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多年前,还没有“学霸”这个称谓。

吃一堑长一智的说法,尽管早就明白,但是真的做到很难,最起码当时的自己,就没有做到。

按照父亲对我的评价,三年的初中时光,“一天都没有认真学习过”,现在看来,是非常中肯的。初中的自己,虽然身处于全县最好的中学,但是由于自己的散漫与不努力,参加中考的结果就是:名落孙山,孙山只比我多考了两分。严重偏科的自己,英语仅仅考了12分,勉强达到了两位数,如果那次考试英语能得到14分,我就可以上高中了。

这是我的“吃一堑”,可惜的是,我没能“长一智”。

回到乡村中学复读,自己还是没能认清自己,还是按照自高自大的性格,认为稍稍努力一下就可以了,当然,还有一点客观的影响,复读班里差不多五十几个人,自己总是第一。但是这个第一,实在是范围太小了。

结果几乎没有悬念,复读一年后的中考成绩,仅仅提高了2分,也就是说,我以全县最后一名的成绩,勉强考进了县里基本是最差的一个高中。这个高中有多差?父亲开始给我准备农具,说三年后混个高中毕业,就可以回家务农了。因为这个高中,每年全年级,能够考上本科的几乎没有,专科与中专加起来,一个班也超不过五个人。

吃了第二“堑”的自己,似乎有些清醒了。也大致明白了自己的实力与定位,我明白,要想不回家种地,过那种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辛苦日月,除了努力再努力,已经没有第二个选项了。

可能还是没有彻底放弃我的缘故吧,尽管非常失望,父亲还是鼓励我,并且说可以给我买点什么,我说,买一块手表吧,要那种有夜光的。经过两次吃“堑”,我明白了勤能补拙的道理,也悄悄给自己定了规矩。

夜光表的作用是必须发挥出来的。我制定了独特的作息规律:凌晨四点起床,悄悄穿好衣服,由于是摸黑动作,还不能影响宿舍里的别人,我每天晚上睡觉脱衣服时,是按照第二天穿衣服的顺序在床边码好的,所以穿衣服时只需要顺手一件一件拿起来穿上即可,又麻利又安静。然后开始长跑,大致是三公里,回到学校在四点半左右,再跳窗户进入教室。那时候,每天晚自习结束,是要锁门的,而我为了第二天凌晨能够进入教室,晚自习结束总是悄悄打开某一扇窗户的插销。学校规定的起床时间是五点半,也就是说,我每天比别人多学习一个小时。而这个规律,不是一天,不是一个月,也不是一年,我整整坚持了三年,除了寒暑假,每天如是。

当然,这个努力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第一次期中考试,我就实现了从倒数第一到正数第一的转变,并且这个转变一旦形成,就再也没有被逆转过。等到高考后,拿到了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有一次高中同学群里,有人说我是当年的学霸,我才又想起当年付出的辛苦,这一段经历,也让我明白,任何成绩的取得,缺少了艰苦卓绝的付出,是绝对不可能的。尽管,很多时候,付出了,却没有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