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活波可爱,喜欢笑的女孩受到全班人的喜欢。但是自从班里来了个转学生情况就不一样了,那个转学生是和我一个类型的女生。但是她的成绩比我好,而且是一个很有领导力的女生。这样显得她非常的可靠,因此平时围在我身边的朋友变成了围在她的身边。我的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也没有太大的负面情绪。然而之后因为一次意外我们成为了朋友。

那天,是我们学校的文艺汇演,我们班一共上报了三个节目。一个是男生的迈克尔杰克逊的太空步表演,另一个是她的大提琴表演,最后一个是我领导的女生的集体项目,话剧睡美人。非常荣幸我们班的三个节目都被选上了。然而不幸的是表演当天我们之中扮演女主角睡美人的女生生病了。当时这个节目已经拉上了,我们班的所有女生,除了她,毕竟我们这两个节目在前后脚。假如她参加了有可能影响她。此时,她站了出来。她说:“既然这样,那我就躺着先睡一觉为了接下来的表演。”有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她好碍眼。然而更多的是感激,毕竟如果她不参加我们只能让男生上。于是她得到了全班所有人进一步的好感。我也因为这件事和她成了朋友。

成为朋友就是噩梦的开始,因为她在学习与生活方面开始了对我的碾压。也许对于有些人来说,有个优秀的朋友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然而当我的父母因为家长会了解她,并知道她是我的朋友以后,开始疯狂的让我跟她学习并且嫌弃我以后,我开始对于我这个完美的朋友心里开始怀有了一丝恨意。也许是我们的性格相似,我们之间的关系与日递进,我成为了她在班里的最好的朋友。因此我了解她所有的缺点与不美好。我知道她喜欢吃肉,喜欢打羽毛球,也知道她花粉过敏。甚至我知道她家的地址。

终于,在一次我的成绩因为嫉妒心下滑后的家庭谈心中,妈妈的一句话让我的内心的零星小火,变成了熊熊大火。我的母亲最爱的母亲说希望她是她的孩子。我倔强的忍下眼泪,摔门走了。出门的一瞬间我的眼泪倾泻而下,发觉身后的门要打开,我急忙跑出了楼里。听着身后的呼唤声,心里只有快意。我起了寻死的念头,来计较我和她在我父母心中的地位。然而当我被找到以后父母的责骂,让我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让她死。

我找到了她会花粉过敏的花,将它学着小说里一样变成了粉末。我不知道这有没有用,我还做了整整一个小的玻璃瓶。这花完了我所有的零花钱。我喜欢甜点因此我很会做小蛋糕,也会带给她吃。我计划将这瓶粉末加进蛋糕里,让她吃掉。做完蛋糕,我把它放进了我的书包。

然而,也许是什么不知道的原因。她看到了我,询问我我是不是不舒服。透过她的眼睛我看到了自己略微苍白的脸色,和自己眼睛里的祈求。我有点惊讶,但又像是了然。我对她笑了笑,然后跟她说是有点不舒服,我去医务室看看。婉言拒绝了她的邀请后,我走向了那条我曾在放学后徘徊过的路,走向了尽头的那间心理治疗室。万分感谢,当我前往的时候这间心理治疗室是开着的。否则我也不知道我之后会做出什么,我对老师说出了我所有的想法,在她的最后惊讶的表情下,我笑了。我知道我的嫉妒心在那一刻死去了,也许会死而复生,但是再也不会变成杀人的悲剧了。

蛋糕被班主任处理了,父母跟心理老师谈了一个下午,父母出来时跟我道了歉。之后我转班了,没人跟说她曾经那样生死一线。她还是像往常一样来找我时,我的内心第一次感到了平和。大概没有了实时相处的压力,我可以发现他的美好了。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然而不太适合和我这个魔鬼在一起。我渐渐地疏远了她,不再是最好的朋友。但也能一起出来喝杯下午茶,我能感觉到我的主动疏远让我的老师跟我的父母都松了一口气。

坐在十年后的咖啡厅,看着对面的她。心想:那时我已经打败嫉妒那个魔鬼了。不会伤害到我身边的人啦。当然真的很感谢那个开着的心理咨询室。当时的老师还在联系,听到我之后的话,她说,她很庆幸当年自己没有离开。也因为我的事,她也一直保持着开着那扇门的习惯。哪怕她不在,里面的心理宣泄室和布置,或许会让走进来的人平静下来。

也许,你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不要放任他,魔鬼是会侵蚀你的内心的,不要怕有什么想法认真的讲给信任的人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