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花月夜》作为以“孤篇压倒全唐之作”的诗,以“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开篇,一定有它的道理。它并不像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开头就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直接体现了豪情壮志。江水水势浩荡,与大海连成一片,月亮从地平线升起,就好像从浪潮中涌出一样,这看似简单勾画场景的句子却引发了人们理性的思考。到底是春与江水发生了联系,还是江水与月亮发生了联系。不管是二者中的哪一个,从表面上看都毫无关联。但只要一究其根本,站在时间和空间从多维度的角度去看,便会想到宇宙的深邃和永恒。

春会因时间发生春、夏、秋、冬的交替,江水不断在流淌,同一条江也因此在不断变化,每晚照常升起的月亮也发生了所照射的人和物的不同。这些不断变化的事物联系了我们一代又一代的人,不禁发出感叹,人生短暂而又渺小。“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这恐怕无人能说清,毕竟人生短暂,江月年年依旧就是短暂的表现。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水流”,江水不断流淌,不知月亮在等待什么人,更何况游子和思妇。诗人在江水边,在明月下,在夜色中,想到了自己的生命经历,看到了“扁舟子”于是想有人在“明月楼”里有人等待着“扁舟子”上的人。“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思念是最纯净的也是最迫切的,诗人幻想明月楼中的女子难以入眠,情思“卷不去”,捣衣“拂还来”。两人不在一起的时候,对彼此的牵挂是最大的,只愿化作月光陪伴在你身边,月包容了一切,因为遥远,因为被世上所有的人共同分享。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浅跃水成文”,曾经发生过的美好事物或看到过的美好景象也许会在兀长的岁月中被我们遗忘,可是,当时的感受会像鸿雁飞过江面留下的影子一样在心中若隐若现,经历过的事,遇到的人组成了我们的人生,事物发生即消逝,我们可以感受到“余波荡漾”,可我们不知道“鱼龙浅跃水成文”。诗人仿佛在说其因果关系,由想象通入感情,再由感情转入生活,生命的意义即在于内心的历练。

也许,诗人此时一个人在江水边,内心思绪万千,却又像是大海一样自成体系,月亮下沉,即离地面最近时,是最明亮的,照进诗人心中,也照出了诗人对天地间的无限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