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前开店时,认识了一对情侣。女孩是开婚纱店的,男朋友是工薪族,说不上郎才女貌,都是普通人,但两个人的感情似乎很好。

女孩喜欢喝我店里的咖啡,有时候她忙顾不上,就让男朋友来买。一来二去就成了熟客。

她男朋友总念叨着她,还跟我大谈过他的恋爱观,说他认为另一半不需要很完美,只要在一起觉得舒服,不累,就行了,就像他女朋友,虽然长得不漂亮,但人很善良,他觉得足矣。

我因此给他打上了好男人的标签,很羡慕女孩找到了个懂得欣赏她的男朋友。

可是没过几天,那位男朋友就加了我的微信,约我去看电影。我看后愣了愣,以为他发错了,但他说没有,就是想跟我去。

我婉拒后提醒他,应该设身处地的想一想,他女朋友如果知道他约别人看电影,该有多伤心?

结果他回我:“那有什么的,又还没结婚,有新的可能性就该尝试一下,不试怎么能知道谁更合适呢?”

我当时觉得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再不敢回复他了。

后来他又来过我店里几次,说话很是暧昧,让我觉得反感。因为是顾客,我不好得罪,所以只能很客气的对待他,多余的话能不说就不说,他觉得没趣之后,慢慢也就不再来了。没过多久,我发现他已经把我的微信拉黑了,这倒是件好事,我也觉得松了口气。

但他女朋友并不知情,偶尔还会跟朋友来坐坐。我有时会跟她聊两句,得知她跟男朋友早就订婚了,再过不久就要办婚礼。我听了更觉得那个男人可恶,都订婚了还朝三暮四寻找什么其他可能性。

可是女孩每次提起未婚夫,都是一副开心又甜蜜的样子。我有时会觉得自己可能出现了幻觉,怀疑她说的那个好男人跟骚扰我的不是同一个人。

从外貌上说我只是个普通人,没什么超群魅力能吸引一个好男人出轨,我自认也没跟他说过什么引人误会的话。随便认识一个单身女孩就这样,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他都不算是什么好男人。但他女朋友觉得他是,而且沉浸在他制造的爱情幻境里,由衷的幸福着。

我作为一个萍水相逢的局外人,没有任何立场去戳穿她的幸福。可心里却总觉得不是滋味。

我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能及时拒绝,但除了我,还不知道这个男人撩过多少不知情的女孩,说不定就会有人上当。

我想过去旁敲侧击的提醒女孩,可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跟好友提起这件事时,她劝我别多管闲事,“你跟人家又不熟,这种事不能瞎管,管不好容易给自己惹事。说多了人家还以为你看上人家男朋友了要挑事呢。”

我想想觉得有道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选择闭嘴。

后来有一天,女孩又跟男朋友一起来我店里,我大概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过那位男朋友了。他们挽着手很甜蜜。点了两杯外带咖啡后,男的说要去附近买东西,走开了一会。女孩则站在吧台前跟我聊天,问我有没有男朋友。

我说还没有。

她突然提醒我:“要是有男朋友了一定要看好了,现在不要脸的女的可多了,明知道别人快结婚了,还没完没了发微信撩闲。”

看她不太友善的眼神,我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故意反问她:“是吗?你遇见这种女的了?”

“是啊,经常有不要脸的女的给我老公发微信。但是我老公对我特别坦诚,每次有这种撩闲的女的他都直接拉黑,然后马上告诉我。”她特意反复强调“不要脸”三个字,却并不怎么气愤,反而有点得意。大概觉得自己是胜利者吧。

除了夸她找了个好老公,我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等我做好了咖啡递给她时,她特意问我:“哪杯是我老公的啊?”

后来她“老公”回来了,他们又挽着手甜甜蜜蜜的走了,临出门前,女孩斜着眼睛瞥了我一眼,眼中充满了不屑。

从那之后他们俩都再没来我店里喝过咖啡。我也懒得去深究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庆幸听了朋友的话,没有去多管闲事掺和别人的感情。

其实说句实在话,她男朋友的长相和条件,除了她恐怕不会再有几个人能欣赏得了,我猜也不会真有什么“主动撩闲”的女孩。但即便我直白的告诉她了,恐怕她也不会相信吧。

大概又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我的店已经转让出去了。有一天有个陌生人加我微信,是通过搜索手机号添加的,应该是熟人,我就直接同意了。

对方上来就问我最近在忙什么,过得怎么样。我到他朋友圈里一看,正是当年的那位男朋友。朋友圈里还有他跟女孩领结婚证的照片,配文是:“这辈子就认定你了!”

我以为既然两人都结婚了,他就不会再胡乱撩闲了。

结果他发微信说:“我看你朋友圈里老发XX公园的图片,你每天去晨练啊?”

我说:“嗯,最近太忙不去了。”

他说:“忙什么呢?什么时候再去叫上我啊,我陪你。”

我看后觉得很无语,回了句:“不用了,谢谢。”然后把他删除了。

紧接着他又发来了验证消息:“你还是这么不近人情。”

女孩的婚纱店离我以前的店不远,我有次路过时,看到她已经怀孕了,气色很不错,还跟当初一样满脸的甜蜜幸福。她应该觉得自己嫁了个很好的老公,不仅对她好,还那么受欢迎,总有“不要脸的女孩主动撩闲”,对她还那么“坦诚”。

人都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在这件事情里,她老公的人设虽然有点假,但她的幸福却是真的。我当初的沉默也算是间接成就了他们的婚姻。只是我始终不能确定,这种掺杂着欺骗和假象的幸福,到底是从一开始就拆穿的好,还是让它就这么继续下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