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有些人或者事,上一秒始终如一,下一秒就教会你变化无常。

田维《花田半亩》里说:遗憾是常常的,孤独是常常的,生来是品尝苦味的,生来便是看尽无常变幻。

那时十六七岁的我看十七八岁的她写的文字,我也希望自己可以有那样的才气,有对生命的反思和沉淀,但沉淀这个词本不该属于十七八岁这个年纪,所以她完成了这场生命的绝唱之后永远留在了21岁。

同龄人对于同龄人总是崇拜或者是嫉妒的,我模仿过她去感受生命一天的平凡。我也珍爱落花,悲伤过秋树,细数过西风的归期,暗叹流年暗中偷换,感叹凄恻一场。东施效颦般的演绎矫情和伤感,没能如愿在那个年纪成为作家现在已经不敢再提起。

我本来是一个特别胆小的人,如果要提炼我的成分表的话,勇气绝对是缺失的一项。

胆小到连吵架都不敢。有时候想大吵一架吧,把所有的不满或者误解都说完。如果对方有感受到我的心意,然后也想做出一些回应,那我当然是最开心的。如果我们的想法出现了一些偏差,我也非常愿意今后也继续把它当作我一个人的事情。这些终归是理想状态,现实中有的默契是选择逃避。

今年夏天又四十度了,蚊子也很多,生活还是一地鸡毛。但我们还可以吃到樱桃西瓜和冰淇淋,还可以晚饭后穿上喜欢的连衣裙去见自己喜欢的人。

请不要放弃任何快乐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