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哪一年的哪一天我们相遇相识,只记得在某一年的夏天的某一个晚上他吞吞吐吐地说:“姐,我想请你看月亮,这里的月亮特别好看。”然后我们大晚上九点多围着湖转了一圈。自己因为玩手机差点掉沟里,是他一把搂住了我,此时自己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第二天,他依旧邀请我和他一起看月亮(那儿的月色似乎真的很美),只不过他要和我小酌一下,而且他还请了一位救兵。我们坐在办公室畅谈理想,“互诉衷肠”——倒倒苦水,只可惜半瓶啤酒下肚他已经呼呼大睡了。只剩我和那位救兵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直到十一点钟他才醒过来,然后拽着我说:“去看月亮!”——酒壮怂人胆。依旧是在湖边散步,只是很快他就进入主题了,“姐,我喜欢你,我想和你交往,可以吗?”当时我对他并不了解,我知道他喜欢我也是旁人告诉我的——“他喜欢你吧,他总给你带东西过来,又是书又是吃的”“他总跟着你”……在那一刻我隐隐感觉他是蓄谋已久的。我很傻,不懂识人之术,我脱口而出的竟然是“可以”,随之而来的就是后悔。第二天匆匆找到大boss了解这个男孩的情况,大boss想了想说:“人品不错,我同意你们交往。”一颗石头落了地。从此摆脱单身一族,开始了虐死单身狗的恋爱之旅。

他告白的低调,我虐狗虐的高调,以至于他总是提醒我:“低调一点,秀恩爱死的快!”事实告诉他,他错了。恋爱时每天都是幸福的,最起码我很幸福,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自己突然多了一个小尾巴也很有趣。再也不用一个承担所有烦恼,过马路再也不用自己走在来车的那一侧,吃饭有人把饭盛好端到我面前……我在他眼中就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在他看来我就应该在他的手心里让他呵护让他疼,这种感觉很窝心。

告诉妈妈我恋爱了,他的家距离我家好远,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妈妈极力反对,可是自己已经深陷温柔的漩涡无法自拔,克服重重困难,终究我们走到了一起。他依然像刚刚认识我的时候一样呵护我疼爱我,依然把我当孩子一样宠着,以至于我弟妹都说:“我哥肯定特别喜欢你,什么都听你的,而且他怕你。”

我们没有钱,但是他从来不会让感觉不舒服。我们的生活没有敷衍,最重要的是他从来不会敷衍我。三餐他负责,鸡鸭鱼排骨一星期不带重样的,全部是我喜欢吃的;逛街孩子他负责,我只负责美美地逛,我试衣服的时候,他站在旁边认真看着,“颜色不好看”“衣服型不好”“好看,买了吧”……

我们结婚的时候没有房子车子票子,可我们有孩子。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世界上没有纯粹的爱情,我也一度这样认为。最后我嫁给了爱情,他负责赚钱养家兼职带娃,我专职带娃兼职养家,有时很疲惫,有时想流泪,这些时刻我们不孤单。我们的爱情依旧鲜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