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想独立一些,有的人想被别人关注,而有的人佛系青年,我是个无欲无求的,却又是一个有所求的人,我孤单,我在一些领域又自卑的很,却有的事情又很自信,我不知道自己成了什么性情,而我却是个总爱和命运搏击的人!

我得生活是孤独的代名词,我从小学到大学都以捡破烂和兼职为生,小学的时候我是班级里最特殊的孩子,我得标签是家境贫寒,我知道了我的家庭是穷的,我奋发,不过我的成绩不好,我却每天要带回家几十个塑料瓶子,父亲一直很不待见我,说我把家里搞得很乱,成天叫嚷个不停,他不知道幼小我为了家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付出了很多,或许那些上学成绩好的才是给他脸上添光的。

上学生涯基本是骑车上学,小学的时候周一到周四都是正常回家,周五下午是两节课,我会推着车子回家,在路上捡东西,不管是什么我知道它们的用途和价值,有一次父亲生病,我把我积攒的瓶子卖了,给我爸买药,才挽回他的身体,他却从来不以为然,初中二年级是中学收为国有教育局管辖,学费变得很少,那时候我却生病了,不能剧烈运动,然而班级里的人成天欺负我,看我不能动都想去挑衅我,我那会子只能被欺负,经常内心的压力很大,觉得自己很郁闷,每天只能慢慢的走路,在操场上收集水瓶,每天带回家几十个瓶子,当时得书包已经背了两三年,用作专门装水瓶子的,后来病好了,在班里变成了专职收水瓶子的,一直到了初三毕业,我收集的瓶子换了一两千块钱的家用,其实从小就和母亲去田地里搜集药水瓶子去卖,这个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我不觉得有任何的丢人或是不适感,觉得生存没有什么丑美之分!

高中那时候我爸劝过我好几次,说上学没有用,我挣扎了好久,最终没有听他的,我不敢相信他说的话,我觉得命运只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我才继续上学,第一学期我得学费母亲给我交的,父亲从来都不管我们上学的事,更不会主动出什么钱,第二学期我申请了补助金,后面几年一年压一年申请,我才把高中上完,然而高中是我捡破烂最辉煌的三年,我拿到了年级收瓶子的权利,在高中部收集各个班级的瓶子,不过我个人收集的瓶子有限,一学期也有时间限制,足够我补贴家用和自己的上学开销,我觉得自豪,我是自己一个人活了下来,我说过经历和别人听,他们很诧异,觉得不可思议,我却从小到大的生存,都是如此,已然成为了习以为常。

高中毕业后我想出门打工,去了一家工厂,干了一个月,挣了两千八百块钱,当时录取通知书送到家里,让我去上学,本来打算不念书的,结果父亲的恶语相向,使我坚定信心,我接着上学,无奈没有钱上学,只好贷款上学,那天天气雾蒙蒙的,我和几个同学一起踏上上学的征程,那天父亲硬着头皮给我两百块钱,我当时不愿意要,母亲让我拿着,我只好勉强拿着,一三年的九月三号我入学,开启了我得大学生涯,在军训的十几天里,我已经在端盘子好几天了,因为两百块钱当时根本就不够报名费的,我必须打工还同学的钱,那一刻觉得我真的要很拼才行,后来我正式上课了,只好每周六周日发传单,空闲了收集一些瓶子,在大学我看到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也交到了不错的朋友,也学到了很多社会经验,我不知道我一路的孤独和独立,换来了多少值得的东西,然而这一切都是我生命的全部,我没有办法忘却它,我也不可能抹去它,还要感谢它!

如今我在社会上工作了几年,或许还是稚嫩些,我却知道我是坚强的,我是不可能打败的,我耐得住孤独,耐的住凄凉,过的了苦日子,也配拥有美好的未来,我知道我一直不停的走,不停的用无欲无求的心,用有所要求的取之有道的能力得到自己该得到的,我就觉得很好,我就觉得没有白活一生,至少问心无愧!

人生没有一直都是上坡路,也没有一直都是下坡路,当你下坡时,接下来就是上坡了,时刻准备着向美好的生活冲刺!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二  2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