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正确的恋爱观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可惜的是从前的我并没有。 

从小到大不被爱的孩子,他们表面上也许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坚强的人,可正是因为从小缺少了父母的爱,他们会把这种对于父母的爱的缺失去用另一种方式找回来,这个方式也就是建立恋爱关系。不幸的是,我就是这样的人。当然,这样的人,也不会有正确的恋爱观。 

曾经的我会想尽一切办法从另一半身上去找足够的安全感,恨不得24小时不间断联系,对于互相表达爱意这件事,我是非常热切且渴望的。我会因为对方无心的一句话而大发雷霆,无论对方怎么做我都不愿意去原谅,甚至还会选择故意去冷落对方。矛盾的是,我的内心又是非常渴望他不停的找我,每次看到他给我发来认错的微信消息,我的心便安了。是了,曾经的我就是习惯用这种折磨对方同时又伤害自己的方式去体会被爱的感觉,我会不停的向对方索取对我的爱,对我的关心。体会被爱的方式有千百种,而我,选择了最坏的一种。 

我认为最不幸的一段感情,莫过于两个从小缺爱的人抱团取暖了吧。他是离异家庭,同样的,我也是。刚开始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题,我们都是心思非常细腻且小心翼翼的人,懂得说什么样的话做什么样的事会让对方真正的开心。刚在一起时,我觉得我们最合适不过了,我们理解对方的喜怒哀乐,我们是真正的soulmate。我们打电话到深夜,情人节他会送我喜欢的口红和玫瑰,学校食堂的饭不好吃,他每天都会贴心的给我点我爱吃的外卖。但是两个“生病“的人怎么可能会有好结果呢? 

我们都会因为对方一句话里小小的不妥当,而去争吵,竟然还上升到了爱不爱的程度。我们过度敏感又过度自尊。我们都在向对方热烈的索取爱,我们每天都粘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推移,终有一方会先行崩溃,所以,我崩溃了,我习惯去索取,却经不住长久的过度给予。 

爱,绝不是控制,绝不是过度依赖,更绝不是伤害。与其说是不会爱,倒不如说是没有爱的能力。 

分手之后的几个月,我们已经不是微信好友了。我在朋友圈抱怨感冒的痛苦,手机突然想起一条短信,是叮当快药的外卖,不用想,一定是他。除了普通的感冒药,还有治鼻炎的药,因为他知道我有鼻炎。这么贴心的他,感动了我的舍友,可是只有我知道我们再没可能,那时候的我们没有意识到自己恋爱上的缺陷,不懂得如何真正的去爱一个人。 

  如果爱了,便是开始了自己与对方互相折磨的一场械斗。 

  我真真正正开始学会恋爱,开始学会爱别人的时候,就是和现任在一起的时候。他是幸福家庭的孩子,他从小到大的生活充满了爱,他懂得去爱,懂得如何看待一份感情。刚开始的我跟她在一起时我各种的不适应,我觉得他不够关心我不够爱我,轻易就会想到分手。 

记得一次争吵,我特别难忘。事情起因是因为中午给他发消息,他半天没回我,后来两个多小时之后他兴冲冲的跟我分享了他刚看的电影,可是因为他不回我消息我已经很生气了,结果还是因为看电影而不理我,一想到这里,我控制不住的和他争吵了。我说你为什么连看个电影都不回我消息?你到底在不在乎我?后来他说了一句让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他说至于吗。我了解他,他说这三个字绝对不是不耐烦,而是真的不理解我为什么因为这点事变得失去理智。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看到这三个字,我突然冷静下来,我问自己:至于吗?是啊,至于吗? 

其实我身边的很多女生都会因为这样的类似的事情生气,但是仔细想想至于吗?也就是从那时我开始明白:他不是不爱你,不是不在乎你,他一直都爱你,只是在那个时间,他更想看个电影,玩个游戏。他会把看电影玩游戏的感受分享给你,难道他不在乎你吗?后来,每次他做了让我感到不满的事情,我会控制自己情绪,先问问自己:至于吗?绝对不会轻易去做伤害对方,伤害我们感情的事。 

我们不会天天黏在一起,我们有着各自的生活。我们可以一天不说几句话,我们也可以突然打开话匣子聊到深夜,总之,我们在一起是轻松的,自在的,没有压力的。我们不会整天的去用嘴巴表达爱意,因为爱都在生活中,在坚定不移的陪伴中。 

他决不能算是一个细心的男孩,甚至把我眼影上的亮片看作眼屎。他很少说爱我,甚至记不住我说的话,但是他总能给我一份坚定的安全感,他会给我的学习上提出意见,会给经常公交卡没钱的我准备一张备用卡,会为了给我买一件纪念品从山底爬到山顶,礼物也没有送我口红化妆品,而是一盒七彩的蜡笔,会给我讲我不知道的历史故事、科学实验。 

他向光一样照散了我心中的阴霾。跟他在一起教会了我很多,让我明白,爱是宽容,绝不是像我从前那样去做让对方窒息的事情。我们会发生冲突,但绝对不会再是持续地争吵,而是真正的冷静。 

我们善于发现对方的优点,我们互相仰慕,我们互相调侃,我们一起学习,一起成长,与其说是一起成长,倒不如说是他陪我成长,他让我重新拥有的爱的能力。曾经,我也认为爱我的男生就应该如何如何,现在,我更看重我应该对我爱的人如何。 

当然,选择改变自己的恋爱观,这绝非易事。除了恋人的引导,自己的做法也尤为重要。当我再选择改变的初期,我便像一个二维生物突然闯进了三维,一时之间我难以分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甚至怀疑自己,怀疑对方。当我试图用新的观念去推翻从前的恋爱观时,这种心理上的矛盾无疑是非常痛苦的。幸运的是,闯入“三维空间”后,“高与时间”带给我的冲击,让我又重新的认识了自己,认识了对方,认识了爱,成为一个值得被爱的人。 

我恐惧却也勇敢,悲伤而又欢喜,迷茫但更坚定,从今往后的我,会更勇于去探索爱的定义。这份爱绝不再是沉重的,而是冗长岁月里一份捧在手心里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