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每个人选择成为父母之前,至少都能够了解一些心理学、教育学相关的知识。我记不清楚这种想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可能是看到身边的人早早结婚,没有做好准备就迎接新的生命的到来,或者是我对自己的原生家庭的反思,亦或许是我立志成为优秀的教师,选择教育学专业之后,越发感受到“教育”这一词的重量。

成年人或多或少会有意识地、克制不住地、潜移默化地对孩子施加权力,这件事完全被当做是无所谓的,因为他们只是孩子。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的父母换一种养育方式,现在的我会是什么样子?我的父母并不善于沟通,他们善于逃避问题,他们甚至并不了解我。我也曾尝试着主动和他们沟通,如果面对面交谈无法实施,那我选择写信的方式,意料之中的结果就是我的信被无视,完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有的人一生被童年治愈,有的人却用一生去治愈童年。我小时候挨打是家常便饭,我妈用来打我的“武器”就是衣架,我爸很少打我,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因为我的童年时期他缺席了大部分。只记得一次挨打,我爸是直接上手朝脸上扇过去,然后我的嘴角就流血了。我大部分挨打的场面都有朋友在一旁观看,我的朋友一直记得,直到现在,他仍旧拿这件事来揶揄我:还记得小时候,你妈打你,我们在楼道里看着,打完我们再一起去上学!在我以前的认知里,这件事很平常,平常到所有人都忽视了打骂的错误性。现在我知道暴力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无效的教育方式,教育家这么说、课本这么写、老师也这么讲,但是实际情况却与之背道而驰。我的这位朋友从未挨过打,我因此一直很羡慕他。我们都认为想让孩子做得更好,就要首先让他们感觉更糟。实际上,孩子们只有在感受比较好的时候,才能做得更好。可能很多人会说,大多数人都是如此,大多数人都这样顺其自然地长大了,并没有什么严重的后果。我自己也是一样,算不上成为父母的骄傲,只能说也还凑合。这样就万事大吉了吗?不是的。我们在怎样的原生家庭成长,我们受到怎样的养育方式,这些会深深刻印在我们身上,我们带着这些印记步入人生的新阶段,无意识中再营造出同样的原生家庭,同样的养育方式带给我们的孩子。为什么我们不能思考一下,如果我们稍微做出一点改变,孩子就可能有一样的未来呢!回顾自己的原生家庭和抚育方式就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我们需要清楚的知道我们小时候受到了什么样的父母抚育,但重要的是,这不意味着责怪父母。没有哪个父母不为了孩子而竭尽全力,但美好的愿景却不一定给孩子带来最好的结果。

胡适在给儿子的信中写道,我养育你,并非恩情,只是血缘使然的生物本能;所以,我既然无恩于你,你便无需报答我。反而,我要感谢你,因为有你的参与,我的生命才完整。我只是碰巧成为了你的父亲,你只是碰巧成为了我的女儿和儿子,我并不是你的前传,你也不是我的续篇。你是独立的个体,是与我不同的灵魂;你并不因我而来,你是因对生命的渴望而来。你是自由的,我是爱你的;但我绝不会“以爱之名”去掌控你的人生。

我希望自己能够在做好准备之后,再养育孩子。我会感谢他/她,选择我成为他/她的妈妈。我想我会倾听他/她的声音,尊重他/她的想法。希望我成为他/她的妈妈,没有让他/她失望。