严和体面的离开。我们没有为了所谓的心安或是不后悔而给老爸徒增任何痛苦和风险,至少我们做的任何决定,都是以老爸为重的。寺庙求过的红绳,说系在左脚能多挽留一段时日,但最后,我和妈妈一致决定,不管有用没用,让爸爸选择自己觉得最合适的时间,我们不强留。 

时间可能终会冲淡一切,转眼百日已过,我也只能在回忆中与老爸渐行渐远,我不好说是否会有轮回转世,但我真心希望

老爸无论在哪里,都能平静,祥和。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