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我记事来没有过独自的旅行,直到我上了大学,到了离家将近半个中国的云南。而我回家的旅程便是我的第一次孤旅。一场孤旅,给成长中的自己。天空灰蒙蒙的,远山隐没在薄纱般的水汽中。在机场漫长的等待让人有些烦躁。但我很幸运,可以在天空翱翔,看到最后一抹夕阳落下厚重的云层,虽没有想象中的漫天繁星。但没有什么比这更有意思。我们的一生都在迁移,从此处到彼端,但不管到哪我们都有必须要回到的地方,那便是家乡。这是我们活着的牵绊。家乡到底是个什么地方,铁轨通向的方向,航线抵达的地方,还是心挂念的地方。我没有想到自己会没赶上火车,虽听别人说过世事难料,但真正降临到你的头上你也只能哈哈一笑,我们要不断的改变,碰到事,解决掉,继续向前。我也庆幸没赶上火车,车站是观察人的好地方,疲惫很多时候会让人放下很多东西。当然最多的人还是在无聊的拨弄着手机。旅途很疲惫,但我很喜欢,我感觉自己在打破什么,又在重塑什么。不管是什么,我长大了。窗外的夜很浓郁,当光退却时黑暗将吞噬一切,或者说是吞噬了我们的眼睛。这个夜晚没有星光。人们恐惧着黑暗,在有光的地方聚成一团,黑暗为什么会让人恐惧呢?是对未知的畏惧,对死亡的敬畏,还是对孤独的惶恐,亦或者是黑暗本身。夜晚,会让人变得感性,或者说激发了感性的一面。某一瞬间,我感觉窗外的夜沁入了我的心里,我不由一个冷颤。整个车站嘈杂而静谧。嘈杂的人群在漆黑的夜晚收紧自己的身躯似乎这样可以多一些安全感,疲惫的旅人或席地而坐或仰躺侧卧,好似百态的人生都浓缩到了这小小的车站中。人是和所有的动物一样是喜光的,即使在冷冽的白炽灯下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好似在雪原上独行之人忽然遇到了许久未见的陌生人一样。整个车站在喧闹声中孤寂,好似一个孤岛,外面是墨色的大海。掩盖在冰冷之中。我似是一个旁观者,漫无目的游荡,格格不入。我观察着人们的同时是否会有一双眼睛也在注视着我,从及其辽远的天际,好似看一只离群的蚂蚁,嘴角带着嘲弄的笑容。也许在他眼中这偌大车站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盒子,纵横的轨道不过是潦草的线条,一个微小的影子飘荡在辽阔的陆地上,为自己的突破沾沾自喜。远处的阵阵火车呼啸,车灯如利剑划破了夜幕。广播中带着杂音的播报,都在告诉着我,我也要踏上回家最后一段路途,心中忽的没有了激动,只是回头看了看这个只待了几个小时的空间,看了看有些脱漆的天花板,好似真的感觉到了那嘲弄的目光。我静静的发着呆,看到人们的滞留,离去,归来。在这一方逼仄的空间中有很多的色彩,在黑夜中,熠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